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明月楼再相见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17字

    即便已至秋天,微风轻拂,天气却仍旧有些许闷热。

    古人有云,春困、秋乏,可在赋雪身上,倒是没有丝毫的体现出来。

    许是因为噩梦缠身一觉醒来便再没什么睡意,一大清早辰时初至,她便已收拾好了行装,准备动身去做她该做的、寻她该寻的。

    时间这东西来的宝贵,还是应该加以珍惜和合理安排利用才是。

    “仲庭。”赋雪轻唤了声。

    只见窗外一黑影闪过,转瞬间出现在了赋雪面前。赵仲庭双手抱拳,“公主,乔装于人群之中的羽林军都已经吩咐过了,各自分散在城中按兵不动,只待您的调遣。”

    “很好。”赋雪点了点头,“即是如此,我们便准备动身吧。”

    脑海中谢斐谢成章的身影一闪而过,赋雪竖起单掌叫停了欲动的赵仲庭。

    不管怎么说,提起那个人,她心中还是有愧的。且不说先前将他整得有够落魄,之后又想着借他掩人耳目接触那些江湖人士。

    现如今他错信了骗子跟着人家去学武拜师了,她就这么离开,倒显得有些不厚道。

    想到这,赋雪薄唇轻启,吩咐下去,“仲庭,等下离开之时你记得在掌柜那留张字条,若是谢斐回来了,告诉他如若有打算继续一同而行,便在此等候你我二人回来。”

    “公主您似乎对那个谢斐有些上心。”赵仲庭的语气中夹杂着几丝复杂的情绪,“亦或说,有些不同。”

    “非也。他于我们日后用处可大着呢。正如我之前所言,若能妥当处理,说不定他日后能为我们所用替我们出面一些我们不方便出面之事。”

    她又怎么会明说她心中的那么一点点小内疚。

    不论她是南朝的柳宸柳后还是如今北朝的赋雪公主,不论她做出如何事情,都定事出有因,她没有错。

    再者,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她赋雪也没有胁迫那个谢斐一定要跟着他,一切都是他自愿的,她也只是合理利用资源罢了,不足为题。

    ……

    只待赵仲庭在楼下掌柜处留好纸条后,赋雪思虑片刻,亲自上前开口询问,“掌柜的,你可知这整个江夏城中最高的酒楼为何处?”

    赋雪自然知道向旁家酒楼客栈打听其他同行同业的举动有些不妥,可看着这掌柜一副稳重老练的样子,似乎已经在此生活了许长的时间,有些事情知晓的定然比那些每遇战火就四处流亡的平常百姓要多。

    毕竟他的根扎在这。

    掌柜人也算好,仔细想了下便同赋雪讲了,“这江夏城之中最高的酒楼,怕也就是那明月楼了。明月楼地处偏南,建于一个大斜坡之上,但高度却远比我们这些酒楼高出一大截。是南朝官员们偏爱的饮酒聚集之地。”

    “多谢。”

    赋雪转身走向客栈门口,临行之时留给了赵仲庭一个眼神。

    赵仲庭跟了赋雪这么长时间,又怎会不懂她这是何意。从怀中掏出点碎银子拍在柜台之上,他死沉着张脸,“今日之事,还请掌柜保密。”

    说罢,转身跟上了已经踏出客栈门槛的赋雪。

    同往常一样,行于大街之上,赋雪走在前,赵仲庭就默默跟在后面。

    眼看着前面就要到明月楼了,赵仲庭终于忍不住对前面的人开口,“公主,属下不明,您这青天白日的来酒楼所谓何意?马车什么的还在客栈,此番若是为了换个环境舒适一点的地方休息,只怕是不易啊。”

    赋雪也不拐弯抹角,直言相告,“来找真正的李雁伦。”

    有些事情,从他口中打听反倒比自己在暗中一点点打听要来得快,且可信度高。

    不过对此,赵仲庭便是满腹怀疑。

    他从小便一直跟在赋雪身边,深知她从未来过南朝,更加不会有机会结识那个李雁伦。二人单是年龄上便相差悬殊,即便何时曾碰过照面,也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公主怎识得那李雁伦的?又怎知他会再次处出现?”

    赋雪没有回答赵仲庭的问题,只是充耳不闻的大步走进了酒楼之中。

    有些事情就算她解释了,他也未必能听得懂或是肯相信,既然如此,她又何必浪费这个口舌在同他说道上面。

    赵仲庭吃瘪,快步跟了上去。

    进入这明月楼后一路打发了店中伙计,赋雪也不啰嗦,直截了当的奔着楼顶而去。

    她自认为她对李雁伦是够了解的,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生活习性、性格喜好等等是否发生了什么变化。

    不过现如今的情况之下,她需要找到他,他能够帮助到她。

    眼看着还有几阶台阶就要到明月楼的最高处了,赋雪心里竟然莫名的有点紧张了起来。

    十几年不见的老朋友啊,你还好吗?

    而今一别数载再见面,你可还能认得出我来?

    正如赋雪所预料一般,踏进顶层门槛后拐了个弯,李雁伦确实就坐在曾经的那个位置独自饮酒,从背影上看,倒是比当年消瘦了许多。

    深深叹了口气,赋雪大步走向前来到李雁伦桌边,双手抱拳作揖,“阁下便就是李雁伦李大侠了吧。”

    李雁伦放下手中酒杯抬起头大量桌旁之人,“姑娘是……”

    “我家公……小姐是北朝商家因家之女,”不等赋雪说话,身后的赵仲庭上前一步,“此番出行路过此地,特前来拜会李雁伦李大侠您。”

    幸好之前谢斐给他提了个醒,否则,他这一时半会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何弄个家的名字和商号来掩人耳目,虽然他现如今还不知赋雪与那李雁伦到底是否相识,二人之间的交情如何,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不过那些都是后事,暂且不提。

    然,李雁伦却轻笑着摇了摇头,拿起酒杯送到嘴边稍稍抿了小点,“既然姑娘身份不便透漏,且说不方便即可,何必用这等假身份糊弄我。”

    时隔这么长时间,他倒是还同当年一般犀利。

    想到这,赋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那李大侠觉得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