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我要走捷径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4:41本章字数:1000字

    当时,制衣厂开给我的底薪加电话补贴是1470块,如果我不努力签单拿提成,仅仅拿固定工资的话,一年不吃不喝最多只能攒到1.7万左右。

    当然,如果我不签单的话,说不定黄春莲三个月之内就会让我滚蛋的。

    对于未来,我开始有点迷惘了。

    大学四年,我读的是艺术设计这个专业,读完这个专业出来,求职就跟没穿衣服裸奔似的。

    大多数的公司都不要这个专业的,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涉猎广泛,说得难听一点这个专业就是好像什么岗位都合适,又好像什么岗位都不合适。

    更何况四年来,为了生活费和还助学贷款我已经疲于奔命,根本没有太多力气去好好学习,最终也不过是混满了学分才毕业的。我的那些同学,大多都选择了继续深造,也有的依靠家里的关系找了一个铁饭碗,一打开QQ群他们对未来的希望就满当当地溢出来,这样徒增了我的伤感和忧虑。

    然后,那个念头就在我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了。

    黄春莲给我说的那个数字,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脑海里面放电影,重复了好几次之后,我的心情从刚开始的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感到羞耻,变成了拼命说服自己。

    是的,我几乎没有任何理由惯着自己。

    23岁,无依无靠,不能好逸恶劳,没有过人的姿色,没有过人的学识,甚至还有着一个需要我拿钱去换才能换到自由的家庭环境,我有的只有我自己,也就只有我自己而已。

    两年时间,实在太短了,如果我不走捷径,根本不可能挣到20万。一想到老林那一口黄牙,我就不寒而栗。

    我了解张春梅,她对周家祥心软,对我铁石心肠,她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哪怕两年之后,要嫁的人不是老林,也会出现一个老张或者老李,说不定要么就是做灭火器的,要么就是开大卡车的。

    我当然没有歧视这些职业的意思,我只是悲哀。通过张春梅给我物色的男人的类型,我就能判断出我在她的心目中算是什么价值。

    也可能有人质疑说,喂喂喂,周夏冰,你脑子没事吧?你都逃出来了,还怕她真绑着你嫁掉了不成?

    我当然知道她不会拿着绳子跑来湛江绑着我回去嫁掉,但是我不可能永远不回家。

    哪怕那个地方给了我很多冷冰冰的回忆,但是毫无疑问,那个地方也曾经有温暖。

    生活是矛盾的,也是残酷的,跟人性一模一样。

    没有永远的冷若冰雪,也没有永远的热情似火,我们必须要接受这样温暖下的残酷真相,才能不被这样的生活戏弄得生无可恋。

    所以,当我颤抖着手指拨通黄春莲的号码,我的内心还在安慰自己,就几次,凑够了钱,就洗手不干了。

    这样的不知羞耻,三观不正的想法,支配着我颤抖着声音对黄春莲说:“莲姐,我想走捷径,需要怎么做,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