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请问你是谁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6:02本章字数:1876字

    “我已成功破/处!”

    大小姐秦桑若往朋友圈发了这么一条状态,下面的配图是洁白柔软大床上,大床上躺着一个侧着身的男人。

    权限设置成仅给一个人看。

    上午九点多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帘照进来,洒在床上男人的身上。

    男人背部挺括硬朗的线条变得柔和,肌肤更显白皙。

    秦桑若拿着手机等了几秒,没有评论,亦没有电话,嘴角下拉,眼神沉了沉,宿醉后的头更疼了。

    她失望的扔了手机,裹着浴袍进了浴室,没一会儿,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叮铃铃……陆焱瀛被一阵单调的手机铃声震醒。

    他翻了一个身,惯性的去枕头底下掏手机,掏了半天没掏着,半睁了一下眼,看见一个红色手机壳的手机在配合铃声不停的震动,他想也不想,直接拿过来接了。

    “喂!”

    昨晚他很晚才睡,困得睁不开眼,声音里带着不耐烦的起床气。

    “你是谁?”电话里人的声音闷闷的。

    “你是谁?”陆焱瀛反问道。

    他刚醒,声音哑哑的,几分慵懒,几分磁性。

    电话那边的人沉默了几秒:“让秦桑若接电话,我有急事找她!”

    “秦桑若是谁?”陆焱瀛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样子迷瞪瞪的。

    浴室的门咣一下被拉开,秦桑若裹着浴巾,披着湿哒哒的头发,光着脚快速走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夺了陆焱瀛手里的手机。

    看了一眼上面的通话号码,直接挂断。

    “谁让你接我电话的?!”秦桑若气的大吼。

    陆焱瀛被吼的渐渐清醒,思维也开始变得敏捷。

    他光着上半身靠在床头,审视了秦桑若几秒,淡漠的勾了一下唇角:“我这边还没结束你就跟其他男人联系,是不是缺少些职业道德?”

    “什么职业道德,我是你的客人,要说职业道德也该你是你的职业道德……你就是这样跟客人说话的?!”

    秦桑若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瞪了床上的男人一眼,疾步进了浴室。

    别看她表面理直气壮镇定的不得了,其实心里紧张的要死,这是她第一次出来找男公关,趁着酒劲儿还能放飞一下自我,现在酒醒了,羞窘的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没两分钟,她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拿了一条毛巾坐在椅子上擦头发。

    陆焱瀛观察了她一会儿,从床头拿起一根香烟,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吸了一口,笑了。

    “诶,妹妹,你是不是弄错了?”

    秦桑若停下擦头的动作抬头奇怪的看他。

    “我们两个……谁是客人?”

    秦桑若蹙起眉头,这男人是不是酒喝多了还没醒来,怎么连自己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了?

    “废话。当然我是客人!你是男公关,俗称牛郎,叫……叫……”

    秦桑若咬了一下嘴唇,昨晚她醉的太厉害了,忘了问男人名字,也许问了,她没记住。

    陆焱瀛又笑,活了二十七年,他竟然有被人当做牛郎的一天,以他的智商,把昨晚事情串起来一想就搞清楚了来龙去脉,无非是她把他当牛郎,他把她当成了小姐。

    一场误会,成就了一夜的男欢女爱。

    昨晚这个女人拦住从洗手间出来的陆焱瀛,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勾着他的脖子,醉眼迷离地说:“帅哥,我想做你生意,你做还是不做?”

    陆焱瀛一般很少沾染这种场所的女人,他有洁癖,嫌这里的女人不干净。

    但眼前这个,棕色的波浪卷发,有些婴儿肥的脸庞,眼睛很大,瞳仁很黑,鼻子小巧微翘,尤其是她靠在他怀里的身体,柔软,滑腻,飘着芳香,小腹一热,思维失去判断,手掌握上她的细腰,微微一笑:“好啊!”

    “你笑什么?”秦桑若擦好了头发,蹙眉问道。

    陆焱瀛摇了摇手,眼中仍是藏不住的笑意:“没什么,你高兴就好!”

    秦桑若的眉头蹙的更深了一点,什么叫她高兴就好?

    这男人长的挺帅,身材也不错,就是脑子有点不正常。

    秦桑若急着回去,就没再深究床上的男人为什么一直笑,走到床头,拿过来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张支票放到床头,深吸一口气:“昨天辛苦你了,拿这些钱买点好吃的补补吧!”

    陆焱瀛伸手拿过来那张支票,勾了一下唇角,这女人年纪轻轻,出手还挺阔绰,五十万,他一夜还挺值钱!

    秦桑若收拾好自己,刚想走,陆焱瀛掀开被子只穿了一条内裤从床上下来,把支票塞进她衣服的口袋里:“我今天心情好,对你免费!”

    秦桑若蹙眉看着他:“这样不好吧,昨晚……”

    昨晚你使了那么大力气,出了一头的汗,来回颠倒处处迁就她这个新手,不要报酬岂不是很亏?

    “不行,你做这一行也不容易……”

    秦桑若欲要去口袋里掏那张支票,陆焱瀛按住她的手,斜勾了一下唇角:“我对漂亮女人免费!”

    昨晚趁着酒精的刺激,秦桑若对着男公关又拉又抱,放浪形骸,胆大包天。现在只是被男人按了一下手,她就惊吓的像是被什么昆虫咬了一口,急忙缩回了手,脸也火烧似的红了起来。

    手机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她咬了一下嘴唇,没再推让,低着头打开套房的门,匆匆离去。

    看着她逃也似离开的背影,陆焱瀛轻扯了一下唇角,摇摇头,转身回来。

    本想上床再补一会儿觉,掀开被子蓦地发现洁白的床单上有点点的血迹,他蹙了一下眉,抬头望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眼神变得有些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