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被他夺走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4:41本章字数:1202字

    当他的吻落下来的时候,我全身僵硬,脑海里面大片大片的云朵急速飘过,而我像是要跌落在云端,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犹如隔山隔水,却丰富而复杂。

    而他似乎很快进入状态,一边心无旁骛地亲吻着我,另外一只手抓起了我悬空在那里的手,与我十指紧扣。

    却也是在与我的手掌接触的时候,他顿了顿,然后飞快地推开了我,盯着我,冷冷地问:“你很紧张?你的手心全是汗。”

    我来不及收起脸上的羞赧,依然是装得很老道的样子说:“怎么可能。”

    蒋竞轩却盯着我看了十几秒,然后跳下床,向我伸手说:“合同拿来,你这样费尽心机接近我,不就是为了一份合同吗?”

    他的语气很淡,完全没有刚才亲吻的热情似火,表情也很淡,看不到藐视与居高临下,我以为我会高高兴兴地跑出翻出那一份合同,高高兴兴地呈现给他,看他在上面留下龙飞凤舞的名字,然后我就能带着这一份价值一百多万的合同回去交差,再然后就能拿到6万块甩给张春梅说:“喏,钱拿走,别催我回去嫁给老男人。”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当我对上他的目光,我却无地自容得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一点点的欣喜也没有,倒是像内心被一根细细的针,狠狠地扎了一下。

    蒋竞轩似乎低低叹了一声,也可能是见我呆立在原地没动,他自顾自走去从我的包包里面拿出那一份合同,大概看了一下,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递给我说:“你叫周夏冰是吧?”

    我这才想起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我的全名,而他今天喊我,要么就喊小周,要么就喊周小姐。

    小小惊诧了一下之后,我点了点头。

    蒋竞轩似乎若有所思,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才慢腾腾地说:“那么周夏冰,我能说我第一次见你,看到你在那种场合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觉得你和黄春莲不是同一类人吗?要不然,你以为我是太有空了,才会对你这个陌生人区别对待?”

    我哦了一声。

    而蒋竞轩,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之后,语气变得严肃认真,他说:“无论你多急着用钱,也不要为了合同把男人带上床,要不然,你在这个男人面前失去的不仅仅是清白,还有尊严。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的面前的尊严就跟她的衣服一样,如果她连尊严都没有,那么她就像不分场合一丝不挂一样,让人藐视。”

    我咬着嘴唇,回应他说:“你凭什么觉得我是急着用钱才这样?说不定,我就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我就是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挣钱。”

    蒋竞轩却懒得再质疑我,而是继续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如果我说完这些话,你给我编造一个悲惨的身世,我是真的是懒得再理会你,但是偏偏你还要把自己往死里踩,这让我笃定地相信,你不会为了享乐,而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糟蹋自己。”

    我原本想笑一笑,但是却转身红了眼眶。

    接下来的这一夜,蒋竞轩像一只虾一样弓着身体躺在沙发上,而我坐在床上,我们聊了很多。

    时光荒芜得厉害,当时他说过的话做过的动作还有过的表情,在后来每一个夜里我回忆起我们的故事的时候,这些记忆给我很多寂寥的安慰。

    而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个夜晚,他确实夺走了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那个东西的名字不叫初.夜,那个东西叫初次的心撩云动,叫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