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早晚让你们统统滚蛋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1:38本章字数:3219字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陆天明才找到学校的后勤资源部,这个部门在其他学校一般都是个摆设,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要求。兴华中学因为是高级私立学校,后勤部门相比其他学校的后勤部还是要规范一些的。

    现在早就过了下班时间了,后勤部的人大部分已经下班了,只留下两名年轻住校男子,还在清点着新买的一批办公用品。

    陆天明找到他们,说明了来意,了解了陆天明的要求之后,对方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陆天明。

    一名干瘦的后勤男子放下手中的统计本,说道:“陆老师,学校是有规定的,老师们的办公桌椅如果需要更换的话,是需要提前登记,并且还得有我们后勤领导签字的。”

    “就算批条跟签字都有了,最后给你的办公桌椅也不一定就是全新的,因为学校更换办公桌椅,一般都是统一订购。如果是平时更换的话,除非是桌椅实在不能用了,就用以前的老桌椅替换一下,等下一次统一换新的时候再换全新的。”另外一名男子也补充道。

    干瘦的男子看到陆天明还有些犹豫,便直接说道:“陆老师,我们就跟你说实话吧,现在学校并没有新的办公桌椅了,你如果坚持要换的话也可以,但百分之百换得是别人用过的。一般情况下,学校统一更换办公桌椅的时候,都会多定一些,但那些多出来的桌椅,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会被人给换走了。现在距离上一次统一更换桌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现在我们还真拿不出新的桌椅来,你要是不嫌弃,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一套旧的。”

    陆天明谢过那两名男子,并没有坚持要换桌椅,他也多少了解这些情况,过来只是碰碰运气,并没有完全当真。更何况,自己只是把双脚放在了桌子上面,夏无双就已经嫌弃了,要是给她换上一套不知道什么人用过的桌椅,她还不得拿刀把自己给砍了。

    跑到学校食堂,陆天明借来一个水桶,打了一桶水,提到了夏无双的办公室里面,关上办公室的门,便在里面忙活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副校长的办公室,一向准时上下班的副校长张军,今天却没有及时下班,而是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人。

    胖子纪士海跟白敬争两人像是做错事的学生一般,坐在张军的对面,大气都不敢随意出,更不敢抬头看张军。

    “事情搞成这个样子,真是丢人呀,你们丢人就算了,还拉着我跟你们一起丢人!你说说,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张军用右手中指关节用力地敲击着办公桌的桌面,‘噔噔’作响的声音,如同敲打在纪士海两人心头上一般,两人变得更加紧张起来。而张军也因为太过用力,原本白嫩的手指,也渐渐聚拢了一小块红色。

    “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三番两次的跟你们做对?你们是不是故意招惹到人家了?还是他本身就跟你们有仇?还有,他究竟是谁招进来的?他背后有没有别人替他撑腰?那个秦家的小女孩怎么肯替他出头了?”

    张军一口气把他心中所有的问题都给抛了出来,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些问题你们都没有调查清楚,更没有如实的告诉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开了一场会议,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会议,这成了什么了?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咱们在玩小孩子过家家呢!你们这么大的人了,一个是政教处主任,一个是班级主任,以后说不定还是年级主任了,难道做事都不用动脑子的吗?”

    “这件事我们做得的确不怎么光彩,是我们低估了那小子的实力,张校长,要打要骂你就随便吧。但是有一句话我放在这里,要不把那小子给弄走,我就不当这个政教处主任了。”纪士海黑着一张脸,垂头丧气地说道。

    “张校长,这件事不怨纪主任,我也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这么有实力,不但有夏无双帮他说话,就连他教的那个班的学生也肯为他出头,他只给那群学生上了一节课而已,那些小青年们就敢冒这么大的风险为一个陌生老师强出头,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白敬争也在一旁搭腔,试图为纪士海解围。

    张军轻轻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缓和了一下气氛,说道:“也是我大意了,原本是想开掉一个老师而已,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我刚开始听你们说得那些事情,因为姓陆的跟秦善任关系匪浅,就想拿姓陆的开刀,让秦善任栽一个不大不小的跟头。没想到会弄成这个局面,特别是还有吴校董在场,我让他过来,也只是想做个见证的,没想到让他见证我是怎么出丑的,以后他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陆董的。”

    “陆董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怪罪你?如果他真的怪罪你的话,你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我身上好了,大不了我辞职不干了!”纪士海担心地问道。

    摆了摆手,张军轻笑一声,“还没有那么严重,陆董知道了这件事,最多说我几句,让我小心点,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我现在担心的,还是姓陆的身份跟他的人脉关系,你们一定要调查清楚。还要偷偷注意他平时的一举一动,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暂时都不要惊动他,等到时机成熟了,再一举把他给解决了。”

    纪士海跟白敬争两人全都明白地点点头,紧张的神色也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现在我最担心的是,陆公子也在三年级二班,今天陆公子没在,估计也不知道新来的这位体育老师,要是陆公子知道了,今天这件事还真不好收场了。特别是秦家丫头强出头的时候,陆公子要是在场的话,两人肯定谁也不服谁,他们要是对抗起来,难堪的还是你我。”张军有些后怕地说道。

    “那要不要把陆公子调到别的班里?”白敬争小心地问道。

    “要调也是让姓陆的那家伙去教其他班级的体育,怎么能够让陆公子随意换班级呢!”纪士海在一旁纠正道。

    张军忽然轻笑了一声,说道:“算了,随他去吧,兴许这还是一件好事呢,他们俩早晚见面,也早晚会有冲突,有了陆公子在,除掉这个祸害的把握也就大了很多。”

    就在张军三人商量怎么对付陆天明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张军示意纪士海两人放松下来,这才对着外面喊道。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走进了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留着男士长发,头发乌黑发亮,好像精心梳理过一般,没有一丝的杂乱。

    端正的五官,高大的身材,走起路来都虎虎生风。

    “呵呵,吴校董,您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您早就离开学校了呢!”张军看到进来的是校董吴子学,急忙站起身,笑着说道。

    纪士海跟白敬争两人也慌乱地站起身,跟吴子学打了一声招呼,随后找了一个理由便离开了。

    “我也是刚从秦校长那里过来,顺便到你这里坐坐,你要是忙的话,我就不耽搁你了。”吴子学嘴上这么说,但身子没有那么老实,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椅上,看着纪士海两人离开,脑袋便转向了张军。

    张军嘿然一笑,“我再忙,也不能不把您放在眼里呀,不然的话,谁给我发工资呢?我全家老少可全都指望您呢!”

    “呵呵,你就嘴贫吧。”吴子学摇头笑了笑,说笑一番之后,这才认真地说道:“我从秦校长那里过来的,我们已经讨论过今天下午的那场会议了,依照我的观点,你们做事都太鲁莽了。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呢,就急急忙忙地开会,还搞的这么兴师动众的……。”

    “是,您批评的对,我不该这么着急地让您过来。”张军递给吴子学一根烟,站起身替吴子学点燃香烟,嘴里还不停地说着自我批评的话语。

    “扯淡,这跟我来不来有什么关系,遇到问题了你们可以先小范围内的商讨,最后决定怎么处理了,再大范围的宣布也可以嘛,现在搞成这个样子,你让下面的老师跟学生怎么说你们这些做领导的?”吴子学话里有话地说道。

    张军不停地点头哈腰,虽然没有反驳一句,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带着几分不满。

    “算了,不说这个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至于那位新来的体育老师,先暗中观察着,要是再犯了什么大的过错,就把他交给秦校长,你们共同商量着解决。”吴子学看着张军,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件事说给陆校董的。”

    “这是我的过错,陆校董知道了也没关系。”张军吸了一口烟,掐灭手中的烟火,说道:“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吴董,没有在这件事上怪罪我。”

    “说得哪里话,我们把这所学校交给你跟秦校长,自然是看重你们的才能,至于你们如何治理学校,你们就放手大胆的去做吧,我们不会随便插手的。”吴子学笑呵呵地说道。

    张军心里鄙视了一下,但脸上没有显示出来,紧接着又敷衍了几句。

    送走了吴子学,张军这才重新坐到办公椅上,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秦善任,陆天明,哼,老子早晚有一天让你们俩个统统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