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重遇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09字

    一听谢斐的自我介绍,林悠然微微欠了下身子,“原来是谢家公子,小女子失礼了。”

    “林小姐不必客气。”谢斐下意识伸手扶起她。

    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相让了半天,多久后,谢斐含笑望向身旁的人儿,“林小姐一个弱女子家怎的一人来此,家里人都不担心吗?像你这种身子较弱长相又惹人怜的姑娘家,万一在路上遇到见色起意的匪徒可如何是好。”

    “多谢公子关心,小女子是同姐姐一齐前来的。姐姐武功高强,自然是保护得了我这弱小的女子。”林悠然笑起来犹如初绽放的小桃花,“只是姐姐有些事情要做,我一人在客栈闲得无聊,便想着出来走走,谁知遇上了方才那等事情……”

    说着,她面露忧色。

    想林悠然一个弱女子出门在外也不容易,谢斐这便动了恻隐之心。

    仔细考量一番,他轻言轻语,就好似怕吓到她一般,“如若林小姐不介意的话,不如在下送小姐回客栈如何?这南朝之地不比北朝,世态炎凉,人心难测。倘若在下离开后小姐再碰上个心怀不轨之徒,岂不是麻烦了。即便那些匪徒只是劫财,突然一下吓到小姐您也是不好的。”

    谢斐这话一出口,林悠然对他的好感度瞬间就上去了。

    故作为难犹豫片刻,她以手绢遮脸点了点头,“那就劳烦谢公子了,谢公子真是好人。”

    跟在林悠然身边不紧不慢走出小巷,说巧不巧,他才刚走上大街,正遇因探到了这武林聚会之地而心情大好的赋雪和赵仲庭。

    谢斐快步上前,“这么巧,竟然在这大街上也能遇到你们。”

    “你?”赋雪挑眉看着面前挡路之人,“你不是跟着你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师傅去学武功了吗?怎么?难不成是被师傅给甩了?倒也是,像你这种本来就没什么天资的人还是安安分分做你的公子哥吧,别总想着学别人做什么江湖梦。武功这种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练成大侠的,尤其你这种识人不清的人。”

    “真不好意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谢斐双手环胸端起架子,“李雁伦大侠都已经答应收本公子为徒了,只是方才不知从哪冒出个小丫头,也不知道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和他说了些什么,等我回来之后,他人就不在了。不过,相信等他处理好手上的事情之后会回来找我的。”

    “说白了就是不告而别了呗。”赋雪还真佩服他这心里辨识能力,“不过倒也是,即便是为了你的钱,他也一定会回来的。”

    有他这么个摇钱树摆在面前,哪个江湖骗子会放着不理去找其他下家?

    就谢斐这样有钱、脑袋又不好使的,现在这年头已经不好找了,既然有个摆在面前的,还是好好珍惜为妙。

    “你!”

    听赋雪如此说,谢斐就不乐意了。

    可谁知才上前一步,就被她旁边赵仲庭提剑挡了住,“你做什么!”

    “仲庭,无妨。”赋雪含笑朝他摆了摆手,“让他过来。”

    反正就算他过来了也是自讨苦吃,不过既然他皮痒痒了,那她这次就好人做到底,再帮他松松筋骨。

    这谢斐也不傻,自然知道自己打不过赋雪,便也就此作罢,“你二人真是无趣。”

    转身注意到已经在后面默默等了自己半天的林悠然,他拍了下自己脑门,招手唤她上前。他这方才见到赋雪一激动,竟然连后面还有个人都给忘了。

    他本来是要送那林家姑娘回客栈的!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北朝有名丝绸庄林家的小姐林悠然,方才我路过巷子见她被几个乞丐强抢,就出手将她救了下来,现在正打算送他回客栈去。林小姐,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因风起和……内个谁。”

    都见到了这么多面,谢斐这才发现,他竟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赵仲庭的名字。

    这就尴尬了。

    赋雪无语开口,“他不叫内个谁,他有名字,叫赵仲庭!”

    不过谢斐这货还真的是记住了因风起这个名字,而且叫的还如此之顺口。他都不好好过一下脑子想想,哪家的姑娘会叫这种名字啊!

    他那脑子要是拿到黑市去买,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下生到现在都从来没用过!

    林悠然款款上前,朝着赋雪和赵仲庭俯身行礼,“见过二位,小女子林悠然,是北朝林家的女儿。此番同行,便打扰二位了。”

    “不打紧。”赋雪随口应付了句。

    这打扰不打扰的和她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也是没打算跟着谢斐那个爱管闲事的家伙一起送她回去,当然不麻烦了。

    缓慢走去货站方向的一路上,赋雪和赵仲庭就慢悠悠跟在后面,谢斐则同那林悠然并排而行,有说有笑。

    “也不知方才悠然是否同谢公子说过,悠然还有个姐姐,名唤林音倾。悠然同姐姐之间关系甚好,几乎整日形影不离的待在一起。”说到这,她脸上浮现出丝丝忧伤,“不过很久之前,悠然还不是现如今这副病恹恹的模样,悠然也同因姑娘一般,性格活络,大方爽朗。这事情,还是要从小的时候说起呢。”

    谢斐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好奇心,“不知林小姐是否方便同在下讲上一讲?”

    林悠然点了点头,“小的时候一次意外,当时周围没有人可以求救,悠然便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救下了处于危险之中的姐姐,却不曾想害苦了自己。自那之后,整个人的身体就越来越差,到最后成了今日这般模样。不过现在想想,悠然还是不觉得后悔当年的事情。”

    听着前边林悠然和谢斐无话不聊,赋雪却只当没听见,继续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往前走。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岂能看不透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

    这女子心思甚多不适合长交,而对于这种做事情之前千万分顾虑的女子,她也不屑有什么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