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成功来得晚一点,不用死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4:40本章字数:1211字

    大学四年,不是没被男生追过,但是我顾着做家教挣钱,也没有遇到合适的人选,我一直没谈恋爱,连和男生牵个小手的事都没发生过。

    第一次出来应酬就被摸了,我有点委屈,也有点后怕,坐在KTV门口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只好开了手机想给陈天明打电话。

    刚刚开机就看到了他十几条的短信,我忍着自己的哭腔给他报了自己的位置,他开着车就飞奔过来了。

    回到家里面,我抱着枕头,还有点瑟瑟发抖。

    陈天明坐在小板凳上面漫不经心又像是劝导地说:“周夏冰,其实做业务是急不来的,有时候晚几天签单,没什么。”

    语气里面甚至听出了微微的责备。

    而我忍住刚才被黄毛非礼的恶心劲,内心颤抖却假装淡定地半开玩笑半认真说:“如果我呆在你家里的工厂里面,几个月都不开单,我能留在那里混日子吗?”

    说完这句话,我的心一沉,自嘲自己还没学到黄春莲在业务上那些过人的能力,就先把她这套嬉笑怒骂浑水摸鱼蒙混过关的本事学会了。

    陈天明安安静静地听我说完这句话,沉思了半响,才说:“周夏冰,你知道不知道你跟着黄春莲去陪客户喝酒的结果有两个。”

    “哪两个?”

    我问这句话的时候,盯着他的脸看,似乎想从他的脸上提前意会他接下来要和我探讨的东西。

    陈天明却眼神闪烁,别了别头躲开了我的眼神,慢腾腾地说:“第一个结果是,你遇到了一个正人君子,第二天醒来完好无损,但是基本是不可能的,我也是男人,我了解男人。第二个结果是,第二天醒来,你清白就没了。周夏冰,社会是很复杂的,不像我们在学校里面。谈生意,你以为酒桌上那些男人,除了灌你喝酒他得到一点痛快之外,就不想其他的了?你和黄春莲不一样,你学不来她的豪放,就别学她那种谈订单的方式。”

    我哦了一声。

    就在刚刚,当我被一个男人肆意非礼但是他们都觉得这很平常的时候,我就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但是这是我们第一次探讨这样的话题。气氛有点微微的尴尬。

    平时我们几乎无话不谈,但是是建基于尊重两性差异的基础上,我们从来不涉及关于男女之间的这种话题。

    而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他大概是以为我想钱想疯了,准备误入歧途了,想要拉我一把。

    一种被关心的感动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网一样在心里面铺天盖地地铺陈开来,我的喉咙有点发涩,最终打破这份尴尬沉默说:“我知道了。”

    陈天明听完我这句话,可能觉得自己的劝说起了作用,有点安慰地说:“知道就好,你看看我表妹慧慧,她在工厂也做了两年的业务了,都是靠自己的本事签单的,虽然每个月挣得不多,但是至少花的安心。”

    陈天明这番话,激起了我的内心小小的涟漪。在当时,我确实没准备按照黄春莲说的那种方式去签单,大学四年我做了无数的兼职,我接触过很多人,也在轻信他人的这件事上面吃过一点小亏。

    我知道成功晚一点点,不用死,只要在成功之前别饿死就行了。

    可是这个时代,出来混生活,尤其是混在销售行业,并不是说你自己不愿意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有社会的地方,就充满变数。

    而我呢,也是周一回去上班的时候,才知道了这样的变数于我满目疮痍的人生,是一场覆水难收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