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意外转折

    更新时间:2018-11-05 20:05:38本章字数:3067字

    当念云初再次回到报社的时候,就看见春风得意的佳欣不知道在和刘小云说些什么。

    直觉告诉她没有什么好事,她也懒得跟那个女人趟一条浑水。

    念云初冲刘晓云礼貌笑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想起刚才易少宸的话,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又想到汪小雨那几乎绝望的眼神。

    倒是有些烦躁起来,她到底到哪里才能找到刘娟?

    “云初,你电话响了!”念云初完全陷在自己的思绪中,倒是一旁的同事推了推她,她才反应过来。

    “妈!有什么事吗?”念云初看看来电显示,心中不安更升,念母一般没有什么重要事情,是不会在她上班的时候打电话过来的。

    “云初,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旁边的医院,你快过来一趟”念母的语气很少有这样的焦急。

    “妈,你先别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虽然佯装镇定的安慰对方,其实自己已经担心害怕的满身冷汗,她知道一般跟医院挂钩的就没有什么好事。

    “我没事”这句话让念云初悬着心放了下来,但是接下来的话,却再次打击了她“是你沈阿姨”

    “阿姨怎么了?”想到那个对她如亲生女儿一般温柔的女子,念云初语气是毫不掩饰的焦急和担忧。

    “你先过来,这事……电话里说不清楚”念母顿了一顿说道。

    “我马上过来!”念云初挂了电话,就匆匆的往医院赶,因为这几天她和佳欣都在着手黄达的案子,时间的自我调配还是比较自由的。

    “妈,阿姨到底怎么回事?”当念云初来到手术室前,就看见满脸憔悴的母亲和坐在椅子上抽烟的沈叔。

    再看看那依旧亮着的手术室的红灯,忽然恐惧爬慢了她心中,就像青藤缠绕着般,透不过气!

    “云……云初”此时看到女儿,念母才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泣不成声“你阿姨得了……得了血癌!”

    血癌!?这两个字瞬间在念云初的脑中炸开惊的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多长时间了?”待反应过来的念云初,知道现在她不能自乱阵脚。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不是晚期,所以我们一直在等相配的骨髓”念母此时已经无法回答了,倒是一旁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接到“没想到她病情恶化的这么快!”

    “那找到了吗?”

    看着满脸阴郁的男子摇了摇头,念云初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悲愤和暴怒。

    “阿姨都这样了,他知道吗?”念云初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那个她平时最尊敬的长着,此时语气中却带着愤然和她自己都不明白的暴躁。

    “你阿姨不让说”男子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无奈道“云丫头,你知道阿陌现在根本无法回国”

    “可是阿姨已经这样了!”念云初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失控了,随即稳了稳心神,深吸一口气“他有权知道!”

    “云初,这次你听沈叔的,阿陌现在不能回国”此时念母知道自己的女儿心里还是没有放下“相配的骨髓已经有了些眉目,你别担心”

    “妈……”自己的母亲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此时正好手术室的医生出来了。

    “她怎么样?”念云初看着那平日严肃而一丝不苟的男子,此时紧紧抓住医生的手,焦急的神色一览无余。

    “病情虽以得到稳定,但是必须尽快找到相配的骨髓,早点手术!”

    “好!谢谢医生!”

    看着推出手术室,脸色苍白的有些可怕的女子,念云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是十分怨他的!那个大洋彼岸的……她曾经喜欢着的少年。

    “妈,都忙了一天,回去休息吧!阿姨这,我守着”念云初看着双眼红肿的母亲,心疼不已。

    “妈没事,就想陪着你阿姨,倒是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赶紧回去休息吧!”她们两个几十年的朋友和同事了,那份姐妹情已经根深蒂固了。

    “那我也陪着你们吧!”念云初知道自己母亲放心不下,而今天发生这么多事,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好!”念母拍了拍女儿的手,知道她有心事,也不多问。

    “现在你还怨阿陌吗?”良久,就在念云初以对方已经睡着了,身旁传来这样小心翼翼的声音。

    “没有!”她只是有些难过,当初帮助他出国的那个人,或者说陪他出国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但仅仅也只是难过而已,因为毕竟她曾经追在他的身后那么多年了。

    念母没有在说什么,可是却将念云初拉入那远久的回忆,久的,她都以为那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的母亲和沈天陌的母亲是好朋友,也在同一间小学当教室,而沈天陌的父亲是个警察,所以从懂事开始,她和沈天陌就是一处玩大的。

    沈天陌大她三岁,从小就是个十分优秀的孩子,所有的人都喜欢他,可是她却不是……

    他单单对她十分的好,所以那时的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一直那么走下去。

    为了能骄傲的站在他身边,她考到了G市,这个他所在的城市。可是她却没有想到此时他的身边已经不再需要她了!

    在她的脑海中,那个血淋淋的夜晚就像鬼魅般挥之不去。

    多少个夜晚,她就在这样的噩梦中惊醒。

    沈天陌将那反射着尖光的破酒瓶砸向那个欲意对自己施暴的男子时,她就知道遭了。

    随后如果不是那个叫苏婉的女孩出面,承诺和沈天陌出国,不再回国,恐怕事情很难得到解决!因为沈天陌在国内医学界是走不下去的。

    那个被砸成脑震荡的男子的父亲在医学界是个高高在上的存在,像他们这样的人是得罪不起的。

    第二天,当念云初醒来的时候,念母已经不在身旁,心想可能去买早点了。

    “丫头醒了?”此时这声虚弱的声音,倒是唤回了念云初的思绪。

    “阿姨,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念云初在意识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赶忙走了过去,担忧的问道。

    “阿姨没事,吓到你了吧!”女子说着还不忘拍了拍念云初的手,以示安慰。

    “阿姨没事就好”念云初随即想到“我妈出去买早点了,沈叔昨天晚上一直守着,确定你没事,才会局里去了,好像有急事”

    “丫头……”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表情,念云初知道是有话要说,轻轻应了一声。

    “昨天晚上你和你妈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女子深深看了一眼身前的女孩“是我不让她们跟阿陌说的,我知道对阿陌的事,你心里不好受,但是那也不是你的错,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阿姨,我没有怪他的意思”随即声音略低道“毕竟是我连累了他”

    “丫头别这么说,这事不是你的错”语气带着凄然“这都是命运捉弄人”

    “阿姨不要这么说,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随即语气不确定得好像在安慰对方,又好像在为自己找个寄托道“会回来的!”

    因为他是那么优秀,况且他答应过她的!

    “嗯!”女子轻轻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此时念母倒是适时的回来了,打断了这样沉闷的氛围!

    “云初,你去上班吧!这里有你妈就够了”看着打算喂她吃粥的念云初,沈母摇头道。

    “那有事打我电话,我离这不远”念云初本来也想陪着她的,但是随即想到汪小雨的事情,好像只剩下今天一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刘娟的下落。

    她不想看到那本来有些希望了眸子,因为她而再次陷入绝望。

    “你去忙吧,这里妈在就好了!”毕竟是母亲,女儿满脸心事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当念云初走出病房时,忽然想去看看汪小雨,其实她自己也没什么明确的目的,甚至连见面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还是鬼使神差的朝那病房走去。

    此时她忽然反感医院这到处充满的,浓烈的药水味。

    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是绝望的压抑,让她透不过气来。

    她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来到汪小雨的病房,但是当她推门而进的时候,却看到了她做梦都想不到的人!

    “你……不是出差了吗?”对于刘娟的意外出现,着实出乎她的意料,难道是他帮忙的?随即念云初摇了摇头,否认了这样不切实际的猜想。

    像他那种冷血,斤斤计较的商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善事!

    “我得知明天就是法院的公审”刘娟看了一眼念云初,将视线调到病床上的女子,没有了下文。

    “所以呢?”难道她仅仅只是赶回来看审判的!

    “念小姐,我知道你是个好记者”说到这里,刘娟深深看了一眼对方,神色复杂道“所以,即使我失去了现在的这份工作,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刘娟顿了顿道“我愿意帮忙,毕竟曾经的我没有她这么勇敢,也没有遇到一个愿意像你这样无条件帮助我的人”

    “谢谢你!”这是念云初由衷的感谢,毫不做作。

    “你很幸运!”刘娟冲汪小雨莞尔一笑,虽然那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汪小雨只是点了点头,两人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