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林家女儿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17字

    “确有此事。”李雁伦点了点头,“此次武林聚会,但凡叫得出名号的江湖人士都会到场,只怕到时的场面也会空前盛大吧。不过这也都是我从旁人口中听闻而来的,也不能确定事情的属实程度。”

    一听他这话,赋雪大喜。

    佯装镇定看着李雁伦,她缓缓开口,“不知这武林聚会的地点可方便透露。”

    “若换做旁人自然不方便透露,但若是你,便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李雁伦倒是对赋雪毫不隐瞒,“此次武林聚会的地点是在城南郊外的江湖客栈。那郊外方圆几十里只有那一家客栈,故甚是好寻。”

    赋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李雁伦继续道,“虽不知你此番前来寻那武林聚会所谓何事,不过若是你有何需要帮忙之处,尽管开口。只要雁伦能帮得上的,即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李兄客气了。”赋雪含笑,“李兄即是与我相识这么多年,就该知道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赴汤蹈火的。李兄大可放心,但凡有需要帮忙之处,赋雪定当不会同你客气,一定第一时间前来找你。”

    她顿了顿,继续开口,“不过,倒是还有一事,望李兄守口如瓶。”

    “前世之事?”

    “果然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李兄的眼睛。”赋雪轻笑,“这前世记忆今生留存之事毕竟太过飘忽,况且我现如今身为这北朝的公主,此等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会引起一场不小的轰动也未可知。”

    “我明白。”李雁伦点了点头,“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断然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这点,你大可放心。”

    听到李雁伦这话,赋雪心中也就算是有底了。

    想起已经在外面守了许久的赵仲庭,赋雪拂了拂衣袖,缓缓起身,“既然现在事情都已经明了了,赋雪今日便也就不在此多留了,以免引人怀疑。只待日后,再前来找李兄你品酒吟诗。”

    “那若是你留在这江夏城的日子我要找你,要去到何处寻你?”

    “城中聚贤货栈。若是无事,我便会留在货栈之中。但倘若何时我出去了,你便到旁边聚财当铺找那的掌柜,将事情好留言的字条交给他便可。那是自己人,但切勿谈及前世一说。有些实在重要的事情,还是当面所好。”

    推开房间门时,赵仲庭还一板一眼的守在门口,半刻不敢擅离。

    见赋雪从里面出来了,他快步上前,“公主。”

    “需要的信息都已经问到了,回货栈吧。”赋雪心情大好,“对了,路过楼下摊贩时记得给我带两份糖油饼回去。”

    赵仲庭点头应声,终于没忍住提出疑惑,“公主此前就与这李雁伦李大侠相视?”

    猛地停下脚步,赋雪一脸严肃回过头看后面跟着的人,“有些时候,找到的太多并非是件好事情。”

    ——

    从打确定卖刀之人就是李雁伦起,谢斐就一直跟着他走去各处,像个钱袋一样为他买单,可是这都已经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却仍旧没有学到半点有用的东西,亦或者说没有学到半点东西。

    然而他却并未因此而产生半点怀疑,反倒觉得拜师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慢慢来,着急不得。

    可就一刻钟前他去酒楼楼下掌柜那买个单的功夫,刚到嘴边的师傅竟然就这么被一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子给打跑了。

    怎么想都觉得是那女子赶走了自己的师傅,谢斐从行前拦住女子去路。

    “你是何人?为何将本公子的师傅赶走!”他满脸怒意,“你可知本公子为了拜师费了多大的财力物力,结果你倒好。本公子同你无冤无仇的,你就这么坏了本公子的好事!你说,本公子到底何时得罪过你!”

    “你那师傅是假的,是个江湖骗子。”女子轻描淡写一句,转身就要走。

    谢斐拦上前,不依不饶,“事情就摆在眼前你还敢狡辩!做错事情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敢诬陷本公子师父是骗子。依本公子来看,你才是个骗子呢!”

    “好心当成驴肝肺。”

    女子没有再继续和他纠缠,也不屑与他纠缠,只冷哼了声,一闪身离开。

    回过身看那神秘女子离开的背影,谢斐气不打一处来,出于本能反应追了出去,却不曾想才一出去酒楼,那神秘女子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双手环胸好一阵气愤,无奈之下,他只得在碰一鼻子灰之后回去货栈找赋雪和赵仲庭两个人。

    可就在路过一小巷子的时候,听到里面呼救的声音,又折返了回去。

    巷子里,一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子正被几个小乞丐团团围住强抢手中的钱袋,因为握着钱袋的手握得太紧,手掌被绑钱袋的绳子勒出好几条红印。

    见状,谢斐皱眉,快步冲了上前去,“你们做什么!几个大男人强抢一个弱女子,你们还要不要点脸!”

    领头的乞丐停下手回身看他,冷哼,“少多管闲事,识相的就快滚!”

    “滚?这动作本公子从打下生以来就没学过,不然你做个示范?”

    他的能力是有限,他是打不过赋雪和赵仲庭,但这并不代表他连几个小乞丐都收拾不了。

    冲上前三下五除二将几个乞丐打跑,谢斐上前,将被逼到墙角的那弱女子扶起,“姑娘,你没事吧?”

    看她这样子也就十五、六的模样,却怎么只身一人在外游逛?

    也难怪那些乞丐盯上她,这种手无缚鸡之力还有钱的弱女子,他们放着不抢难道还去抢像赋雪那种女子家的钱财?

    那他们可真是疯了。

    那女子微微俯身,朝着谢斐道谢,“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不胜感激。姓林名悠然,是北朝丝绸庄林家的女儿,幸得公子相救,无以为报。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原来你是林家的女儿!”谢斐惊讶,“在下谢斐,字成章,是北朝谢家之子。早闻林小姐芳名,今日一见,倒真是人如其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