• 5.往事犹不堪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30本章字数:1365字

    晚上,在宁致远二楼的房间里,我闷闷地坐在沙发上。他让乔阿姨热了饭菜送上来,放在我面前让我吃。突然发生这样的状况,我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就摇了摇头,眼泪不知怎么又掉了下来。

    宁致远站在窗前抽了根烟,走过来命令我,“赶快吃,不吃难道还等饿死?你要在我这里饿死了,我可担责不起。”

    “宁先生,我求你了,你让我走,我会记得你是个大好人,我会对你感恩戴德,我还要做很多事,所以不能在你这里。”

    他从鼻子往外哼了一声,“别,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也不需要你来感恩戴德。你要做什么事,呵呵,靠出卖色相赚钱?”

    他朝我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突然伸手将我下巴抬起,“嗯,不错,是有几分姿色,靠卖色相应该能赚到男人的钱,不过,如果我不答应呢?”

    这个时候,任何的尊严对我来说都不存在了,我扑倒在他的脚边,抱住他的腿苦苦哀求,“求你了,求你了,宁先生。”

    他一把打掉我的手,将我使劲从地上拖起来,冷笑一声,“莫离,你仔细看着我,你难道真的不记得我了?”

    我狐疑满腹,往他脸上扫了一眼,心里想,我才不过与他有交集没几天,他何出此言?

    “好,你不记得了,那我来告诉你,5年前,你也曾跪在地上求过我,那个时候,你应该还在上学吧,时光多么残忍,当时那个单纯的女孩子,竟然转眼就沦落风尘,变成这副鬼样子!”

    5年前?莫琨那次车祸后,我是给人下过跪求过人,不过,难道宁致远就是当时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如同一声惊雷从我头顶滚滚而过,即便我再怎么不愿意回忆起过去的时光,也没法阻止那一幕浮现在我的眼前。

    出事之后,我回到老家求救,我那嗜赌成性的爸爸陈德刚只说了句“莫琨跟我有什么关系?最好让他去死”就迫不及待地去了赌场,后妈杨雪兰更是用眼白翻了我一眼,“你去啊,看有没有人要你,有人要你你就把你自个儿卖了你就能救你哥了!”

    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办法只好独自去见被撞姑娘的家属。闯祸的是莫琨,但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兄妹情更让我觉得珍贵,我不想他一辈子身陷囹圄。

    那几个悲伤过度的家属一听我说是肇事司机的妹妹,他们立刻满脸悲愤地朝我扑过来,扯着我的头发,手脚并用,我无力反抗,本也无心反抗,任由他们发泄怒火。

    他们终于筋疲力尽了。我躺在冰凉的地上,蜷缩成一团,头发散乱着,嘴角热乎乎的,我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淡淡的腥甜味儿。我从衣兜里掏出银行卡,有气无力地递给其中一个男人,“这是莫琨赔给你们的,我替他向你们道歉……对不起……”

    我跪在地上,用我残存的所有力气,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挣扎着爬起来准备离去,男人恶狠狠地拽了我一把,我踉跄了一下,站在他面前。

    “你听着,我们这次先放过莫琨,不过,请你回去告诉莫琨,让他以后出门最好小心点,不要让我看见,否则,我不能担保他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有你,也给我听着,说不定什么时候这笔账要算到你头上!”

    我那一刻终于明白,这世上你千万别欠任何人的,欠了就是欠了,就必须偿还,没有人会因为怜悯心泛滥而宽容你的过错,虽然这个过错者并非我本人,不过,从历朝历代都有株连九族一说来看,我当时被打骂一场,实在是不为过。

    只是时隔五年,我没想到竟一语成谶。我记得当时我要走的时候,又被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拉住拳打脚踢,这时这个男人发话了,“算了。让她走。”

    想必,此人就是宁致远了。

    我还是想确认,就傻乎乎地问了句,“那个男人就是你?”

    “若不是我,你说不定已经被打残了,还能让你出去勾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