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别惹我,我脾气不好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30本章字数:1387字

    我曾经不可一世地畅想过未来,我天资聪颖,勤勉刻苦,考上心仪的大学不是难事,我也曾跟莫琨不止一次地说,我们以后的日子会很好,住明亮的大房子,想要什么都会得到,他摸摸我的头,“当然,小离,哥信你。”

    可是如今,我锦瑟年华尚在,却不得不把自己生生变成了双面人,白天工作日,我在汉飞源忍气吞声做一个默默的小前台,脸上永远是一副对方是爷我是孙子的谦卑笑容。晚上的我,摇身一变成了浓妆艳抹的陪酒女,和那些醉眼迷离的男人周旋,只为多卖出一瓶酒多挣一块钱。

    宁致远说的没错,我是个贱人,我喜欢钱,不然我不可能一周打三份工,可他又错了,他自以为是的他面前这个乱七八糟的女人,即使是在应龙湾那种地方接触到形形色色的男人,也依然保持着一份固执的清白。

    想到当时他对我的手下留情,我壮了壮胆子开口道,“宁先生,既然你当时能够放我一马,那今天也能。再说,该赔偿的我哥已经赔偿了。”

    没想到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就惹了他震怒,“20万!你是不是以为钱可以买到一切?在我宁致远眼里,的确没有钱办不到的事,可是对于夏冰不同,当你和你哥,你们吃饭睡觉欢天喜地的时候,她在干什么?她一个人孤单地躺在床上,活着如同死去!对于我来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你知道吗?就是明明就在眼前,却抓不住丝毫!你竟然还敢跟我提那区区的20万,那些钱连这几年的疗养费都不够!”

    由于愤怒,他的脖子上爆起了一条青筋,眼睛里仿佛也向外喷着火一般,我心里着实怕了,我不知道自己继续待在他面前会不会被他暴怒之下弄死,所以,我几乎想都没想,就向房间门那里冲了过去。

    没想到他比我更快,冲过来就将我抵在了门上。

    他的眼睛直视着我,面色阴冷,由于距离太近,气息可闻。

    我浑身颤抖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们对峙了一分钟,然后,他突然将我抱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到床边将我摔在床上,“脱了!”

    我惊恐地望着这个被愤怒燃烧了理智的男人,“宁先生……求你放过我……”

    “别求我,求我没用!脱了!”

    我还是没动,抖抖索索地坐起来,缩成一团。

    “看来你是想让我帮你!”说着,他伸手过来解我的衣服,他的手刚一触到我,我就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样跳了起来,我声嘶力竭地边哭边骂他,“宁致远,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狼,我以为那天你救了我你就是一个好人,没想到你是如此不堪的一个男人,你太混蛋了,你未婚妻不是还活着吗?你就不怕她醒来看见你现在的真面目后悔当初爱过你?”

    我边哭边喊,自己都不知道胡言乱语究竟说了些什么。

    他一巴掌扇过来,我没躲,就那么重重地挨了一下,接着,他朝我扑过来,像一头饥饿的兽类,连撕带扯地将我剥光了。

    我就那么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房间里开着灯,令我所有卑微的尊严荡然无存。

    我提心吊胆地躺在那里,然而,并没有发生我所想象的事情,他不知从哪摸出来一台照相机,对着赤/身/裸/体的我咔嚓咔嚓连拍数张。

    我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羊羔,任人宰割。

    他慢悠悠地收起相机,冷笑一声,“既然你这么喜欢戳我的痛处,好,我成全你,让你也尝尝你没有尝过的滋味!我今天就人渣了,不过你给我记清楚,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女人,我劝你最好打消离开我的念头,因为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差了点,所以我不敢保证这些照片会不会由于我的一不小心,而出现在某个网站上,到那个时候,谁救你都没用!所以,别惹我!”

    我就那么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泪水默默流了满脸。

    他扯过被子扔在我身上,“别看我,我现在没有要上你的欲/望。”说完转身就走出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