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剑客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60字

    他见过太多温文尔雅,贤淑聪敏的姑娘了,她们或是肌肤吹弹可破,或是眉眼艳若桃花,可她们从来没引起过谢斐的兴趣,更别说在谢斐的生命中留下什么痕迹,反而是赋雪这种表面一本正经,肚子里却咕嘟咕嘟冒着坏水儿的女孩,反倒让他的生命乍然热闹了起来。

    如花烧成火,如水沸成歌。

    她握剑的手指不见得细腻,她久晒的肌肤不见得雪白,但是,反而让他对女子这两个字有了新的认知。

    谢斐盯着赋雪蝶翼一样的睫毛发呆了三秒,被赋雪反手一个爆栗子敲在头上。

    “爱给不给,看什么看。”

    谢斐疼得一皱鼻尖,却忽然转成莞尔一笑:“一柄折扇而已,赠予姑娘也没什么,就是想请姑娘回答在下几个问题。”

    赋雪狐疑道:“你要问什么?”

    谢斐凑得比她刚才还要近:“不知姑娘芳龄几何?可曾婚配?”

    赋雪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她默默的一把从谢斐手边抢走了扇子,别在自己腰间。

    “阿姨我今年已经在这世上过了四十六个年头了,已婚已育,和夫家离异多年。算起来,该和你的母亲差不多年岁。”

    谢斐哈哈大笑。

    赋雪转身去找谢仲庭,赵仲庭明知赋雪精于骑射,不会出事,仍然在马上双手悬空虚扶了她一把。

    同赋雪轻轻提马小跑了几步,赵仲庭还是没忍住,问出声来:“公主真的要带那个谢斐一起去南朝吗?”

    赋雪不满道:“着男装唤我公子,着女装唤我小姐,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没习惯?”

    赵仲庭笑一下:“从小到大,到底是唤您公主唤得最多。”

    “那个谢斐……”赋雪沉吟一下:“看着不像是有什么用心。反正我这些年来交游不广,多认识几个大家族的人也不是什么坏事,以后若有什么事情你我不方便出面,或许可以请他帮忙。”

    “原来如此。”赵仲庭应声。

    从北朝的咸阳城,到南朝的江夏城,以正常的商队的速度来说,恐怕要走月余,但这一行人俱都是习武之人,又有好马,所以二十来天便完成了旅途。

    一路上只有赋雪问过谢斐要去哪里,谢斐却没问过赋雪本来是要去哪里贩货,原本刚进南朝国境,就想再找借口继续同行的,结果未及开口才发现两人目的地居然相同,莫名的就有些自恋,以为人家是为了他才决定专门跑一趟江夏城贩货。

    倒也好在他没说出口,否则就算赋雪懒得理他,被赵仲庭胖揍一顿也是免不了的。

    因为商队人马太多,所以并不能住普通客栈,而要住专门的货栈,是以羽林五十精锐在入城之后便跟赋雪他们分开了,自行找了个远远的货栈安排了下去。

    赋雪这三人身份何等贵重,牵马在城门附近逛了半日,才找到一家看起来过得去的客栈要了三间上房,打算就在这里落脚。

    赋雪刚把一堆行李甩回房间,去隔壁敲了赵仲庭的门准备一同去用餐,结果两人怎么也没找到谢斐人。

    此时却听到客栈楼下传来乱哄哄的声音。

    他们都是久习骑射之人,眼力自然不差,一眼就看到楼下正中的一张大餐桌旁,一名瘦高的富家公子样的人正对着另一个中年人颐指气使,却并不是白衣谢斐。

    那个富家公子一只脚踩在客栈的板凳上,冷笑道:“听我家的下人说,从你这儿能买到江夏城全最好的宝剑,是真的吗?”

    而那名中年人坐在餐桌前宠辱不惊,拈须点头:“我确实卖宝剑。”

    富家公子勾一勾手,就有仆从把中年人身边带着的那把宝剑拿了过来。

    富家公子随意的一抽刀,居然只抽出了一半,再一用力,才堪堪把那把剑的剑身全部抽出。

    原来,那把剑的剑身上遍布青绿褐黄色的锈迹,难怪不容易出鞘。

    富家公子哈哈大笑:“你这也算宝剑?恐怕连废铁也比它锋利三分吧?”

    中年人也不以为忤,耐心给他解释:“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越是神兵利器,其实越是晦暗无明,若非我此番遇到要紧事,急需用钱,说什么我也是不会卖掉这柄跟着我三十来年的‘无尘剑’的。”

    “无尘剑”三个字一出来,场中就有了些许轰动,赋雪的脸色也有些奇异。

    “难怪看着眼熟的很……”一声嘟囔被赋雪咽了下去,赵仲庭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他们青梅竹马一同长大,赋雪从来没有来过南朝,也没有南朝朋友,何来对南朝人眼熟之说?

    “无尘剑?名字听着倒是高深,可是这种破铜烂铁怎么能值得三千两白银?”

    中年人微微一笑,指了指富家公子腰中的折铁刀,自信道:“公子若不信,何妨一试?你举着你的折铁刀站好,我用无尘剑只消轻轻一劈,便能将你的折铁刀断成两截。”

    富家公子亦是冷笑:“我这可是重金从霹雳堂雷家买来的上好钢刀,岂能怕你?试就试!”

    有起哄喝彩的声音响起,富家公子将无尘剑丢还给中年人,轻松从自己腰间拔出雪白透亮的折铁刀,摆了个架势。

    他本想用个好看些的姿势亮相,岂料还没想好,对面的中年人已经挥剑一扬,与他的折铁刀相击,清脆的响了一声。

    富家公子皱起的眉头还没松开,就感觉手里一轻,折铁刀的前半截儿刀身“当啷”跌落尘埃。

    一瞬间空气似乎静了静。

    赋雪双手扶上二楼的栏杆,探身去细看。

    富家公子难以置信的摸了摸手中刀子的断截面,确认无误后,脸色大变。

    他连忙丢了断刀,从仆从的手上接过一袋儿银子,又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忙不迭的往中年人的怀里塞。

    “这些加起来足有三千之数,在南朝任一银庄都能兑换,请务必把宝剑卖给我!”

    中年人收剑入鞘,从银袋里取出几大锭银子,观察了一下光泽,收起银子,又看了看银票的面额,数了一下张数。这才把钱财收好,把那把锈迹斑斑的“宝剑”递给富家公子。

    “银货两讫,公子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