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我不赞同你们的看法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1:38本章字数:3266字

    “你只要知道这是我的学生就好了,没必要问这么多。”就在冯子强想要回答纪士海问话的时候,陆天明这时候忽然在旁边拦住了冯子强的话,回头又对冯子强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你先归队吧。”

    陆天明不怕别人给他小鞋穿,但是他担心自己真的因此离开了兴华中学,依照纪士海睚眦必报的性格,日后说不定会给冯子强小鞋穿。

    如果事情真的演变成了那样,陆天明宁愿自己不来这里当什么狗屁老师。

    “纪主任,我可以证明,证明陆老师是被迫的,是曹方跟马温两人欠打。”有了冯子强主动站出来,另外一名高个男生也主动出声喊道。

    “纪主任,我们都可以为陆老师证明,他是被迫的,学校不应该对陆老师有任何的处罚。”

    “对,我们都可以证明,这样对陆老师太不公平。”

    ……

    高三二班的大部分学生们,纷纷对着学校最严厉的教导主任纪士海提出了抗议。

    这帮学生之所以敢这么做,不是说他们对陆天明有多么深厚的感情。这只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就算感情再深也不会深到哪里去。

    这些学生之所以敢这么做,只是单纯地对陆天明感兴趣,他们认为这个男人身上有很多神秘的东西,他们还不想陆天明就这么离开学校。换句话说就是,他们把陆天明当作了一名神秘男子,在没有搞清楚这个神秘男的所有秘密之前,他们还舍不得这个神秘男离开,原因如此简单而已。

    可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在纪士海眼中就不同了。

    自从纪士海跟陆天明发生了矛盾,纪士海就一直让人紧盯着陆天明的一举一动,听说陆天明第一次上课就殴打学生,纪士海虽然询问了详细的经过,知道这件事不能完全怪罪陆天明,可这里面也大有文章可做。

    纪士海之所以这么快跑到操场上来,他就是要抓个‘人赃俱获’,好让陆天明无话可说,再加上其他学生的证供,就算陆天明有秦善任在暗中帮忙照顾,在全校师生面前,秦善任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但是,纪士海万万没有想到,这帮学生居然会帮着他们刚刚认识的陆天明说话。难道这个家伙真有这么大的魅力吗?被打的可是这些学生朝夕相处的同学,难道这些学生就不念及一下同窗之情吗?

    “好……我算是领教了,有你的,等着瞧,这笔帐我跟你没完……。”纪士海气得咬牙切齿,小声地对着陆天明威胁道。

    陆天明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

    “你们几个,把他们两个给抬到校医务室里面去,一定要让校医尽快鉴定出他们身上的伤情,回头给我一份伤情鉴定报告。”纪士海说完,甩着胳膊扬长而去。

    被纪士海点名的几名同学,满脸怨气地把曹方马温两人扶起来,一步一挪地向着校医务室走去。

    此刻,下课铃声早已响了半天了,在纪士海没走之前,很多其他年级的学生全都向这里张望,他们还不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有纪士海在,他们只是好奇却不敢随意过来。

    现在纪士海离开了,他们这才跑过来,不少人都向着高三二班的学姐学长打听这里的八卦。

    “啧啧啧……。”秦雪并没有立刻离开操场,而是来到了陆天明的面前,嘴里发出一阵阵砸吧嘴巴的声音,说道:“刚刚来到学校几天的功夫,我还真不知道你居然得罪了这么多人,我现在都替你为难呀,这件事该怎么收场呢?”

    “该怎么收场就怎么收场,小丫头片子,还不快点回到教师准备下节课的课本,你不用担心我的前途,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的学习成绩吧!”陆天明轻轻拍了秦雪的脑袋一下,这才离开操场。

    “哼,死鸭子嘴硬。”看着陆天明渐渐走远,秦雪赌气似地撅嘴说道。

    随着上课铃声打响,高三二班的学生们早早地准备了数学课本,等待着他们的数学老师过来。可更多的学生却在担心着他们新来的体育老师。

    “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罚陆老师?”这是大部分二班学生此刻的心思。

    把曹方跟马温送到医务室的那几名学生也早就回来了,他们全都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因为他们在把曹方跟马温送到校医务室的时候,校医好像得了未卜先知一般,早早地在外面迎候着他们,并且很草率地给曹方马温‘验了一下伤’,还故意在病历上写了如‘粉碎性骨折’之类很严重的伤情。

    “这一定是教导主任的阴谋,他们是想着法要逼陆老师走。”在回教室的路上,一名男生气呼呼地说道。

    其他几名男生也都是同样的想法,他们虽然也喜欢这位新来的陆天明老师,可他们更加害怕教导主任。

    尽管几人全都气不平,可回到班级之后,谁都没有主动提这件事。

    上课铃打响半天之后,历史老师没有进来,反而来了一名其他年级的学生。

    “今天的数学课延后了,你们的数学老师让我来通知你们,现在是自习课时间,你们不用再等数学老师了。”

    那名学生说完之后,没有在教室里面停留,跑到了隔壁班,说了几乎是同样的话。只不过隔壁班要上的是地理课。

    “奇怪了,好好的,老师们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难道他们都在开会?”汪真真看了看对面教学楼的教室,里面也是乱哄哄的样子,跟他们一样,同样也是没有老师在场,汪真真趴在桌子上,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无精打采地自言自语道。

    其他学生听说数学课改上自习课,说话的声音顿时大了几分贝,更多的学生吃得吃,笑得笑,闹得闹。

    秦雪则是很安静坐在座位上,将脑袋埋在课桌上,拿画笔在一张白纸上认真地画着什么。

    二三百人,将兴华中学最大的会议室围得水泄不通,这是整个兴华中学的在校教师。他们很多人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莫名地喊来了大会议室开会。

    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跟他们各自所带的班级学生一样,老师们在会议室里面也全都各自八卦地议论着让他们来开会的原因。

    学校每周都会开一些大大小小的会议,但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大的会议,全校老师差不多都到齐了,里面还包括了一些不够资格参会的教师,甚至连一些临时工老师都参与进来了。

    更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次会议居然还有学校三位校董里面的两位,这可是鲜少发生的情况,足可见学校对这次会议的重视程度。

    啪……

    不知谁在椭圆形的会议桌上拍了一巴掌,原本乱哄哄的场面,忽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全都屏住呼吸,看向了声音来源处,不明所以地看着会议桌上的那些人。

    能够围在会议桌上开会的人,除了学校里面的一些高级领导,就是各个年纪的主任,如果会议桌还有空位的话,那就是一些总成绩好的班级的班主任,这其中就包括白敬争跟夏无双等少数几名班级主任。

    其他大部分老师们,全都围在了会议桌周围落座,最外围的一些老师,甚至都没有坐的地方,只能站着听。

    “真是太不像话了,这样的人怎么能够进入到咱们教师队伍里面来呢,难怪这些年新闻媒体界经常曝光一些不道德的教师,我当时还以为那是媒体界对咱们这个行业的偏见,现在看来,咱们这个行业里面还真有这种畜生不如的老师。”

    白敬争深吸了几口气,尽量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激动,这才站起身来,伸出双手在虚空中按了按,说道:“各位同事们,老师们,大家静一静,我来说说喊你们过来的原因,是非对错咱们大家一起来判断。”

    看了一眼纪士海,白敬争这才把陆天明殴打学生的经过说了一遍。他着重讲了陆天明是怎么处罚并且殴打学生的,却故意淡化了事情的起因,更加没有说那两名学生去翘课喝酒,还当堂骂了陆天明。

    “身为老师,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这简直是在败坏咱们学校的名誉,更是对咱们这个行业的整体抹黑呀,这类老师,就应该逐出教师队伍。”听完白敬争的话,一名年长的老师捶了捶会议桌,气愤道。

    “对,这种败类老师,咱们学校坚决不能留下,非但咱们学校不能要,我们还要通知全市的各个学校,直接把他列入黑名单,彻底把他逐出教师的队伍。”另外一名中年女老师咬牙切齿地附和道。

    “这说的是谁呀?咱们学校怎么还有这种老师,别说是殴打学生了,就是普通的体罚,我也不敢呀,现在的学生可都横着呢,你要是打了他,学生家长分分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看来他们说的那位老师还是年轻呀……。”人群最外围,一名三十多岁的男老师,小声地跟身边的女老师抱怨道。

    如同有人带节奏一般,一时间,其他老师也纷纷出声讨伐陆天明,表示赞同将陆天明给逐出教师队伍。

    坐在校董身边的秦善任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双眼微闭,更加让人琢磨不出他此刻的想法。

    “我不同意你们的看法。”就在所有人同仇敌忾、一起讨伐陆天明的时候,一个坚毅的女子声音很是突兀地响起。

    可能这个声音太过突然,再加上说话的女人忽然站起的身形,整个会议室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转向了在他们眼中,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夏无双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