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你飞到天边我都能找到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0:32本章字数:1238字

    我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眼泪就那么无法控制地在我的脸上狂涌。内心的悲伤犹如一匹受伤的野马,在荒凉的草原上引颈嘶鸣,我的脑海里百转千回着我那千疮百孔的青涩年华。

    过了一会儿,我站了起来,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出包厢。

    这天晚上的地铁特别挤,光是排队就差不多排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到了入口,随着拥挤的人潮一起挤进了车厢,在缝隙里勉强落脚站住。

    我眼前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女孩是本地人,男的蓝眼睛黄头发,是个外国人,就在如此拥挤不堪的地铁上,两人竟旁若无人地接吻,靠门的地方一个带小孩的女人慌忙捂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而大多数乘客都和我一样,眼神冷漠地找着目光落下的地方,好像这样的事情再司空见惯不过。

    人群里有人低低说了声,“还知道要脸不?”

    女孩听到了,试图停止这个吻,不料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两手捧着女孩的脸继续法式舌吻,女孩也只好配合。这个情景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臊得慌。

    冒着被挤成肉饼的危险,我欣赏了一部完整的奥斯卡吻戏,到站的时候,我的脚都站麻了。回到出租屋,我赶紧拿了换洗的衣物去公共卫生间洗澡。

    没想到洗到中途热水突然变成了凉水,虽然是夏末,但凉水落在身上还是让人受不了,我咬着牙关匆匆洗了个凉水澡,回到房间里躺下,盖上了夏天本来不用的一条厚被子,这才稍微缓过了神。

    第二天果然感冒了,喷嚏不断,我平时没有准备常用药品的习惯,浑身酸软也没有力气下楼出去买。就只好喝了点热水,盖着被子躺在床上,想着发点汗说不定就好了。

    干我们这一行的,基本都是昼伏夜出,所以我也不必急着去应龙湾。幸好是周日不用去汉飞源上班,白天就这么躺在床上度过了,晚上却发起了烧,浑身火烧火燎的,我觉得自己都要死了的感觉。

    我给唐姐打了个电话请假,她问我怎么了,我迷迷糊糊地说了声“生病了”就撂了电话。

    一天一夜没吃没喝,高烧让我很快就昏迷不醒。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萧长安。

    我挣扎着要坐起来,他过来按住我,轻声道,“别动。”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看了眼自己床边的输液管,疑惑不解。明明我是在出租房的,而且,萧长安怎么会知道我住那里?

    “这是医院,我带你来的。”他言简意赅,并不打算跟我过多解释。

    “你怎么知道我住城中村?”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不是说过,你飞到天边我都能找到你?反正,我说我为了知道你住哪,昨天晚上跟踪你到你的住处了,你也不会相信。”

    然后他嘴角含着一抹意味深明的笑,骄傲地走出了病房,他刚走没多久,枕头边上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陈德刚就挂断了,他却锲而不舍地再次打来,我只好不耐烦地接通,那边,陈德刚生气地跟我嚷,“怎么你爸的电话你都不接了?”

    “什么事?”

    “我钱不够,做手术还需要八千。”

    “没有!我也快死了!如果你不想我比你死得快你就再打过来!”说完我气愤地挂了电话。然后关机。

    重新躺下去,心里却疑窦丛生,萧长安是怎么知道我住那个地方的?难不成我被他安了眼线?怎么可能?

    恍惚中又睡了一觉,睡得很香,以至于当我听到有人喊我名字的时候,依稀觉得是在做梦。

    那声音像是从天边传过来一样,他喊,“莫离,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