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我高兴了 你们夏老师也就高兴了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1:39本章字数:3294字

    秦善任身为兴华中学的校长,在校外早就分配了一套私人住宅,但他因为道路远,再加上年纪大了不想来回折腾,就从来没有在校外住过。反倒是学校内部的教师小院,一直被秦善任当做自己的家。

    因为不知道哪一个小院才是秦善任的住所,陆天明找了半天才找到。刚刚走进小院,便看到秦善任正坐在院子中间的一个石桌旁乘凉,石桌上面摆放着一瓶白酒,跟一碟花生米。

    看到陆天明走进来了,秦善任不等陆天明打招呼,便主动站起身,笑呵呵地说道:“天明,快来,我正愁晚上喝酒找不到人呢,就想到你了,快过来坐。”

    陆天明也没有客气,便坐在了秦善任的对面,观察了一眼小院的环境,随后便安静地等待着秦善任说话。

    “老婆子,客人已经到了,快点把你刚刚炒好的菜给端上来吧!”秦善任冲着屋里喊道,然后,便笑着对陆天明说道:“咱们边吃边聊。”

    不一会儿,从屋子里面走出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体态丰腴,面态祥和,一举一动间都显得优雅华贵,让人一看就是知书达理的大家人物。

    秦夫人穿着一身休闲装,手里端着两盘刚刚炒好的热菜,将菜放在石桌上,笑呵呵地说道:“你就是天明吧,呵呵,第一次来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你别介意。”

    “谢谢,有这些我已经很感激了。”陆天明急忙站起身来,表达着自己的谢意。

    等到女人走进屋内,秦善任吃了两颗花生米,对着陆天明摆摆手,“快坐下,别这么多礼数,咱这里没有那一套。”

    陆天明重新落座,看着秦善任亲自递过来的酒水,接过来却没有立即喝掉。

    “秦校长,你让我过来恐怕不只是吃喝这么简单吧!”陆天明轻声问道。

    正在夹菜的秦善任,身子忽然一怔,立刻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吃喝,嘴里说道:“本来也想找你聊聊的,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要是换在其他人身上,恐怕早就被我给臭骂一顿了。可我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恐怕我跟你聊了,你也记不住什么,还不如把你叫过来陪我喝顿酒呢,兴许以后你会记得今天晚上咱们俩一起喝过酒呢!”

    听完秦善任的话,陆天明脸上终于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端起酒杯一口喝干了那杯白酒,心里却默默地骂了一声:“老狐狸。”

    一直在秦善任那里吃喝了两三个小时,陆天明才醉醺醺地从校长小院里面走出来,在喝酒期间,秦夫人又上了几道菜。

    就像秦善任一开始说得那样,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提一句陆天明殴打学生的那件事,更没有说一句跟这件事相关的话。

    换做其他人,兴许就不明白秦善任这么做的用意了,但是陆天明却很明白。他知道这是秦善任在对自己释放出最大的善意,同时也希望自己对他释放出最大的善意。

    而陆天明能够释放出来的善意,无非就是少在学校里面招惹是非,少给秦善任添麻烦,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

    “这个老家伙!”回去的路上,陆天明心里暗暗地说道。

    “这个惹事精。”在小院子里面,秦善任在陆天明离开之后,也忍不住念叨出这么一句来。

    “既然是惹事精,那你当初干嘛招进来?”秦夫人端着一盘水果拼盘放在了石桌上,忍不住抱怨道。

    秦善任用牙签挑起一块苹果,慢慢地吃了起来,吃完之后,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是受人之托,没办法的事,可谁知道他这么能给我惹事。在他进到小院之前,我还想着怎么跟他聊聊,好让他安分一点,但我多少了解他的性格,知道说了也白说,索性就不提这件事了,让他自己去琢磨,如果他真的感激我的这顿水酒,兴许以后就自觉的安份下来了。”

    “就怕他安份下来了,但别人不想让他安份!”秦夫人在一旁搭腔道。

    叹了一口气,秦善任思索了一下,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这才说道:“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如果真的再发生什么事,我只要不偏袒谁也就是了。”

    …………

    陆天明回去之后,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

    洗漱一番,快到七点的时候,陆天明便走出宿舍,来到了学校的操场上。

    兴华中学都是早上七点的早操时间,高三二班的学生以前从来没有上过早操,陆天明身为他们的体育老师,自然有责任敦促他们按时跑操。

    来到操场上面,让陆天明感到比较欣慰的是,在偌大的操场上面,一眼就看到了高三二班的学生,虽然比起其他的班级,高三二班的学生来的人不多,但这也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冯子强正在安排同学们排列队伍,不少同学看到陆天明走过来了,还纷纷打着招呼。

    “陆老师!”冯子强喊了一句,然后便不再说话了。

    “嗯,谢谢大家能够过来跑早操,虽然我也不想这么早起床跑操,我也知道很累人,但是你们能够过来就已经是对我工作的最大支持了,我还是要感谢你们。”陆天明由衷地说道。

    看了眼排列好的队伍,发现少了不少人,陆天明这才问向冯子强,“咱们班有多少人?怎么才来了这么一点?”

    “报告陆老师,咱们班一共三十六人,应到三十六人,实到二十人!”冯子强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像是做错什么事了一般,脑袋也跟着耷拉了下去。

    陆天明拍了拍冯子强的肩膀,说道:“这不怪你,没事,能够有这么多的学生过来,我已经很高兴了。”

    正在说话间,秦雪拉着汪真真一路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还好,没有来晚。”来到三年二班的队伍面前,秦雪庆幸着自己没有来晚,看到陆天明正站在队伍前面,送给他一个很是傲娇的眼神,便拉着汪真真走进了队伍里面。

    “我快要困死了,小雪,你让我回去再做会儿梦吧!”汪真真小声地央求道。她可是被秦雪从睡梦中硬生生给拽起来的,这会儿都分不清哪里是现实的世界,哪里是梦中的幻境了。

    “不行,昨晚让你早点睡,你偏不睡,现在我就要治治你的懒癌。”秦雪紧紧地抓着汪真真的小手,防止她偷偷跑回宿舍去。

    “报告陆老师,现在三年二班应到三十六人,实到二十二人。”在秦雪跟汪真真归队之后,冯子强在一旁喊道。

    隔壁正在排队的其他班级,看了看三年二班这里,听到冯子强的话,不少学生都笑了起来,一个三十多人的班级,有将近一半的学生没有来,那还跑什么操呀!

    但是,在场的不少老师却不这么看,光是从昨天这帮学生大闹会议室,又到今天早晨能够主动跑操,让三年二班的学生能够做到这些,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去做,看来那个陆天明老师还真不简单。

    陆天明没理会其他班级师生的眼光,看了一眼秦雪跟汪真真,随后又看了一眼队伍中的学生,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认识的少数几个人都没有来。

    比如曹方跟马温,他们不来跑早操,陆天明早就预想到了,昨天自己刚刚打了他们,他们要是过来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可是让陆天明感到奇怪的是,朱明峰身为三年二班的班长,他怎么也没有过来?

    “你们的班长朱明峰呢?他身为你们的班长,怎么不知道来跑早操?”陆天明面色严肃地问道。

    所有人都接头交耳,小声地议论着,却没有人能够说清楚朱明峰不来的原因。

    “行了,我明白了。”陆天明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忽然轻轻一笑,声音温和地问道:“你们谁愿意当班长?我给你们每个人一次机会。”

    哗!

    三年二班的学生一下子炸开了,他们倒不是喜欢当班长,而是惊讶于陆天明能够换掉朱明峰这个班长。

    要知道,朱明峰身为班长,是夏无双随意点名的。而朱明峰也只是空有班长之名,从来没有为班级考虑过,甚至是打架斗殴、摘花泡妞等等烂事也没少干。

    夏无双从来不需要班长的辅助,所以也从来没想过要替换掉朱明峰,更没有理会过他这个班长。而这在朱明峰看来,就等同于夏无双是在娇宠自己,朱明峰在班级里面也就更加变本加厉,经常欺负一些害怕他班长身份的弱小同学。

    现在陆天明提出要更换班长,就算是单纯为了新鲜感,这些学生也自然是举双手支持的。

    “陆老师,你只是体育老师,就这样更换班长,夏老师恐怕会不高兴的。”一名学生主动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陆天明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我高兴了,你们夏老师自然就高兴了,你们放心就好了。”

    “陆老师,你跟我们夏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你们好像走的很近哟,昨天听说夏老师还主动为你求情了,你要知道,夏老师一向可都是冷冰冰的,平时都不多说一句话的。”一名女生忽然很八卦地问道。

    “对呀,陆老师,你快点告诉我们吧,你们该不会是情侣吧?”那名八卦女生的问话刚刚落下,另外一个女生也好奇地问了起来。

    “啊……夏老师跟陆老师要是情侣的话,那我怎么办?我还想着等我大学毕业之后,亲自到学校跟夏老师求婚的,我……。”一名男生一脸的生无可恋表情。

    “喂,哥们,醒醒吧,要跑早操了,别做白日梦了,就你这长相跟气质,夏老师是绝不会看上你的。”男子旁边的一个高个胖子‘很是好心地’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