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结怨

    更新时间:2018-11-28 13:16:17本章字数:2003字

    “你们!”

    谢斐倒是被赋雪和赵仲庭的态度气得够呛。

    但是他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赋雪是有点看不起他的,毕竟躲在女人身后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而就这时,林音倾不依不饶开口,“怎么样谢斐谢大少爷?现在后悔的话倒是还来得及。你只要当着这一众南朝百姓面前和我道个歉认个耸,今天的事情也就算了,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不是也说了吗,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小要求对你来说想来也不算什么吧,不过就是张张嘴的事情。”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像谢斐这种仗着自己身份就欺压别人的公子哥了,原本最开始的时候刚从林悠然嘴里听到他是她的救命恩人的时候,她对他虽然不满意,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心存一点感激的,嘴上虽然说着要决斗,但是也不过是为了面子上能过得去一点。

    其实早在从林悠然嘴里听到他救了她的事情的时候,她虽然一口一个打架,但实际上还真没想过让他下不来台,毕竟做人本来就应该知恩图报。

    且不说她现在还说不准那个谢斐是不是能打得过她,就算打不过,她也会故意输给他给他个台阶下的。

    但是之后到现在的这些种种行为,她发自内心的看不起他。

    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最重要的就是有担当。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拉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还病恹恹的弱女子当挡箭牌,这才真的是让天下人所不齿。

    林悠然终于得空插嘴,脸上明显染了几分怒意,“姐姐!你别再闹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不对,怎么能这么和谢公子说话呢!”

    “悠然,你也看到了,不是姐姐不道歉,是那厮不领情!”林音倾说话时候明显底气不足。

    对待别人,也许不管是遇上什么事情她都能理直气壮的,不管自己是对是错,但是面对自己这个曾经舍命救了自己的妹妹,林音倾是真的没脾气。

    她这妹妹是她用来宠着的,不是用来责备或者怎么样的。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因为你最初误会了谢公子。谢公子心情不好向你发发牢骚什么的,你受着也是理所应当的。之前谢公子救了我的事情我本来就欠了他的情,结果现在,你进那还要和人家打架,还为难人家,你这哪里是有想道歉的态度!姐姐,你不是从小就教育我要知恩图报吗,这就是你的报恩吗!”

    “我……”林音倾瞬间泄了气,转过身看向谢斐,微微行礼,“谢公子,音倾方才的语气重了些,还望公子莫要见怪。公子想让音倾如何报这对妹妹的救命之恩但请开口,只要音倾能做到的,毕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事情过去了就过去罢,无需再提起。”

    感觉得到赋雪对自己的看不起,谢斐也不再继续闹了,转身朝着楼上房间的方向走了去。

    他承认他原本的行为里面多多少少也是有那么些是为了引起赋雪的主意,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是用错了方法,又或者说这次的事情是有点闹得太大了。

    看来他还是没能了解赋雪的品性,下次做出什么之前还是应该先做上一番考量再定夺。

    转过身望着谢斐大步上楼的背影,林悠然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总觉得暖暖的。

    想想刚才在巷子里面时候他几脚就打跑了那几个小混混的样子,她心中现在还有些许不曾消失的激动和兴奋。

    虽然他人看上去是有点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的感觉,但是她总觉得那不是真正的他。

    刚刚在巷子里面时候他一脸认真的望着她对他说要送她回客栈时候的那个他,才是真真正正的他,让人觉得温暖的他。

    然而,身为同父同母姐妹的林音倾却不然。

    看着走上楼上的那个背影,她紧咬牙,眉头恨不得皱得连到一起去。

    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虽然外貌上长得人模狗样的,但是真的让人觉得很讨厌、不,应该说是非常令人讨厌。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今天下午出去的时候带上林悠然一起,这样的话就不用认识他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那个站在一边的姑娘倒是不错。

    虽然人是那个叫谢斐的朋友,但是却给她种很亲切的感觉,更加不会因为他们两个人认识就帮着他说什么。

    这种人还是非常给人好感的。

    双手环胸扫视时正好和林音倾四目相对,赋雪尴尬,转过头,带着赵仲庭一起上楼去了。

    不可否认,她确实很喜欢那个林音倾,因为看着她就好像是在看着另外一个自己,但是这眼神对上的那个瞬间,还着呢的是有够尴尬的。

    不过来日方长,若是有缘,她和那林音倾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

    转眼间,太阳便已经落山了。

    不等赋雪和赵仲庭过去找先一步离开房间,谢斐正准备下楼去吃饭,才走出房间,便已经顺着二楼走廊栏杆处看到了在一楼吃饭的林音倾和林悠然两姐妹。

    说起来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不愿意看到谁,就偏偏要和谁碰到一起去。

    抬起头的瞬间无意扫到二楼楼梯口的谢斐,林悠然激动的放下筷子,朝他招手,“谢公子。”

    看出来自己是逃不了了,谢斐尴尬的朝着她笑了笑,走下楼梯去。

    林音倾虽然不语,心中却一阵反感。

    林悠然起身望向谢斐,“谢公子是下来用晚饭的吗?正好我和姐姐我们两个点了一大堆的东西也吃不完,若是谢公子不介意的话,如同我和姐姐一起用餐?”

    本是想拒绝林悠然的好意的,但是一看到她旁边林音倾阴着张脸,谢斐爽快的就答应了,“既然悠然小姐如此盛情相邀,那在下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就是要在林音倾眼前晃,她越是讨厌他,他就越是靠近她。

    他最喜欢看她那副看不惯他但又干不掉他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