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你这样的人,真是让人看不透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1:38本章字数:3232字

    会议室内,曹方跟马温两人此刻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但从外表看,任何人都看不出他们两人喝过酒,但是当走进他们两人之后,却很容易就闻出来他们口气里面的酒精味。

    陆天明走进来的时候,两人刚刚说完他们被打的经过,当然了,这个版本是经过纪士海跟白敬争改编过的,曹方马温两人也知道说出实情,他们也吃不着便宜,既然有人愿意替他们出头,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自然很愿意去配合纪士海。

    “陆老师,在你来之前,这两名被你殴打致伤的学生已经把事情的经过说过了,为了证明你自己的清白,你要不要再说一遍?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提前编好你想要说的?”纪士海看到陆天明进来了,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

    陆天明看到纪士海,淡淡一笑,却没有理会纪士海的话,反而是转头看向了曹方跟马温两人。

    “脸上还特意找人包扎起来了,看来我当时出手挺重的呀!”陆天明笑着说道。

    曹方跟马温看到陆天明,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双腿也不自觉地向着后面退了一步。

    “大家都看到了吧,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这小子居然还敢威胁自己的学生,就这种素质的人,怎么配在咱们学校做老师?”这次出声的是白敬争,上次在公共办公室发生的事情,白敬争一直记在心里,现在终于有了报仇机会了,他当然不肯放过。

    陆天明没有理会小人的叫嚣,也不再去看曹方跟马温,看了一眼秦善任跟其他的老师,这才朗声说道:“既然他们已经提前把事情的经过说过了,看来我说什么也洗不清了,我既然是你们学校的老师,还是尊敬你们的意见,究竟是去是留,你们看着办吧!”

    听到这话,夏无双的双眼立刻放在了陆天明的身上,原本有些虚空的眼神,此刻却尽是复杂的神色。

    那神色代表着什么?是痛惜?是不舍?是气愤?还是心疼呢?恐怕只有夏无双自己知道了。

    “他怎么这么傻?别人往他身上泼脏水,现在给他反驳的机会,他居然都懒得反驳,天下还有这么傻的人吗?”夏无双心里暗暗地想着,下一刻,另一个想法却又冒了出来:“天下怎么少得了这种人呢,自己不就是这种人嘛!”

    “各位老师,我说了嘛,像他这种人,连反驳都不敢,肯定是做贼心虚了。吴校董,两位校长,各位同事,学校怎么处置陆老师,大家都出个意见吧!”纪士海看了一眼大家,率先说道:“我看就按照之前大家说好的办,把他辞退,彻底打入老师队伍的黑名单。”

    有了纪士海带头,再加上陆天明没有任何辩驳的话语,不少老师都跟着附和。

    秦善任没想到陆天明会这么做,当下问道:“陆老师,你真的不想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吗?不管真假,学校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的。”

    “我说了你们也不一定信,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耽误各位的时间了。”陆天明笑嘻嘻地回答道,依旧是那副与我无关的表情。

    秦善任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搞到这一地步,陆天明自己都不辩解,他身为校长,当着这么多老师的面,更加不好替陆天明开脱罪名。

    看到陆天明这么坚定,夏无双刚才复杂的眼神不见了,反而满是赞许地看着陆天明。

    吴校董看了看秦善任,又看了看张军副校长,小声地在他们两人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张军只是一个劲地点头,而秦善任的面色却越来越凝重。

    三个人说完之后,张军站了起来,会议室再一次安静了下来,等待着张军的发言。

    “同事们,既然这件事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大家也都发表了各自的看法,校董跟我和秦校长,我们也商量了一个处理这件事的办法,现在我宣布出来,如果大家都同意,那就按照这个处理方法进行,如果大家不同意,或者是有意见,也可以当面提出来,大家再坐下来重新商量。”

    看到众人全都看向自己,张军目光坚毅,这才满脸严肃地说道:“老师殴打学生,违反了校规第一章的第八条,这是老师的失职,更是学校的失职。现在对于陆老师殴打两名学生致伤的处理结果是,学校决定把陆老师辞退,并且……。”

    ‘哐当’,就在张军讲话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人给打开了,一群人快速地涌入了会议室,原本就拥挤不堪的空间,此刻更是人满为患,不少老师甚至还被挤出了会议室。

    “什么情况,你们是什么人?没看到我们正在开会呢吗?”纪士海看到会议室乱哄哄的样子,大声的呵斥道。

    会议室的一部分老师被赶了出去,新来的不少人挤到了会议室的中间位置,场面渐渐控制下来,大家这才看清,如此莽撞跑进来的是一群学生。

    “你们有人想要陷害陆老师,我们是来替陆老师讨回公道的。”冯子强因为个子高,身体壮,一马当先挤在了最前面,他满脸紧张地看着这么多老师跟校领导,最终还是鼓足勇气大声说道。

    冯子强的身后便是三年二班的其他几名高个男生,这些男生身后便是秦雪跟汪真真等班级里面的女生。

    陆天明看了眼这些学生,特意看了眼秦雪,却见秦雪正冲着自己不停地眨眼睛,好像是在夸耀一般。

    不用说,这一切都是秦雪这丫头鼓捣的,陆天明相信,在三年二班里面,也只有秦雪有这么大的魅力跟威严,能够让这么多同学跑来跟全校的领导冲撞。

    “你们不好好在教室里面待着,跑到这里瞎胡闹干什么?还不快点回到教室上自习去,不然的话,我给你们一人一个大过。”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纪士海故意吓唬道。

    冯子强刚刚鼓起的勇气,被纪士海这么一吓唬,瞬间瘪了下去,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响地杵在地上,不说话,但是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其他同学也是同样的表情,他们平时虽然也有些调皮捣蛋,但还是本份的学生,成绩也都不差,再加上有些学生的家教甚严,如果学校真的给他们一个大过,首先他们父母那一关就过不去。

    秦雪冷哼一声,挤到了冯子强的前面,挺胸抬头,丝毫没有泄气的样子,说道:“我们是来评理的,不是来闹事的,学校没有理由给我们大过。纪主任,你身为教导主任,请你不要动不动就用记过来吓唬自己的学生,或许别人怕你,但是我不怕你。”

    纪士海看到秦雪这么维护陆天明,心里既气愤又震惊,咬了咬牙,悄悄回头看了眼张军,发现对方也是一脸便秘的表情,这才喘了一口粗气,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好吧,你既然这么说,那学校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你就说说你们来的目的吧!”

    秦雪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前前后后,一五一十,没有丝毫的夸张,也没有漏掉丝毫的细节部分。特别是重点说了曹方跟马温喝酒,辱骂老师,并且主动向老师丢酒瓶等等问题。

    说完之后,秦雪看向纪士海,声音平静地问道:“纪主任,请问这样的学生,该不该打?各位老师,请问这样的学生,你们碰到了会怎么办?他们该不该打?”

    纪士海老脸阴沉,左手低垂在办公桌的下面,紧紧地攥着拳头。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刚才我们听到的可不是这样的。”白敬争主动出声说道。

    “是吗?可是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经过,如果各位老师不相信,那把你们刚才听到的经过说出来,也好让我们这些学生看看两者相差多少。”秦雪脸上露出一个鄙夷的神色。

    ‘撕’

    不知谁动手把曹方跟马温两人脸上的纱布给撕了下来,两人慌忙用双手去捂脸,却被几名男生给按住了。

    “老师,你们看,他们俩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伤口,他们这么做就是故意虚张声势的。”一名女生大声说道。

    ”老师,你们过来闻一闻,他们身上还有不少的酒气呢,这就是他们喝酒的证明。“汪真真也紧跟着说道。

    经过这么一闹,会议室顿时又变得乱哄哄起来。这时候,大部分老师都替陆天明感到不值,虽然他们心里站在陆天明这一边,但是嘴上却不好说出来,毕竟是纪士海要故意整治陆天明的,他们能够得罪陆天明,却不敢得罪纪士海。

    秦雪回头看了眼陆天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还故意冲着陆天明吐了吐舌头。随后回过头,一本正经地看着学校的校领导们,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夏无双看着这一出闹剧,心里却五味杂陈,看向陆天明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复杂了。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短短一节课的时间,只是教训了两个坏学生,居然能够得到这么多学生的拥护跟爱戴,甚至这些学生甘愿冒着被学校处罚的危险,也要出来替他做证明。如果被冤枉的是自己,自己的学生会主动站出来吗?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吧!可是,就算有人替自己出头,那也是因为时间久了,他们认清了自己,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估计更多的人是愿意看自己的笑话吧!陆天明,你这样的人……真是让人看不透。”

    在众人讨论陆天明殴打学生这件事的时候,夏无双的心里却这样默默地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