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兄弟关系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5:37本章字数:3288字

    看着因为药物关系,已经睡着的苑景博,易少宸坐在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灰色的沙发上,犀利的视线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

    大大的空间里,除了这张沙发还有一个写字台之外,就是那张睡着俊美少年的大床,此时拉上的窗帘,将室内衬托的更加幽暗,其实这间房子总体设计和装饰都是比较单调和沉闷的,尤其是那满室的灰黑色,无形中就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这是苑景博自己设计的房间,跟他的性格倒是很像!忧郁、沉闷!

    还有就是……想到这里,易少宸的微微挑了一下眉头!

    被迫害妄想症!

    一种很少见的轻微精神方面的问题,一般由一开始的孤僻、自闭,加上后天经历的一些事情。

    对外的反应是,总是感觉有人跟踪,想陷害或杀害自己!

    虽然苑景博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但是,除了他以外,他是排斥任何人的!

    这就让他想起的那一年,那年他十六岁,而他只有八岁!

    “他以后就是你弟弟了,少宸要好好照顾他!”看着记忆中那并不怎么熟悉的,所谓的母亲,将一个如玉般的小男孩带到自己的面前,易少宸只是冷漠的扫视了他们一眼,继而头也不转的甩步离去。

    他从来都不会主动跟苑景博说话,在那栋大大的别墅中,永远只有他们两个人和一群毕恭毕敬的下人,他也从没有问过那个偶尔会来‘看望’他的母亲,关于这个孩子的身份。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他,只是,那一次……“哥,景博知道错了,下次……不没有下次,景博一定不会再连累哥哥,所以……哥不要不理我!”易少宸的思绪就这样被做噩梦的苑景博给生生打断了。

    看着此时满脸是汗水、睡姿有些不安的男孩,易少宸一瞬间心头有些松动,毕竟他是自己的‘弟弟’“哥!”看着手拿毛巾给自己擦汗的易少宸,微微眯着眼睛的苑景博就这么傻傻的冲着对方笑,这肯定是个梦!所以他要一直做下去,随即又闭上了眼睛,还不忘将头向易少宸的方向挪了挪。

    看着这样孩子气的大男孩,易少宸好笑的勾了勾唇角,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弧度!

    当念云初醒来的时候,因为宿醉,此时感觉脑袋昏沉沉的,随即环视了一下周围。

    这里不是她们昨天在的那个包间,这里显然显得奢华一些,随即头痛的揉了揉脑袋。

    脑海中闪过模糊的影像,她好像记得当时,佳欣追她的时候,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男人,然后就被拉进了这间屋子,然后……好像她就不记得了。

    不对,她明明被下药了,难道•••随即反应过来的念云初在身上打量了一番,在确定真的没事后,才松了口气。

    心里暗自庆幸,看来昨晚遇到好心人了,只是,她不知道那只是她‘噩运’的开始。

    “你醒了!”当念云初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不远处的靓丽女子,所以当她听到这样梳理而公式化的语气时,倒是吓了一跳。

    “你是?”此时处于女性本能,念云初充满警惕的看着对方。

    “这是解酒药”女子说着,将手中的药酒递了过去,既然易少吩咐了她不要说出他的身份,她也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谢谢!”看着并不想要说些什么的女子,念云初索性也不再问了,既然别人做好事不想留名,她又何必纠结这个呢!

    “你刚醒,休息一会,我待会送你回去”这可是今早易少宸亲自打电话过来吩咐的,白秋也是同意这样的安排,想必这里也不是很安全的。

    但是还是很诧异易少宸这样的做法,从没见过一个女子让他这样上心,更何况,只是一个见过一次的女子。

    “嗯!”念云初还是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眼神,就是这样一个并不多问而道谢的眼神,却让白秋开始欣赏眼前的女子起来。

    一个聪明的女人!其实她是不知道这是念云初的职业敏感度罢了!

    其实她心里还是很好奇的,她昨晚虽然醉了,但是还是有些意识的,那个分明就是一个男子。

    正当两人沉默时,念云初的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居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杨雪!”当念云初接起电话时,另一只手还不忘按了按刺痛的太阳穴,杨雪是她从小学开始就玩到大的死党,学的医学,毕业后和他的男友周立诚一起回到G市的。

    “你这丫头昨天晚上哪里去了?害得我担心了一晚上……”听到电话那头暴跳如雷的嗓音,念云初习惯性的将手机微微拿离开自己的耳朵。

    “我昨天喝多了,在同学家休息了一晚,额……我现在有事,不说了啊!”念云初倒是以最快的速度,挂了电话,她现在脑袋还痛呢,可不想再受轰炸。

    挂了电话的念云初倒是尴尬的朝白秋笑了笑!自己感觉也有些不对,毕竟杨雪和自己住在一起,自己一晚上没回去,对方担心也是难免的。

    当念云初走出帝都酒店时,完全没有发现拐角处那双充满愤恨和不甘的眼神。

    佳欣也只能狠狠的咬了咬唇角,念云初算你这次幸运。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念云初身后那双犀利的眸子。

    第五章宿醉当念云初回到公寓的时候,杨雪已经去上班了,看着桌上那依旧保温着的小米粥,和那些杨雪亲手做的配菜,念云初也忽然感觉自己肚子咕咕叫起来了,笑着拿出电话。

    “小雪,我太感动的!”对于念云初这殷切的感谢,杨雪还是很受用的。

    “你这个死丫头,昨天晚上要不是我机灵,估计你妈昨晚都急得赶过来了”杨雪除了一副邀功的语调外,还带着一丝自豪。

    “怎么回事?”这句话倒是让念云初有些意外,随即问道“我妈昨天晚上打电话给你了?”

    “阿姨说打你电话不通,又担心你出事,一晚上打了我好几通电话,后来我说你找工作回来太累了,又和同学聚会喝了点酒睡了,她才放心,你现在还是给她回个电话”杨雪说完之后,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接着道:

    “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对于这样的问题,念云初一副懒散的模样,一手搅动着碗中的稀饭,继而不急不慢的将汤匙中的稀饭含在嘴中,不清不楚道:

    “不知道哎,方正已经面试过了,现在听天由命喽!”

    “我上班了,先这样吧!”杨雪对于这样的念云初,那可是了如指掌的,她要么急起来,谁也劝不住,要是不急,你急死了也没用。

    挂断电话的念云初,随即看了一下通话记录,果然,那几通电话,有一半是她老妈打来的,原来自己都以为是杨雪大的,所以也没在意。

    “云初”当念云初刚拨通电话,那头就被接通了,其实她知道,她肯定一直都守在电话旁边,此时那一项温婉的语气中,除了担忧,也带着一丝释然的疲倦。

    “妈,我昨晚同学聚会喝多了,没有听到你的电话”念云初想到自己这么大了,还让自己的母亲担心,实则有些羞愧。

    “妈没事,就是想你了,所以打电话问问,不知道你有事”念母当然听出来女儿语调中的愧疚,所以此时的语气听起来倒是显得柔和起来。

    “嗯!”作为女儿,念云初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意思,索性也只是应了一声。

    “找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随即反应过来的念母急切的问道。

    “还好!”念云初也不想自己的母亲担心,随即转移话题道“你现在不用上班吗?”

    “我倒是忘了,不说了,你好好休息,妈过几天去看你,挂了!”还没等念云初反应过来,电话中已经一片忙音了,随即好笑的摇了摇头,继续吃她的爱心早饭。

    吃完后的的念云初,还是感觉有些微微的头痛,索性也不去找什么工作,倒头就睡。

    当念云初再次醒来的时候,杨雪都已经下班了,看着站在自己床边,双手叉腰的女子,念云初好笑的勾起唇角道“干嘛一副想要生吞活剥了我的表情啊?”

    “你这丫头,昨天晚上干了什么,从实招来!”杨雪说着作势般的扮了扮双手,一副‘严刑逼供’的样子“我昨晚差点遭人陷害了”听着念云初漫不经心的语气,一旁的杨雪倒是有些正经起来。

    “怎么回事?”他们家云初可真是个一根筋的家伙,这种事也能说的云淡风轻,她可真是服了她。

    “我很好奇那个男的是谁?”在听完念云初的遭遇后,杨雪就得出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双手抱拳放在胸前,一副花痴的表情问道“帅吗?”

    “我没看到”念云初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仰头重新倒回了床上。

    “额•••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个叫佳欣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恶的!是吧?”说着,还不忘表现自己愤怒的表情,结果再次接受到念云初的白眼后而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这时倒是一副哀怨的小媳妇表情,幸亏念云初适时的电话拯救了她。

    “好,我知道了,谢谢!”看着挂断电话,神色不错的念云初,杨雪则再次狗腿的问道:

    “有什么好事,那位神秘帅哥打来的!”杨雪虽不知道救念云初的那位是谁,但是却本能的把他幻想成个王子了。

    “是宏大,我被录取了”念云初已经懒得再翻白眼了,无奈的将被子盖住头,明显的赶人吗。

    “录取了哦!”随即反应过来的杨雪,兴奋的紧紧抱着还将头埋在被子里的念云初“云初,你录取了哎!”

    而后者被捂得已经快喘不过气来,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蒙着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