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不该说的不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6:03本章字数:1309字

    陆焱瀛前女友的婚礼在本市最负盛名的凯越酒店举行,他跟秦桑若到的时候,外面停车场上停满了各种豪车,广场上拉了彩旗与气球,由无数极品玫瑰组成是拱形花门立在酒店门口,宾客们在拱形花门里来回穿梭,气氛浪漫而热烈。

    不愧是上商业巨子的婚礼,其豪华程度不是一般人所能匹及,来参加婚礼的人也非富即贵,财富跟地位可见一斑。

    正所谓衣香鬓影,满室奢华。

    陆焱瀛随便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秦桑若转了一圈,没什么有趣的玩意,走过来故意挖苦他:“新娘子现在应该在后台,你不过去找她叙叙旧?”

    陆焱瀛端着一杯红酒朝她看过来:“我来之前怎么交代你的……”

    “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

    “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

    秦桑若跟他异口同声道,随后朝他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

    若不是忌惮父亲的吵骂,她才不来凑这个热闹,不仅要陪这个烦人精,还要陪这个烦人精演戏,无聊死了。

    秦桑若没意思,便拿桌上的糖果来吃,刚打开一个糖果的包装,陆焱瀛转头看过来:“说好的减肥呢?”

    秦桑若:“关你什么事?”

    默默的把糖果重新包装好,趁陆焱瀛不注意,偷偷的把糖果放进果盘里、。

    差不多等了半个多小时,秦桑若的耐心快被磨完的时候,一阵浪漫的音乐响起,周围的灯光黯淡下来,一束光亮照在红毯上,穿着白纱的新娘子挽着她父亲出现在红毯的一头。

    新郎在红毯的另一头。

    不得不说陆焱瀛的眼光真不错,新娘子长漂亮,气质端庄,一看就是那种有学识有能力的女人。

    她的漂亮不是精致的妆容,奢华的婚纱装扮出来的,而是从内由外的散发,华贵,大气,干净利落。

    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她的眼神看起来有些空泛,笑容也有些勉强。

    新郎官长相普普通通,个子也不太高,若不是家庭背景的光环,放在大街上,就是路人甲一枚。

    她朝陆焱瀛的身边歪了歪头,小声的问:“新娘子叫什么,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从新娘子出场,陆焱瀛的脸色就不大好,眼神阴沉,薄唇紧抿,好像谁欠了他二百块钱似的。

    “颜艺。”

    秦桑若恍然的点点头,嗫嚅着:“原来是颜家的人,怪不得……”

    “你认识?”陆焱瀛问。

    秦桑若摇摇头:“不认识。但听我父亲说起过,颜氏集团是家族企业,一家子不仅颜值高而且特别有能力,下面的子女没有不出色的。两个月前,还有人撮合我跟颜家的二公子颜沛,不过被我父亲拒绝了。”

    陆焱瀛转头看向她:“为什么?”

    “颜沛是私生子。”

    陆焱瀛冷勾了一下唇角:“你父亲考虑的可真多!”

    秦桑若瞪他一眼:“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孩儿,我父亲多为我考虑一些就怎么了?”

    陆焱瀛撇撇嘴没再说话,神情带了几分鄙夷。

    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在若大的宴会厅响着,在父亲的陪伴下,新娘子走到了新郎的面前,新郎把新娘的面纱掀开,老父亲眼泛泪光的把新娘子的手交到新郎的手里,两个男人庄重而肃穆的完成某种交接仪式。

    新娘挽住新郎的胳膊继续向前走。

    新郎新娘交换完戒指,在一阵兴高采烈的欢呼声中,新郎捧起新娘的脸接吻,秦桑若看好戏的朝陆焱瀛偷瞄过去,只见他神情淡淡,薄唇轻抿,虽然很冷漠,但也没觉得他很在意。

    在婚礼马上要结束的时候,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女人突然闯进会场,二话不说,脱下脚上的高跟鞋朝新郎砸了过去。

    “季冶你个王八蛋,上个星期还跟老娘躺一个被窝,这个星期就结婚,你的良心被狗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