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故友重逢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10字

    上下打量赋雪几番,李雁伦放下酒杯说的倒是风轻云淡,“姑娘虽身着素衣、身上的首饰也都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但是姑娘手中那把朱砂剑却是早年间我南朝之后柳后的随身佩剑,在柳后殆命后流落至北朝,被北朝皇室收入国库。”

    仿佛故意停顿了下,他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赋雪,“姑娘手心有明显的老茧,想来是常年习武所造成的。在下早听闻这北朝的女子不似南朝,人人一副好身手,皇室中人更是了得。常年习武又手持朱砂剑,在下妄猜,姑娘是北朝皇室中人吧。”

    就好似对李雁伦的能力并不觉得惊讶一般,赋雪含笑拍了拍手,却并未开口夸赞半分。

    她这人从来不喜夸赞人那种肉麻的行为,好就是好、有能力就是有能力,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能涵盖的为什么一定要表达出来。

    看着两个人之间这股莫名的气氛,赵仲庭的眉头微微皱了下。

    他是真的越来越看不透这赋雪公主了,虽然说在她身边跟随了这么多年还没能彻底看透过。

    赋雪转身朝着旁边空包厢的方向做出‘请’的姿势,“还请李大侠移步,我有要事需与李大侠相商。”

    李雁伦也不推脱,“姑娘请。”

    伸手拦住就要跟着一同进去的赵仲庭,赋雪在准备关门之际将他挡在了门外,“仲庭,你在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靠近打扰。”

    赵仲庭不放心,“公主,属下需跟在您身边保护您的周全!”

    “你放心,我只是有些事情与那李雁伦谈论,不会有生命危险。再者,你就守在外面,我若有何事直接唤你一声便好,也不会有什么不妥之处。你只要守好外面便是,切忌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

    虽然还是不放心,可是未等赵仲庭再说什么,赋雪已经里面关上了门,将他拒之于门外。

    房间内。

    缓缓走到桌边,赋雪优雅的抚裙而坐,拿起桌上水壶倒了杯茶,将茶杯送到嘴边轻抿了一小点,而后开口,“我是北朝的赋雪公主。不是什么什么商人之子。方才多有得罪,还望李大侠莫要见怪。”

    “无妨。此等尊贵身份,若是换作旁人,只怕也会隐瞒起来吧。”李雁伦含笑,“不过在下不明,方才公主不便开口,为何现如今就与在下讲明了身份?公主就不怕在下将你身份一事散布出去,为你招来杀身之祸?”

    赋雪‘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凭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那种人。”

    “看来公主在此之前就认识我。”

    听到他这话突然严肃起来,纠结了片刻,赋雪终于决定和他实话实说,“雁伦,现如今的我虽为北朝公主,却也是柳宸。”

    一听她这么说,李雁伦勃然大怒,“还请公主自重!此等玩笑开不得!”

    “你当真识不得我了?”赋雪叹了口气,缓缓解释道,“前世,我被刘稹十三道金牌召回。可等匆匆赶回,换回了却是被他哄骗着饮下的一杯鸩酒。可他不知那酒名为‘此生休’,竟有饮孟婆汤却不忘前世的功效。许是上天垂怜我,让我此生转世投胎成了那北朝的公主,给了我卷土重来亲手讨回这笔债的机会!”

    至于他李雁伦,便是她昔日的挚友,更曾为她和刘稹笼络了一方武林势力,为他们之后的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所以即便是过了十几载,她仍旧愿意相信他,无条件信任他。

    然而前世今生这种鬼话却岂是能够轻易相信的。

    李雁伦猛地从桌边起身,随身佩剑无尘剑出窍,直指赋雪细嫩的脖子,“说!你假借柳宸之名到底有何目的!你今日前来此处找我到底所为何由!”

    “雁伦,你可曾还记得昔日我同你第一次在这明月楼相见时的场景?可曾还记得曾经的清风阁。”

    其实走在赋雪刚到这江夏城时就同人打听过清风阁这地方,却一无所获。

    等到今日早晨离开客栈时同掌柜打听过后才知,在她前世离世不久后,这清风阁便改名成了明月楼,还做了一番大改动和翻修。可即便日此,这顶楼确认就未曾改变过,还如同十几年前那般,一览望遍整个江夏城的风光。

    听到‘清风阁’这名字,李雁伦微微愣了下,“你看这也就才十五六的模样,怎知十几年前的清风阁一事?我懂了,看来你在此番来前倒是下了不少功夫。为了骗过我,甚至从旁打听了许些曾经的事情!说!你北朝此次派你前来到底要做甚!”

    “朱砂剑本出自你手,同无尘剑一齐打造而成。昔日,你怕我不接受此礼物,就骗我说此剑是你托城中以为铁匠打造的,给我用来做随身携带的武器。”

    “刘稹称帝后的第二日,我因放心不下自己的布局离京披甲上阵,路过峡谷显遭姑墨埋伏,是你带着二十几江湖能人救我于危难之际。否则,我前世或许已经葬身于那峡谷之中,尸体都被山中野兽咬得寻不得了。”

    “为稳固朝纲被迫将爱女送去和亲,和亲当日,我紧紧拽着受我之托前去送亲的你的衣袖,对你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护我女儿周全,让她平平安安的到姑墨。你同我承诺,若我爱女有半分损伤,你用命作陪。”

    “接到一十三金牌被迫离开军营之时,我曾书信与你希望你能接下我布置一半的局,但是我却连你的回信都还未曾收到,就葬身在了我亲自为我自己精心布置的椒房殿之中,而送我女儿去和亲那日,便成了你我之间的最后一面。”

    看着面前一双瞳眸睁得老大不敢相信的盯着自己李雁伦,赋雪叹气,“我已说了这么多世人所不知的事情,你仍旧还是不愿意相信我的身份吗?或者,你可曾记得你我初次在这里相遇之时,我曾问你的那句‘人活着的意义’?”

    “你……你当真是柳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