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莫离,别哭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31本章字数:1070字

    书上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肤浅地理解为不过是一个厨师对付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几砍刀下去,那条可怜的鱼经过油煎火烹变成一道美餐而已,可当时,我却对这句话有了更加切肤的理解,明明我就是那条待宰的鱼,而萧长安就是手起刀落的屠夫,悲哀的是,我明明可以逃命,却心甘情愿毫不挣扎地等着他手起刀落。

    在老家小城市的银杏街324号,我和他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光。他拿走了我的初吻,拿走了我的初夜,不知道是我该恨他,还是他内心深处就恨我的存在,他对我起先很冷,近乎无情,后来点点滴滴中亦流露出了丝丝暖意,让我不再那么恨他。

    直到他毫无征兆地失踪之后,那幢小院子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哪怕我当时是那么自由,我的人生也不能由我做主了,接下来辍学、来到C市、偶然遇到唐姐,她怜惜我孤苦无依没吃的没住的,给我指了条谋生之路,在应龙湾陪酒……

    见惯了声色犬马的世界,我倒坦然起来,只要活下去就好,我这样一个根本不配有梦想的人,还能指望做什么梦呢?白日梦还差不多!

    “莫离,别哭。”

    萧长安松开我,仔细端详着我的脸,他苦涩地笑了一下,“我送你回去吧。”

    乔阿姨看到我闷闷不乐地回来,赶紧热了饭菜给我,我摇了摇头,说没胃口,不想吃,就上楼了。乔阿姨在楼下叹了口气,“小离,宁先生出差前特意嘱咐过我的,要你好好吃饭,你不吃一口怎么行呢?”

    我回到房间洗了澡就睡下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萧长安的影子,如果他不出现我倒还好受点,大不了就是继续在宁致远这里磨时间而已,等到哪天夏冰真的醒了,我就可以永远地离开宁致远,可是现在,一切都变得这么纠结。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萧长安和宁致远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不禁为自己这么倒霉感到难过,怎么这世上的奇事怪事都让我给碰上了?我是头上顶着克星还是怎么着!

    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我竟然连宁致远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又是从噩梦中惊醒,还是那个千篇一律的梦,我猛地坐了起来。

    “怎么你又做梦了?”

    我吓了一跳,落地灯是开着的,我揉了揉眼睛,这才看到宁致远斜躺在在床边,面朝我这边,眼眸里流露出一丝关切。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我?”

    “看你睡得正香,就没打扰你,我也是刚刚回来,这不,衣服还没来得及换。”他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目光灼灼地盯牢我,“我走的这两天,你没什么事吧?”

    他忽然这么问,我一下子心慌意乱起来,难道是他发现了萧长安来找过我?不可能吧,他又没长千里眼,正在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时,他将我散落下来的头发顺了顺,漫不经心地说:“我给乔阿姨打电话,她说你晚饭没吃就上楼了,我怕你心情不好,再加上我在上海的事情也刚好处理完了,就买了最近的一班机票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