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二少景博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5:37本章字数:2068字

    当易少宸一行人出现在一栋豪华别墅前时,昊然已经接收到消息,恭敬的站在门外迎接。

    “易少”看着依旧不紧不慢下车的易少宸,并没有多少惊讶,只是随即适应他的步调跟在身后。

    “他怎么样了?”冷漠的声音并没有多少的情绪,倒是显得有点冷血。

    “二少还在房间里”昊然微垂着头,站在易少宸面前“属下办事不利,请易少惩罚”

    “等先处理好这事”言下之意,你这惩罚先记着。

    “是!”昊然领罚的语气倒是出乎意料的轻快了一些,只要易少还肯罚他,那就是好!

    “备用钥匙呢?”易少宸眼神犀利的看向一旁早已经吓得有些颤抖的管家,语气带着冷冽。

    “早就被二少拿去了,还说……还说如果我们告诉少爷,就……就杀了我们!”看到此时明显情绪有些不对劲的易少宸,管家还是明智的将实情说了出来。

    易少宸冷冷的看了一眼对方,什么话都没说,但是暗知此道的玄冥和昊然默契的对望了一眼,随即将同情的眼光看向此时已经吓得快趴下的管家。

    他们可是知道的,易少宸最擅长的可是:秋后算账!

    “苑景博,给你十秒的时间,给我开门”原本围在门前的医生护士,在听到这声虽不大,却充满霸气和冷漠的声音,都有些微微的后缩。

    随即周围一阵寂静,静到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易少宸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而玄冥和昊然则在心里祈祷:二少你快点出来吧!

    这时清脆的开门声,实则让周围所有的人暗松了口气!

    只是为什么易少站在那里眼神幽暗的看着走出了的少年,却一句话也不说呢!

    随即将实现调到对面那个十七八岁、长得有点过分‘妖艳’的男孩身上,原本整齐、干净的校服,此时已经显得有点破旧和脏乱,一双好看的蓝色眼睛此时一闪不闪的盯着易少宸,那朦胧的水汽模糊了双眼,却因为压制着怎么也掉不下来。

    “苑景博,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别以为自己真得了什么被迫害妄想症,下次再这样不听安排,我可不会再过来”看着对面男孩的表情,再配上那张脸,估计十是个人都会于心不忍,可是独独除了他——易少宸,此时的语气冷漠的像个黑暗的独裁者。

    “哥!我……”略显委屈的声音刚要想说什么,就被打断了。

    “不要叫我哥,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是我弟”易少宸声音虽不大,但是句句犀利而冷漠,像针扎一般落在对方心里“因为你不配!”

    在听到这句话的苑景博,已经完全一副崩溃的状态,如不是一旁的昊然扶住,估计现在已经跌倒这地上了。

    “马上给他手术!”说完这句,头也不回的向大厅走去。

    看着已经呆愣着的苑景博,玄冥对身后的医疗部队使了个眼色,随即跟昊然交互了个眼神,跟着易少宸离去。

    “哥一定是怪我不够强,被别人挟持了是不是?一定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对不对?昊然哥,哥是嫌我太弱了对不对?”苑景博完全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就连躺在手术台上,都一副浑然不觉,只是一直看着一旁的昊然,不停的说,好像在得到求证般的无助。

    “二少,你别想太多!”对于易少宸对这个名以上的弟弟究竟抱着怎样的情感,是他们这些做手下的不明白,也不敢多加非议的,所以只能这样安慰道。

    听到这样的回应,苑景博突然就安静下来,像个木偶般的,被那些医生说操控着。

    豪华的客厅内,柔和的灯光此时也掩饰不住易少宸满眼的杀气。

    “事情怎么样了?”略显冷冽的语气带着一丝死亡般的嗜血。

    “都解决了,明天开始,道上就没有青龙帮的存在了”玄冥也是一副恶魔般的表情,相对于昊然的大大咧咧,他还是看的出来易少对二少的关心,不然也不会这么急急忙忙的赶回来。

    舍弃温香软玉,想到那个女子,玄冥的眼神忽然有些探究起来,一个易少特殊对待的人!

    “嗯,你过去看看,实在不行,叫医生打镇定剂”易少宸看了一眼二楼,语气听不出什么所以然的吩咐道。

    “是!”待玄冥走开之时,同情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管家,在易少宸警告般的一扫之后,灰溜溜的逃离般的离开现场。

    “易少!我知道错了!”看着易少宸不紧不慢的品着手中的红酒,这样压抑的氛围,吓得管家跪了下来,语气哆嗦道。

    “噢•••”易少宸缓慢而优雅的放下手中的酒杯,身体微微前倾,跟对方视线平行,故作不明道“你倒说说你哪里错了?”

    “我……我没有保护好二少,让他……让她被人绑架了”看着此时已经微微缩成一团哆嗦的某人,易少宸冷门的勾起唇角,随即将视线调到男子身后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男子身上“那你呢?”

    “作为二少的保镖,这次是我的失误,阿齐甘愿接受惩罚”看着不卑不亢的男子,易少宸眼中划过一闪而逝的欣赏,他需要的就是这种临危不乱,敢于承担的人。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离开这里,二是自己下去领五十鞭”身后的凡松听到这样的裁决,微微缩了缩脖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那鞭子可是经过特殊制造的,还渗了盐水,五十鞭下来估计皮开肉绽,得躺一个多月。

    “我选留在这里”男子目光坚定的看着易少宸,他来这里的那天就没有想过要离开。

    “好,下去吧!”易少宸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转眸看向一旁的管家,还没待他开口,男子到显得有些急不可耐了。

    “易少,我……我愿意离开”哆嗦的语气带着一丝难掩的兴奋。

    “离开?”易少宸像个王者般的走到他面前,看着对方那双躲躲闪闪的双眼,语气晦暗不明“离开,是要离开!”

    “凡松,让人送他离开,去他应该去的地方”管家明显听出语气有什么不对,刚想求饶的时候,已经被拉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