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安排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5:38本章字数:2054字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们!”念云初知道此事是对方最容易动容的时候,因为她可是刚刚才了解到受害者的病情,此时应该是内心比较容易攻破的时候。

    “对不起,我想我并不能帮上你什么忙!”看着念云初真诚的眼神,刘娟眼神微闪到“我的职业和身份是不允许我做任何帮助你们的行为!”

    “职业?”念云初对于这样的回答,倒是有些奇怪。

    “不管怎么样?对不起!”刘娟在丢下这句话后,随即上了一旁的车子,扬长而去。

    反应过来的念云初已经来不及阻拦了,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车子,倒有些迷茫起来。

    她究竟是什么职业,怎么就不能帮她去作证,不行,她不能放弃,最起码这是目前她唯一拥有的线索,所以她一定要查清楚!

    而那先前开出去的白色保时捷车上!此时却显得有点过分的安静。

    坐在副驾驶座的凡松给身旁的玄冥一直使眼色,而后者则一副无视的样子,专心的开着车。

    “有什么就说,不怕眼珠子转不过来!”就在凡松被憋得受不了的时候,身后传来易少宸没有温度的声音。

    “那个……”凡松听到这句话,瞬间两眼发光,他可是憋坏了“老大,你今天特意到医院来就是……仅仅为了不让刘顾问管黄达的案子?”

    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他堂堂B-shine的首席总裁,居然亲自向一个公司的法律顾问下达命令。他可是一项低调的!

    难道还有什么别的隐情不成?

    “你觉得呢?”相对于凡松的急切,易少宸倒是不紧不慢的反问道,语气听不出真假。

    “我觉得啊!”凡松还真以为身后的人在问自己意见,倒是单手撑起下巴,思量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玄冥无奈和鄙视的眼神“刘顾问如果去作证的话,对我们收购黄氏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想必到时媒介会更加关注,黄氏的股票必然也会更加动荡,那时在进行收购,我们只需花上很少的心血的资金!”

    凡松倒是越说越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双充满兴味的眼神和浓浓的算计。

    “我也是这么觉得!”良久,就在凡松以为易少宸根本就没有在听他说话的时候,身后很突兀的传来这样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他,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下意识的将询问的眼神看向身旁的玄冥,他可是他们兄弟中最了解老大的!

    而后者则无声的给了一个你又闯祸的神情,自求多福吧!

    “是……是吗?嘿嘿……”此时凡松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身后的大神,但是却知道自己估计又多嘴了,所以此时倒有些担心起来。

    “嗯!”易少宸应了一声,沉默一会,就在凡松刚松一口气,就听到这样的噩耗“所以关于刘娟五年前所发生的遭遇,那些所谓的证据就你去找吧!”

    “什么?”有没有搞错,五年前的东西现在让他去找,又不是个名人,那些东西还怎么可能保留,就算保留着,找也是要花很大的功夫的,老大这不是在为难自己嘛!

    当然这些他只能在心里不满,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

    “有意见?”此时易少宸的声音微微高扬,看似带着疑问,实则却是浓浓的威胁和不满。

    “没有,没有!”凡松心想再苦再累也不能再得罪这尊大神了,倒是赶忙应道,随即心想,事后一定要问问那姓玄的小子,最近老大是怎么了,这么反复无常!虽说易少宸本来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人,但是这几天着实有些奇怪了!

    此时车子已经到了一栋复古的别墅前,在易少宸快走到门口时,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身后的两人倒是不明所以的对视了一眼。

    “对了,顺便也查查那个叫王晓雨的,应该会有什么遗漏的重要证据!”看着头也没回再次迈开步伐的易少宸。

    凡松定定的看着那离去的背影,表情是一副惊讶的僵硬,向一旁的玄冥问道“老大什么时候对这种小事这么上心了?”

    而后者也直接无视这样的询问,但是玄冥心中却是明白,恐怕就是那个叫念云初的女子吧!

    “把苑景博给我叫来!”此时站在楼梯口的白秋明显的感觉到了氛围不对,很少见到这样烦躁的易少宸,但是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闭嘴,随即走上楼梯。

    “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对于苑景博而言,他还是有点畏惧这个哥哥的,但是却又是佩服的。

    “今晚把东西收拾好,明天昊然送你去法国!”这样漠然的语气带着不容置喙,不是商量的语气,而是命令。

    这句话一出,身后的的昊然和玄冥对视一眼,严重都闪过一丝诧异,但是很快也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也选择了沉默。

    “明天?”苑景博显然没有从这样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那边的老师已经帮你联系好了”这虽说是他临时的决定,但是也是高效率的,想到那个女人,他就一肚子火,幸亏面前这个人是他的弟弟,否则,难保他不会做出什么。

    他易少宸看上的女人,谁也别想碰,既然无法对你动手,那就必须远离她的视线!

    “可是……”苑景博微皱眉头,他本来还打算找找那个学姐的,因为很少有人能给他这样的亲厚感,有点像——妈妈的味道,虽然他已经不太记得亲生母亲的模样,但是感觉却是不会忘的。所以此时他并不想出国“爷爷并没有通知我?”

    “这事不需要他知道!”看到苑景博的犹豫和迟疑,原本心情就比较烦躁的易少宸,此时语气明显有点尖锐,就连平时反应有些迟钝的凡松都意识到他的不快,大气都不敢出!

    “玄冥你留下”易少宸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剩下的意思不言而喻,他需要一个人!

    苑景博站在屋中微微低垂着眼帘,那张美到极致的脸庞带着一丝颓然,而剩下的四人,相互交换了眼神,虽带着疑问,但是谁都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