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花火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11字

    赵仲庭认真的回答:“谢斐、谢成章。”

    赋雪抬鞭一指:“姓谢的,你在这儿干什么?”

    谢斐微微冷笑:“原来你已经打听过小爷的名号了,也不枉小爷我这几天来专门留心你们。”

    赋雪面色不变:“怎么?你知道我是谁?”

    谢斐单手提着缰绳,另一只手刷的抖开当日那把折扇,亮出赋雪那天随手鬼画符的三个大字:“因风起,出自因家,你哥哥名叫因风来,不过是咸阳城里的一个小小的暴发户客商,连两代人的传承都没有,从没听说做过什么大买卖,害得本小爷不刻意去查居然都还查不到,这种门楣,居然也敢戏弄于我,”谢斐合上折扇,露出一个挑事的笑:“因姑娘,你胆子也够大的啊。”

    赋雪若论活着的年头,都快要是面前这个白衣男子的两倍了,根本说谎就不会脸红的,见他查来查去查的都是自己跟嫡兄三皇子在民间编出来的身份,不由就有些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洋洋自得。

    她眼波里闪得全是狡诈二字,脸上却一本正经,声音微带威胁:“还有胆子更大的时候呢,谢公子你想试试吗?”

    谢斐脸色一僵,显然是想起了那天被一个小姑娘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恐惧。

    他冷哼一声,收了扇子:“小爷一生光明磊落,从不拿门楣压人。今天小爷不是来跟你算账的。小爷知道你要带着商队去南朝贩货,打算跟着你们一起走。”

    赋雪奇道:“我贩我的货,你做什么要跟着?”

    谢斐得意道:“我家人为我延请了南朝第一剑客为师,小爷这是去拜师的。等我学成绝顶剑技归来,必定会凭着真才实学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对恶主仆。”

    赋雪在马上伸了个懒腰,甚至还因为摆不脱的夜间旧梦打了个呵欠:“恭喜贺喜,我们主仆必定拭目以待。不过呢,”赋雪懒洋洋的用马鞭指了另一条路,“大路朝天,咱们各走一边好不好?此去南朝路这么远,咱们何必互相膈应呢?我们因家根基就在咸阳城中,你想什么时候来算旧账,难道我们还能跑得掉不成?”

    谢斐偏要调转马头跟赋雪赵仲庭二人并排,“不,你们经商做贾的,必定各地的往来行文齐全,不然小爷我还得亲自拉一支商队才能去南朝,太麻烦了。”

    赋雪被这理所当然的无赖口径惊住了。

    看他这话里的意思,就算赋雪不允许他跟着,他也会死皮赖脸的凑过来的吧?

    若在北朝地界上,赋雪就是打死了他也不怕,可是这是要往南朝去,万一这个傻缺公子哥儿哪里不慎,暴露了身份,岂不是要拖累于她?

    只是她前几天才又气又揍了人家一顿,总不好现在又把他撂翻吧?

    赵仲庭的马停得不耐烦,自己小走了几步,围着两个人转。

    赵仲庭在马上也看了看谢斐,又看了看赋雪,他没得到赋雪的命令,也不好主动出手。

    赋雪打马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你要去南朝哪里学剑?”

    谢斐得意一笑:“江夏城。”

    赋雪一时竟不知自己是眼前一黑直接昏过去比较好呢,还是窃喜身边多了个能跟南武林搭上线的傻缺公子哥儿好。

    赋雪眼珠一转,又想耍他玩儿了,她知道自己越要甩开谢斐,以谢斐的脾性就必定越要追上,于是当即打了马臀一鞭子,催马飞奔。

    这下真是苦了谢斐了,谢斐所骑的马名唤飞沙,已经是专供王公贵族的上品好马了,可是这又怎么能跟赋雪的麟驹和赵仲庭的乌骓相比?这两匹马就算是在御马监中,也是数得上的名马,果然没一忽儿,谢斐就被甩得不见人影。

    谢斐心中刚刚升起的、因为赋雪今天换的女装显得格外美貌的好感,瞬间就在咬牙切齿中消失了。

    一阵打马狂追,到了正午,因为赋雪赵仲庭停下来在路边茶棚打尖吃饭,才让谢斐追上。

    谢斐恶狠狠的下马买了二两好酒半斤烧肉,结果他刚坐下来动筷,赋雪赵仲庭已经吃完饭又去牵马了。

    谢斐往桌上一趴,这回是真的想要放弃了,悲哀的想,自己还是回去让家里正正经经给拉只商队弄个行文,再去南朝吧。

    结果眼前一块阴影覆盖过来,却是赋雪拿了两碟小菜过来,问他:“我们要去喂马遛马,要不要顺便把你的也喂了?”

    长途疾驰之后马匹不能立刻休息,也不能立刻喂食,而是要骑着小跑一阵,然后换成慢走,等到马匹的血液流动和心跳慢了下来,才能停下喂食草料和豆料。

    赋雪有商队,人多势众,轮流吃饭遛马不是难事,而谢斐孤身一人,难免不能两全,更何况赋雪一看谢斐那个样子,就知道他这种大少爷必定没做过这么琐碎细节的事情,这城外小茶棚,自然也没有客店小二能替他效劳。

    谢斐疑虑重重:“你会有这么好心?”

    赋雪再次露出招牌的笑眯眯表情,随后一伸手——把她刚刚送过来的小菜端走了。

    谢斐本来又饥又渴,哪还有力气去喂马遛马,此刻根本是动都不想动,连忙伸手拦住:“别别别,是我错了,不识得姑娘好心。多谢因姑娘了。”

    又觑了一眼赋雪脸色:“因姑娘这是允了路上会带着我?”

    赋雪笑得正常了一点,回身跟赵仲庭招呼了一声,赵仲庭于是带着一群马小跑去了。

    赋雪坐到谢斐对面,又是一伸手,掌心向上。

    谢斐莫名其妙:“你要什么?”

    赋雪理所当然的:“你的折扇啊。”

    谢斐咽下一口烧肉:“干嘛?”

    赋雪凑近了一点:“本姑娘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你的折扇上写了我的名字,自然就不能随便让你拿着了,快,开个价吧,扇子给我。”

    谢斐的脑回路要是能跟正常人在一条线上,那他也就不是谢斐了。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这个距离太近,很适合发生一点暧昧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