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惹祸上身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14字

    “想想让我怎么道歉?”听到谢斐这话,林音倾的脾气倒是瞬间就上来了,“你的意思是我道歉了你还不愿意接受?”

    真是笑话!

    要不是看在妹妹林悠然的份上,她会给他道歉?

    就冲他刚刚对她说出来的那些什么‘没人要’‘嫁不出去’‘倒贴’之类的话,她不杀了他都是便宜他了,还指望她能给他道歉?

    现如今还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名家的花花公子哥竟然都已经狂成这样了。

    要是他谢斐日后接下了他们谢家的生意什么的,那肯定没有两天,他们谢家百年的基业就得被他给毁于一旦、永无翻身之日。像他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投胎成人,就算是头胎成猪,她都觉得浪费粮食。

    谢斐双手环胸衣服洋洋得意的样子,“没错。你方才如此莽撞,还差点伤到本公子,本公子岂能如此就放过你?你杀了人之后一句对不起一袋银子就完事了?”

    “你一个大男人在这斤斤计较的有意思吗!穿的人摸狗样的,结果办起事情来像个娘们似的。你这种人真的是让人膈应!”

    “膈应不膈应的是你的事情,现如今情况之下,你还是先向我道歉吧。毕竟,我可是你妹妹的救命恩人,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小心遭到天打雷劈!不过倒是还真不一定,像你脸皮这么厚的人,估计雷都劈不透你吧。”

    趁着这么个大好时机,他要是不好好报一下刚才的仇,等到日后再说,那就叫找茬了。

    像她林音倾这种骄纵蛮横的女子,他今天在这里用这种方法教训他也算是让她长长记性、告诉她不是什么人都能惹的了。

    比如他。

    他记得她刚刚还扬言要割了他的舌头呢,现在怎么了怂了?被妹妹一说突然之间没有话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对林悠然这言听计从的还真的是让人心中有些暗爽。

    毕竟现在的情况之下,林悠然还是比较倾向于他这边的,他当然要好好利用。

    站在一边的赋雪无语,开口插话,“谢斐,你差不多得了,别在那没事找茬。好歹你也是北朝谢家的公子,而音倾姑娘是北朝林家的女儿,说不定你们两家还有生意上的往来呢。不管怎么说,做事情还是要给自己流条后路,小心引火上身。”

    “这件事情明明错不在我,你怎么还向着这母老虎说话啊!”谢斐撇嘴,“好歹咱们也一起走了一路了,也算是有那么点交情了吧,你这样合适吗!”

    赋雪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在说什么。

    他嘴下不留情这毛病还真是改不了,他这是又忘了上次在小巷子里面的时候,她是如何将他打得四处逃窜了。

    不过这样倒是也好,让那林音倾将自己心中的怒气往出发上一发,也省得憋在心中憋出点什么病来。

    果然如同赋雪所料,听到谢斐这话,林音倾真的怒了。

    随手拿起桌子上佩剑,他拔尖就朝着谢斐的方向刺了过去。

    眼见林音倾手提长剑就朝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谢斐慌张,下意识抓过旁边林悠然挡在自己面前做挡箭牌。

    这女人发起疯来可是跟疯狗似的不要命的乱咬人,他从不打女人,也不知道面对疯了似的的她,他能不能打得过。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有林悠然在场最为安全了。

    看到谢斐将林悠然拽到身前,林音倾慌张收住剑停下,鄙夷的望着他,“谢斐,有种出来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你这动不动就拿女人当挡箭牌算什么!”

    “哼,有本事你继续啊!如果是你自己伤到了你自己的亲妹妹,那可就和本公子无关了。”

    “你!”林音倾怒,“谢斐!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本公子自然是男人,但是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好男不和你斗。我谢斐补不跟女人打架,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今天说出花来,我也就是绝对不会跟你打的。不过,你妹妹这细皮嫩肉的,要是被你不小心误伤到、在这白嫩的皮肤上小小划伤一道,只怕会留下疤痕也说不定吧。所以,我还是劝你量力而行,以免出现什么后悔的事情。”

    他站出来和她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除非他是疯了。

    反正,她今天就打算倚靠者这林悠然了,相信但凡她还念着刚刚在巷子里面时候的恩情,就绝对不会对她见死不救的。

    然而,站在一边的赋雪终于看不下去,“谢斐!你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

    他这哪是不跟女斗,在她看来,他根本就是怕输。

    他所谓的不跟女斗,完全就是不跟打不过的女人斗罢了。

    之前和她动手的那次,她怎么没看出来他不和女斗或者是有半分男人该有的谦让性啊!他刚刚说那些根本就是胡扯。

    再说了,如果中事情发生在她身后的赵仲庭身上,相信赵仲庭一定会上前和她打的,只不过他不会用剑,打斗的时候会点到为止,绝对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就对了。

    反正,他这人估计也就这样了。

    “本公子这叫懂得变通!”听到赋雪这话,谢斐就不乐意了,“你以为本公子真的打不过这个母夜叉吗!本公子当然打得过!本公子只是怕这大庭广众之下万一把她给打哭了,其他一干众人说本公子欺负女人、胜之不武。”

    赋雪强憋住笑,挑眉望着他,“既然打得过,那你倒是上啊。”

    “就是。”林音倾点头,仰起头上前,“有本事你就放开我妹妹和我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啊!你要是打赢了我,你说让我怎么道歉我就怎么道歉,绝无半点怨言。但是如果你打输了……那我就把你那张让人厌恶的嘴巴用丝线封起来,让你永远不能再信口开河!怎么样,来打一架啊!”

    从来不曾跟着什么起哄的赵仲庭今日倒是也来了兴趣,挑眉望向他,“这提议确实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