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重生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33字

    于噩梦中惊醒,前程过往给柳宸带来的苦痛如烙印般深刻,但不是因为爱情。

    从刘稹温言劝她饮下那一杯鸩酒的时候,她就已经将所有的爱情都掐灭掩埋掉了,可是她仍然不能轻易忘怀那些久远的事情,不能接受,自己戎马半生挣命打下来的半壁江山,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落入刘稹和他的新皇后手中。

    刘稹、刘稹,你绝对想不到吧,你亲手喂我的,名为“此生休”的毒酒,竟有服孟婆汤而不忘前尘的功效。

    等着我啊、一定要等着我啊,我会回来复仇的,我会拿回所有本属于我的东西,然后让你看清,我,和你娇媚可人的新皇后,到底谁更可怕。

    柳宸掀开帘子,轻唤了一声:“水。”

    值夜的侍婢忙递给她一盏温热的清茶,并为她披上衣裳,整理乱发。

    “公主,您又做噩梦了?”

    投胎转世,她成为了北朝武帝最为年幼的女儿,赋雪公主。因为一出生便有知有识,无人教导便能认字说话,时人啧啧称奇,所以在朝中民间都颇有名望,但与之相对应的,公主从小便噩梦缠身,久治不愈,一年中也难有几日安眠,所以北朝武帝夫妻对她极为挂心,衣食用度和伺候的侍婢一定是最好的。

    巧合的是,赋雪公主出生的那天,正是南朝景帝的皇后柳宸去世的那天。

    总有宫人私下里讨论,赋雪公主是否就是南朝柳皇后的转世。

    这话传到武帝的耳朵里,武帝一边亲手抱着赋雪公主拍哄入睡,一边对着发妻陈皇后感慨:“这孩子要真的是柳宸的转世,倒是我北朝之幸。”

    南朝的长城倒了,自然是北朝的幸事,南朝那个比长城还要难对付的柳皇后死了,自然更是北朝的天大幸事。

    人人都说,赋雪出生在武帝的心头大患柳宸死去的那天,自然天生就会得武帝的疼爱。

    从噩梦中惊醒的赋雪公主一口将盏中茶水饮尽,看了看窗外远处宫殿的灯火,吩咐道:“更衣吧,反正睡不着了。”

    距离赋雪公主出生,已经十六年了,距离刘稹携着他的新皇后告祭祖先,也已经十六年了。

    十六年间,她拼命打听南朝的消息,传来的却是一个个的死讯,她的故友家人、同袍旧部,这些年来一个个的消失在帝国的版图上。

    而她曾经的对手,如今的父亲,在得知这些死讯之后,执政得越来越轻松,从一开始的励精图治宵衣旰食,到后来干脆颐养天年坐享儿孙绕膝之乐。

    武帝曾在朝堂上拍着桌子大笑:“南朝人自毁长城,已经不足惧矣。”

    那时年方九岁的赋雪正坐在他的桌子旁边玩弹珠,闻得此言,回头问武帝:“那父皇何不遣大军前往平之?”

    武帝将赋雪抱上自己膝盖,信心满满的笑道:“我自会富强,它自会亡国,何须劳我大军?赋儿莫急,再等几年,等故去的柳皇后为南朝布下的百年之防散尽,父皇一定会把南朝收入彀中,作你的嫁妆。”

    赋雪看了一眼堂下,那里有她今生的叔伯兄长,有她曾在沙场上见过的敌军将领,有她曾夜行偷渡意图刺杀的国相之才。

    赋雪回身,俏皮的和武帝一击掌。

    “那么说定了哦。父皇。”

    可是,只用半壁江山做她的嫁妆,真的够吗?

    若不是得柳宸,南朝一定没有二分天下的机会;若不是失柳宸,北朝也一定没有一统天下的信心。

    可是柳宸会听你们的摆布吗?柳宸只会,亲手拿到这天下,然后站到最高位,看你们俯首称臣。

    赋雪公主披衣走出殿门,北边天空有一颗星星,亮得孤独而又寂寞,身边没有其他星星能与她争辉。前世今生,那都是她的命星,名为北落师门。

    前世出生,有方士进言,此女子命主北落师门,未来一定是国家的守军大将。那时她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世家女,方才出生几日,粉雪可爱,没有人相信方士的话,谁都以为她最好的结果也只不过会是嫁一个优秀的丈夫,成为一个优秀的当家主母,再生一群优秀的孩子,诰命加身,荣宠一生。

    谁也想不到她日后会嫁给雄心勃勃的刘稹, 随后东征西讨,登极称后,雄霸一方,成就那样伟大的功业。

    也没有谁想得到,她既没有埋骨在北方条件艰苦的草原和沙漠里,也没有埋骨在南边的滔天巨浪中,而是带着彻骨的心寒和疼痛,蜷缩着、屈辱的死在了她亲手为自己布置的椒房殿之中。

    心脏再次隐隐作痛,赋雪公主想起自己今生第一次看星星,就是在找北落师门。

    死过一次的人,命星已经不那么明亮了,可是仍然没有新的星,盖过它的风头。

    “五皇妹所观,可是北方将星,北落师门?”

    赋雪公主早就察觉到有人靠近, 可是懒得回头,直到背后传来女子娇甜的声音,才转身行礼:“赋雪参见三皇姐。”

    三公主飞雪轻轻抬手,“皇妹免礼,听说南朝故去的柳皇后,命星就是北落师门。”

    赋雪冷笑一声:“柳皇后已经是死人了,北落师门如今是我的命星。”

    飞雪公主唰的一声便抽出了随身的宝剑,指向赋雪的咽喉。

    “这就是你拒绝出降柔然部落,然后推选守寡的二皇姐去和亲的理由?你明知二皇姐和二姐夫恩爱情笃,发誓此生绝不再嫁!”

    赋雪有些好笑,她又不是真正的十六岁,哪有兴趣跟小孩子谈什么家国利害,转身就要回殿。

    飞雪公主一剑削下,赋雪听得风声,腰身一拧,回身一脚就将飞雪的宝剑踢飞,衣袂飞舞间,竟连碰都没有被飞雪碰到一下。

    飞雪不死心,还想继续进攻,天早亮了,已经是上朝的时辰,早有武帝夫妇衣带未整的带着一大帮宫人侍婢匆忙赶来。

    “住手,飞雪你在干什么?”

    飞雪哇的一声就抓着陈皇后的裙边哭了起来,“父皇母后你们怎么只说我?就不问一问五皇妹她做了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