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穿到冠军歌手身上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2:33本章字数:3081字

    “妈妈,好多血,快起来!呜……妈妈,不要睡!拉拉害怕……”

    夏爽的身子软弱无力,脑子昏昏沉沉,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耳边却有一个稚嫩的声音,不停歇的闹,吵得她无法入睡。

    努力撑开沉甸甸的眼皮,眼前一片朦胧。

    “妈妈,不可以睡着!呜……拉拉给爸爸打电话了……很快就会来的!”小孩边哭边说。

    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使劲按压着搭在夏爽手腕上的那块毛巾。

    毛巾早已被鲜血浸透,却还在不停往外渗血。

    一股疼痛感从伤口处传来,夏爽忍不住轻哼一声,随之,脑子也清明了些许。

    “妈妈!”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两行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顺着脸庞滚落。

    “妈妈?”夏爽觉得好生奇怪“是在……叫我么?”

    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的女生,怎么可能有孩子?

    不过,这是谁家的孩子呀,长得真心好看!

    长得好像国际著名童星安吉娜,连哭起来都好可爱的呢!

    夏爽如是想道。

    身子太过虚弱,没办法再多看多想,沉重无比的眼皮又紧紧合上。

    “小爽!——拉拉!——”

    一个男人的声音由远而近。

    从那破音的叫声中可以听出,这个男人此刻焦急万分,心急如焚。

    “爸爸!”小孩大哭回应,“呜……妈妈流了好多好多血,快救她!”

    男人似一股强劲的龙卷风,瞬间刮进房间来。

    他叫罗格,是小女孩罗拉的爸爸。

    当罗格看清眼前触目惊心的一幕时,身子一软,差点晕过去。

    床单上、毛巾上染满了她的血,地板上也有。

    失血过多的她,脸和唇,白得跟纸一样。

    罗格来不及多想,冲到床边一把将夏爽抱在怀里,立马送她去医院。

    一边脚步不停的狂奔,一边咬牙切齿的在夏爽耳朵边嚎叫。

    “秋爽!必须给我听清楚了,我不准你死!”

    “老婆!我们的战斗还没完,绝对不可以死!”

    “秋爽!给我挺住……”

    夏爽被他吵醒,眼睛撑开一条缝,只看到这个霸道男人的侧脸。

    健康的小麦肤色,浓眉入鬓,双目深邃,鼻梁高挺,薄薄的唇……

    几近完美!

    满分为100分,他可以得95分以上。

    夏爽心里回应他道:“美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老婆秋爽。我叫夏爽,夏天的夏!虽然我的身体很不好,但我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一点都不想死。”

    然后,意识逐渐模糊,眼前变成漆黑一片。

    等她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医院了。

    “小爽,你醒啦?”罗格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包裹着她的,因欣喜而激动颤抖,“谢天谢地,你终于醒过来了。”

    夏爽认得他,就是那个梦里叫她秋爽、老婆的95分男人。

    “很痛是不是?”

    罗格的眼睛里盛满了深情。

    夏爽的眼睛无法移开,宛若被蛊惑了一般,以微妙而紧张的心情凝视着他。

    “既然知道痛,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傻事来?”

    罗格这句责备的话,却让夏爽听出了“爱之深,责之切”的意味。

    而这,只有在家人的身上才能感受到。

    她的家人早已离她远去,不可能再说出这样的话了。

    夏爽赶紧把眼睛重新闭上。

    这不是真的!

    她肯定还在做梦!

    既然是梦,那就不要那么快醒来,再做一下下吧。

    “小爽,你怎么了?”罗格疑惑又伤心,“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没有反应。

    “你等一下,我去叫医生来。”

    罗格赶紧跑去叫医生。

    夏爽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罗格跑出门的背影。

    目测他的身高一米八以上,手长腿长,身材比例极好,堪比超级男模。

    刚刚美男握过她的手哦,好像留有余温呢!

    夏爽想抬起手来看一看,手腕上的伤口被扯到,“嘶……”痛得直拧眉。

    天啊!

    不是在做梦!

    做梦不会感觉到痛的呀!

    既然不是梦,那我现在哪里呀?

    夏爽这才想起察看自己所在位置。

    是病房没错!

    但是,不是她原来住的那间病房!

    这是一间三十多平米大的单人病房,设施设备看起来还蛮高档的。比起她曾经住过的病房高档很多倍。

    夏爽今年20岁,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惜老天爷忌妒他们一家太幸福,一场车祸把她的父母送去天国,给她留下一笔遗产。

    这还不够,父母刚走没多久,她却患上了绝症——白血病,在医院里苦苦煎熬了整整三年。

    尽管没有了亲人的陪伴,也没有一具健康的身体,她依旧珍惜能呼吸的每一天,用最动情的歌声鼓励自己加油,最甜美的微笑面对一切困难。

    “我怎么会在这里?”夏爽一脸茫然,“手腕怎么会有伤口?我不可以受伤流血的呀!”

    她记得自己在医院做化疗,很难受,吐了。

    然后,护士扶她到床上休息。

    再然后……

    就在这里了。

    “快看看她,刚才分明醒过来了……”罗格唤来医生。

    只见夏爽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呈暴突状瞪大。

    “小爽!你怎么了?”罗格扑到床前,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你别吓我呀!”

    医生上前把他推开,用小手电筒测试她的视觉反应。

    “唔!~”夏爽被强光刺激到,不由自主的扭头。

    “秋爽,看得见我吗?”医生伸出两根手指在她眼前晃动,“这是几?秋爽,听到请回答!”

    “二!”夏爽小声回应。

    医生又伸出三根手指在夏爽眼前晃,问:“秋爽,这是几?”

    “三!”夏爽答,并虚弱无力的纠正他,“医生,我叫夏爽,不是秋爽!”

    “数字答对,名字怎么会错呢?”医生疑惑。

    虽然医生不怎么看娱乐报道,却还是知道秋爽这个名字。

    秋爽是一名优秀的歌手,几前年通过音乐选秀出道而出名,是当年的选秀冠军。

    可,就在她的演唱事业呈上升趋势之时,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淡出歌坛,近两年更是显少见到有她的报道。

    却没想到集貌美和才华于一身的秋爽,居然会割腕自杀。

    医生暗叹了一下,看着罗格问道:“家属。秋爽是艺名?夏爽才是她的本名?”

    “不,秋爽没有艺名,就一个名字。秋天的秋,凉爽的爽。”罗格非常肯定的回道。

    “不对。”夏爽插言纠正道:“医生,我没有家属。我叫夏爽,夏天的夏,爽快的爽。”

    医生疑惑的眼神望着罗格,“这是……”

    罗格的一颗心猛然揪紧。

    猛然扑到床前,一双手捧着夏爽的脸,逼着她与自己四眸相对,低哑的嗓音问:“小爽,看着我,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名字什么时候变成了夏爽?”

    夏爽盯着男人那张放大好几倍的俊脸,不禁有些发痴。

    虽然脸色有些憔悴,却并不影响他的帅颜。

    正脸比侧脸更好看哦,可以打98分。特别是那双深邃的眼睛,拥有摄人魂魄的功力。夏爽只觉得自己陷进去了,深深的陷进去了……

    顿时,一颗小心脏“噗通,噗通……”强而有力的跳动起来。

    “说话!”

    罗格冲问夏爽大吼一声。

    真的是吼!

    可见他的脾气有多坏。

    夏爽被他吼得差点魂飞魄散,心里不免吐槽几句。

    人家分明是病人呢!能不能有点绅士分度,把声音分贝降底一点点?

    吐槽归吐槽,夏爽还是轻轻把罗格的双手,从自己脸上挪开,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先生,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夏爽这个名字整整倍伴我二十年了。”

    “你说什么?不认识我……”罗格被气得吐血三升。

    两人的娃都三岁半了,她居然说不认识他?

    真这么恨他,恨不得马上与他撇清关系?

    连她自己的姓都想改掉!

    等等……

    她的眼神有异样!

    难道是……

    罗格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脸色突变,“医生,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远一些,背对着病床低声交谈。

    “医生,秋爽突然变成这样,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罗格了解秋爽。

    她最怕痛了,一根小刺扎到手指都会哭上小半天。

    如果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不可能选择割腕的方式自杀。

    再加上前段时间秋爽跟他闹别扭,说过一些摸不着头脑的话,让他免不了会有如此怀疑。

    “你说的有道理。像她这样的患者,醒来过后思维发生错乱的例子,我曾经在医学报道上见过。建议你去给她找心理医生,给她做心理疏导。”

    听完医生的话,罗格怔住了。

    思维错乱!

    心理疏导!

    看来秋爽病得不轻啊。

    罗格和医生谈完话,向夏爽这边走来。

    “小爽,想不想拉拉?”

    她不认他,应该是怒气未消的原因。

    他们的女儿罗拉,她肯定会认的。

    “拉拉……”夏爽一脸茫然。

    电影《杜拉拉升职记》倒是有看过,蛮励志,蛮搞笑的。

    还知道“拉拉”是女同的意思,但她绝对不是女同!她喜欢男人,又帅又有气质的那种。

    “你不会把拉拉也忘记了吧?”罗格眉头拧紧,双拳紧握。

    夏爽眨巴着那双纯澈的眼睛,“拉拉是什么呀?”

    罗格平地一个趔趄,差点一头磕在床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