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你的办公室怎么没有花?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1:38本章字数:3306字

    陆天明独自一人坐在一个私人的小办公室里面,他原本也想参加那场会议的,但当陆天明进入大型会议室的时候,却被人给拦了下来,还被人带到了这间私人办公室里面,说是让他在这里等待消息。

    笑话,关于自己去留的问题,他们就算不征求自己的意见,最起码也要给自己一个说明事情原委的机会吧。可他们就这样把自己给阻拦在了外面,一切决定权都由他们说了算,这或许就是一些体制的可笑之处吧!

    陆天明此时唯有苦笑一声,看来是有人专门针对自己了,纪士海虽然是学校教导处主任,但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毕竟还有秦善任在后面给自己撑腰呢。应该是纪士海后面的人也注意到了自己,秦善任也拿这个人没有办法。

    在私人办公室待着无聊的时候, 陆天明便观察起这间办公室的布局跟环境。

    干净,整洁,素雅……是这间办公室给人的第一印象。

    不算太大的办公室里面,除了一些应该有的桌椅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其他的物品,甚至就连办公桌上,除了一个办公电脑跟一摞还没用的办公用纸之外,没有丝毫多余的杂纸,甚至都不见任何批改过的作业本……

    “不应该呀,这里的办公室都是给老师用的,这个屋子里面怎么连写过字的纸都没有呢?莫非在这里办公的老师跟我一样,也是个教体育的?”陆天明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椅上,心里暗暗地思忖着。

    与此同时,在兴华中学的大型会议室里面,因为夏无双的突然发声,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二三百人的视线几乎是同时看向了夏无双。

    一向给外人沉默寡言,冰冷孤傲的冷美人,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主动发声,最让人大跌眼睛的是,她出声是为了替人求情。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里都变得五味杂陈。

    “哼……。”纪士海轻轻冷哼一声,斜眼看了一下夏无双,却没有立刻出声。

    秦善任依旧是微眯着双眼,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展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如同看戏一般,把自己完全给置身事外,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声。

    “夏老师,你一向都没有在这种场合下主动发过言,没想到今天居然会破例了,而且让你破例的,居然是一位新来的年轻男老师……呵呵……。”白敬争早就看不惯夏无双了,他也没想到夏无双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发言,当下便冷嘲热讽起来。

    “我没有替人说过话,但我一向喜欢公平、公正,你们既然是在开会决定一个人的去留问题,却把当事人给拒之门外,难道这不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吗?”夏无双面无表情,声音不卑不亢地说道。

    “你……胡搅蛮缠,这种证据确凿的事情,我们用不着询问当事人的意见。更何况,就算他有天大的委屈,私自殴打学生总是不对的,光是这一条学校就有足够的理由辞退他了。”白敬争立刻反驳道。

    “被打的那两位学生是我班级里面的学生,他们的情况我很了解,下午在操场上发生的事情,我也仔细询问过我班级里面的其他学生,如果让我站在公平客观的角度来说。”夏无双看了一眼白敬争,视线再次转向虚空,不去看任何一个人,而是看向了窗外的天空,一字一顿道:“我给出的判断是,那两名学生该打。”

    “哗。”

    一时间,原本肃静的会议室里面,因为夏无双的这一句话变得喧嚣起来。

    当着这么多老师的面,特别是当着全校所有领导人,甚至是校董的面,就这么chi luo luo地说自己的学生欠打……,这简直就是挖坑自己往里跳!

    很多老师默默地赞许了夏无双的说法,因为这也是他们共同的看法,只不过这种事情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说出来,更加不能做出来。而夏无双就这么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这不得不让他们感到佩服。

    可是更多的人却替夏无双暗暗捏了一把汗,这简直就是身为老师的大忌,别人唯恐避之不谈,她说得这么明白,非得被人给抓住小辫子不可。

    “荒谬,简直是荒谬,身为老师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这要是被你的学生看到了,不知道要多伤他们的心呢!”白敬争忽然转头看向校董和两位正副校长的位置,朗声说道:“吴校董,两位校长,各位老师,你们可全都听到了,夏老师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可见她平时是怎么教导学生的,更加可见她结交的都是一些什么人,要我看,非但那个姓陆的不能留,就是夏老师也……。”

    “哈哈……。”秦善任忽然打断了白敬争的话,哈哈笑了几声,摆了摆手,这才睁大双眼,看了一圈众人,说道:“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大家要是讨论,就在这件事的范围内就好了,何必牵扯到其他的问题上呢。”

    “另外我多说一句,夏老师刚才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大家都是身为老师的,面对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你们除非不管,要管的话,唯一的办法难道不是打一顿吗?当然了,要打也要有轻有重,适可而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们可要有分寸,不要弄得没有教育了学生,反而被自己的学生给打了。”

    秦善任的一席话,弄得所有老师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会议室里面的气氛,瞬间也变得融洽很多。

    “老狐狸。”纪士海低声骂了一句,低头喝了一口茶,这才主动站起来,说道:“大家静一静,既然大家都把话给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咱们就明人不做暗事,把被殴打的学生给喊过来,另外也把打人的老师给叫过来,让他们当面对质怎么样?我们身为学校的老师,自然也要给学生们做个表率,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老师,但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老师。”

    “好,我赞同纪主任的看法。”副校长张军忽然出声说道。

    “既然大家都赞同这么做了,那就把他们都喊进来当面对质吧!”秦善任笑呵呵地说道。

    当下,白敬争安排了一名年轻男老师去叫曹方跟马温,他还想让另外一名男老师去把陆天明也给叫过来,想了一下,他却把目光放在了夏无双的身上。

    “呵呵,夏老师,我知道你跟新来的陆老师关系匪浅,因此我让人把他给带到了你的办公室里面去了,现在需要人去你的办公室叫他过来,但是我又知道你一向爱干净,不喜欢别人随意进入你的办公室,你看……。”白敬争一脸欠揍的表情,笑嘻嘻地看着夏无双。

    夏无双还没有听完白敬争的话,便走出了大会议室。

    白敬争干张着嘴巴,看着夏无双走出了会议室,脸上的肌肉也跟着跳动了几下,回头看了眼纪士海,纪士海摇头苦笑了一下。

    安排陆天明进入夏无双的办公室,是纪士海的主意,他多少了解点夏无双的脾气跟习惯。夏无双如同天山上的雪莲,不能碰到丝毫的尘埃,夏无双自己也十分在意自己的私人空间。正因为了解这些,纪士海才故意这么做,企图让夏无双跟陆天明之间产生隔阂,从而离间两人。

    只不过现在看来,这一条计划是失败了。

    当夏无双推开自己办公室门,看到的第一眼,便是陆天明仰躺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仰面朝头地在呼呼大睡。

    最让人感到气愤的是,陆天明在睡觉的同时,居然脱掉了鞋,那双臭脚还摆在了办公桌上。

    夏无双的眉头轻轻皱了皱,转身打开了办公室内所有能够打开的窗户,这才走到办公桌前,踢了踢办公桌。

    “起来,跟我走。”看到陆天明缓慢地睁开了双眼,夏无双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陆天明正在做着‘春’梦,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呢,但是看到夏无双之后,还是听话地站起身,跟在了夏无双的身后。

    “那个办公室是不是你的?”在去会议室的路上,陆天明追在夏无双的屁股后面,好奇地问道。

    而夏无双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地向前走着。

    “如果那个办公室是你的话,你的办公桌上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那你平时都是怎么批改作业的?难道你都不批改作业的吗?”陆天明依旧好奇地继续发问。

    “还有,你们女孩子一向不是很自恋的吗?你怎么不在你的办公室内摆放上你的照片?”

    “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你的办公室里面没有一点花草来做点缀,整个房间死气沉沉的,丝毫没有一点生机的样子,你每天待在这种环境里面,难道受得了吗?”

    …………

    听着陆天明一路唠唠叨叨的废话,夏无双脸上的表情依旧风轻云淡,脚下的脚步丝毫没有放松,走了一小段路之后,夏无双忽然回过头来,因为这个动作太过突然,让紧跟在后面的陆天明有些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扎在夏无双的怀里。

    可就在陆天明的‘脑袋’快要碰到夏无双的那处柔软的时候,夏无双却及时的躲闪过去了。陆天明只能在心里默念可惜,多么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地浪费了。

    “好香呀,你喷的什么香水?没想到这么好闻!你再让我闻闻吧!”陆天明一脸贪婪地笑道。

    夏无双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仔细盯着陆天明看了一眼,过了半天,脸上的表情这才渐渐放松。

    “不管你是走是留,当你从这个会议室走出来的时候,你要立刻去我的办公室,把我的那套办公桌椅给换成新的!”如同下达命令一般,夏无双说完,推开会议室的大门走了进去。

    “用得着这么认真吗?”陆天明撇撇嘴,随后也走进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