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聚集点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39字

    见李雁伦终于相信自己了,赋雪叹着气点了点头,“我也知道这事情听着确实不太切合实际,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此等荒谬的经历就真的被我给碰上了。”

    世人皆想过奈何桥、饮孟婆汤而不往前尘,可谁又知她对前尘往事所不能释怀的苦楚。

    一个个噩梦缠绕难以入眠的夜晚,她被对刘稹的恨意所侵蚀着,那种感觉已然让她觉得她活至今日就是为了报仇、为了夺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她并不后悔前世与刘稹一同并肩作战打下那半壁天下,她只后悔她错付了感情将半壁天下拱手于人,最终落得个生之不能的下场。

    若说一切都是他刘稹害的,倒不如说她所付出的信任太多了,收不回来了。

    这一世,他要让他看着她曾经为他打下的一片江山在他面前慢慢消亡,再重新冠上她的名字。

    即便世人都说她狼子野心,她也要将整个天下尽收囊中,以慰前世。

    “若非你说得出那些除你我二人外再无人知晓的事情,只怕我至现在还觉得你是何人派来试探的奸细。”李雁伦叹息,“想你前世戎马一生,徒手打下半壁江山,最后却落得惨死于椒房殿之中的下场。而那忘恩负义的刘稹,却在你去世不到一年,便娶了新妃立了新后,倒是让人寒心。”

    “如此便是寒心?”想想那张熟悉得恨不得亲手撕烂的嘴脸,赋雪冷哼,“当时当日,他一十三道金牌将我传回京,在我亲手布置的椒房殿内哄骗我饮下了鸩酒,那时何止是让人寒心,是死心。”

    还记得当时身体传来撕心裂肺般痛楚的那一刻,她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上,看着身前那张冷漠的脸颊。

    当时她就发誓,若有来生,千山万水、千难万险,即便受尽世间一切苦楚,她也定要找到他,将自己曾经所受的一切十倍百倍还给他。

    这一切都是他欠她的,即使此生容貌有变、身份不同。

    “我就知道。”

    听到赋雪的话,李雁伦眉头紧锁、微微点头。

    当日无论他如何询问刘稹都不肯告诉他柳宸死因之时,他就该想到了;他娶新妃入宫、立新宠为后之时,他就该彻底醒悟了。

    用笑容掩饰心中和眼底满满的恨意,赋雪强行转移话题,“那这么多年来,你都去哪了?想我在北朝皇宫长大的这一十几年里,并未听到什么与你相关的传闻。还记得早年间父皇似乎还有意拉拢你,却寻不得你踪影。”

    “不过一个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糟老头子,有何可拉拢的。”李雁伦自嘲。

    “想你今年三十有几、四十不至,若这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糟老头子,那我这已经经历了两代的女人是什么,半老徐娘还是老婆子?”

    听赋雪一席话出口突然笑了出来,李雁伦心情早已不似方才那般紧绷。

    回想着自己这十几年来的精力,他叹着气诉苦,“从打你去世的消息传出,我终日郁郁寡欢,更是无心军政。在那之后我曾多次向刘稹那厮讨问你的死因,起初他只是支支吾吾,到后来更甚至干脆闭门不见。也是一直到他将新宠立为后位之时,我才渐渐恍然大悟,一切远远没有想象之中那般简单,必定有什么隐情。”

    说到这,李雁伦拿起茶壶,为赋雪空了的茶杯中添了些茶水,“早知刘稹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同你我一起四处讨伐、征战天下、甘苦与共的庶子,而是开始同他人一般刻薄计较、处处算计,我便不再将全部心思放在与朝政、军政之上,反倒只是做些为民为国的基本知识,其他的,便概不过问,任由他如何权当不知、置若罔闻。可不想他却多番找上于我,希望我继续替他做事。”

    赋雪听得一时兴起,“那后来呢?他多次命人寻你,你便继续为他做事了?”

    “非也。”他摇头,“他虽多次命人寻我,可我意已决,不想再插手过问那些尔虞我诈之事,便屡犯回绝。长此以往,刘稹的人来的次数愈来愈少,到最后便也就没了音讯。而我也算终于落得个清净。”

    伸手轻拍李雁伦的肩膀,赋雪叹气,“雁伦,这些年来,倒是真的苦了你了。”

    “相比较起来当年整日奔赴沙场的日子,这点又算得了什么。还记得当年你我并肩作战、驰骋沙场,柳宸和李雁伦这两名字便叫多少分支小族闻风丧胆。只可惜岁月蹉跎,时光飞逝,眨眼间,你我都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你我了。”

    听着李雁伦这些话心中倒是感触甚多,赋雪微微叹气,转头过另一侧敞开着的窗户望向无尽湛蓝的天空。

    时间一晃都已经过去了有十几年了,曾经的南朝也不再是当年的模样,人是物非。

    回想当年那些不顾一些拼争天下的日子,倒还真是比现在逍遥快活,不必被烦事乱耳,心情不好就提剑冲上战场痛痛快快杀一场。

    而今,即便身为地位尊贵的公主,做事情却仍旧需要考虑上一番,想一想后果是否是自己所能承受得了的。

    “我还记得有一次,你、我被一小部队叛军围在了地势险峻的山头。当时天气恶劣、对方人数上又占据明显优势。可你我就顶着暴雨,一把朱砂剑、一把无尘剑,一剑一剑硬是杀出了条血路来。也正是那一战,其他滋事的小族开始有了顾虑,不敢再轻易挑起战争,而刘稹说我们二人是他的福星。现在想来,还真是可笑至极。”

    畅谈往事的同时并没有忘记此行前来的主要目的。

    “雁伦,”赋雪强行打断了他追忆当年的情绪,严肃开口,“听说今日江夏城有次武林聚会,你可此次聚会的详细地点?”

    “武林聚会?怎么,你对此次之事有兴趣?”

    赋雪也不可以避开这个话题,“不瞒你说,我此次之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武林聚会。听闻此次聚会,但凡在武林之中叫得出名字的人物都会到场,也不知是否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