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我们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30本章字数:1224字

    在我刚要往车边走的时候,她突然从后面拽了我一把,“离开他,不然你会后悔。”

    与先前在餐厅的热情态度不同,此刻的她,眼睛里似乎含着一层说不出的深意,我正要问她为什么,车窗滑了下来,宁致远冲我这边喊,“莫离,别磨蹭了。”

    我朝她摆了摆手,道了再见。

    一路上却是心事重重,宁致远沉默地开了会儿车,突然开口,“明安娜,也就是宁思璇的妈妈,那人就那样,口无遮拦的,你别往心里去。”

    我一头雾水,“那你为什么喊她明姨?难道她不是你妈?”话一出口,我立刻反应到自己失言了,当即恨不能抬手抽自己一巴掌,“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宁致远却淡淡地,好像这事根本就无足挂齿,“她是宁思璇的妈,我妈在我13岁那年去世了。”

    说的人云淡风轻,听的人却颇感惊诧,我回想起他回到宁宅时那一脸谁欠了他两百万赖账不还的样子,终于明白了缘由。

    “苏媚和你挺般配的,人漂亮又有气质,看起来家境似乎也很不错,与你正好珠联璧合。”车厢里长久的沉默,让我觉得有点闷,就拉出苏媚来缓和一下气氛。

    没想到车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我一个没留神,头在椅背上撞了一下,赶紧朝挡风玻璃前面看去,什么事没有,车子停在绿化带旁,这时,宁致远向我转过头来,不阴不阳地说:“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吃苏媚的醋吗?”

    “我干嘛要吃她的醋?你觉得我有那必要吗?我现在的身份,无异于一个被软禁的犯人,你觉得犯人还有什么资格去吃别人的醋吗?能活着就不错了!宁先生,你想多了!”

    “莫离,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嘴巴怎么如此不饶人?”

    “我怎么不饶人了,在宁少爷面前,我只有听话的份,多说一个字说不定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我不想跟他再继续掰扯这些没用的,就扭头向车窗外看去,窗外,城市的街头灯火流离,却不知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被命运一再捉弄,想想便觉得心伤。

    “还嘴硬!我看你今天真是给你自己找麻烦了!”旁边的人突然抬高声音,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他强硬地扳过身子,两手突然捧起我的脸,吻随即落在我的唇上。

    我猛地去推他,“你干什么,宁致远!别闹!”

    他也不说话,只是狠狠地吻住我,我能做的只有死死咬紧牙关,他却并不放弃,强硬地抵开我的唇齿,卷住我风起云涌。很久没被男人吻过的我,突然一阵眩晕。

    难道是我不由自主的迎合鼓励了他,总之他一只手竟然探进我的胸前,吻得也更加用力。

    我心里那是该有多么郁闷,被人软禁了不说,难道还真要做一些逾越身份的事?不,如我这般蠢笨,说不定会因为身体的接触而迷失眼前,我猛然清醒过来,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你要死啊!”他突然吃痛,放开我,有血从他的唇角滴下。我冷冷地看着他,“宁先生,我们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不是吗?你如果敢越轨,我就敢离开你,随便你怎么弄死我都行!反正我已经活够了!”

    我没想到,宁致远之所以是宁致远,就是因为他有着非同常人的定力,就像此刻,他竟然毫不气恼,伸手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挑了挑眉,笑着对我说:“好,好,很好,这是你自找的,我这人还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喜欢刺激,喜欢挑战不可能,既然如此,我现在回去就把你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