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要罚酒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4:40本章字数:1210字

    叫苦还没完,对面就有一个青年男人笑着说:“春莲,这个就是你们厂新来的大学生啊?怎么迟到了?迟到可是要自罚三杯的。”

    他说完,就呼呼喝喝地站起来走过来,杯子还没洗,就直接往我前面的杯子上倒酒,带着一股大家一起乐一乐的表情看着我。

    这个男人,在这个圈子里面,应该是有点份量的,反正他一带头,所有的男男女女都起哄着,让我赶紧干了。

    想到陈天明的叮嘱,我的心里面有点乱,也确实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合,有些尴尬,也有点不知所措,老半天不懂得把酒杯端起来,而那个男人就站在我身边,有点微微的尴尬和怒意。

    这时,坐在另外一头的刘丽,带着一股莫名其妙的语气说:“现在的大学生,都很牛气很清高的,怎么可能和我们这些粗人一样,随随便便地喝酒呢?人家是清纯小女人,都扭扭捏捏不喝酒的。”

    气氛随即有点尴尬,黄春莲只得开玩笑般地缓和气氛说:“小周估计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场合,有点不适应,这一杯,我就帮她干了。”

    她说完,端起面前的酒杯微微仰了仰头,一饮而尽,还示意般地朝大家展示了一下空杯子。

    黄春莲的豪气,让气氛暂时回热了一些,但是那个男人却不打算放过我,盯着我继续说:“小周对吧?来迟了要罚酒,这是酒桌上不成文的规矩,有我杨建华在的地方,这个规矩就还没被打破过,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话说到这里,我再不喝,估计在众人眼里面就是假清高不识趣了。

    我端起他刚刚倒满的酒杯,硬着头皮准备往嘴里面送,然而他却冷冷地说:“慢着。”

    气氛瞬间又变成低八度,所有的男男女女表情各异地看看我,又看看那个自称杨建华的男人,全部憋着一股子的气,看好戏似的,翘首以盼。

    我在他的喝声中,像是身体里面有一根叫做惊吓的神经线被扯了一下一样,身体微微一震,放在桌子上的手不自觉地向后挥了一下,一个放在边缘的茶杯应声落地,发出一阵沉闷的破碎的声响。

    所有的人面面相觑。

    尴尬与难堪,一下子全部从我的心里面像是一层又一层不能停歇的海浪一样,永无止境地涌上来,也不敢看黄春莲的脸,更不敢与这个态度强硬的男人对峙,只好用干涩的声音说:“杨先生,我喝就是了。”

    杨建华忽然笑了,是那种得意的笑,也是那种挽回面子舒心的笑,更是带着一种藐视的敌意,他拿过一瓶诸葛酿,再拿来一个一两装的小杯子满上一杯,递给我说:“既然来迟了,那就喝白的吧。”

    我迟疑了一下,但是看到黄春莲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难看,只能端过来,闭着眼睛就全部倒进了嘴里面。

    这种高度数的酒一进到喉咙里面,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立刻从胃里面反应过来。

    喝过高度数的酒的人都知道,这样的酒喝下去的时候劲头很足,酒量不好的人大概两三两就能上头醉倒,更何况我的酒量不好,中午也是胡乱吃了点东西,现在相当于空腹喝酒,那就更难受了,而我的难受无可控制的全部表现在脸上。

    黄春莲估计也乐得把我丢给这个男人调教饭桌上的喝酒礼仪,自顾自地夹了菜放在嘴里面,像是没看到这一幕一样。

    而杨建华,也不打算放过我,他拿过我的酒杯,又满上一杯,递给我说:“小周啊,喝完这一杯,还有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