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4做贼心虚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4:43本章字数:1571字

    刘丽的出现,大概是陈天明始料未及的,一时间,他似乎有点晃神,勉勉强强地说了一句:“刘丽,这事你别管了。”

    刘丽却上前一步,盯着我,一副你终于栽在老娘手上的表情,盯着我就说:“真没想到,长得挺人模狗样的,背地里却不是人!”

    我的心,早已经被刘丽嘴里面吐出的关键字,贼,穷酸,这样的词狠狠击伤,从张春梅那些学来的菜市场大妈式骂街,毫无用处,只能节节败退,退到无路可退。

    这时,陈天明推了刘丽一把说:“这事是我和小周之间的事,你别管了,先出去。”

    刘丽哪里会善罢甘休,而是提高声音开门出去就喊说:“大家都过来看看啊,看看周夏冰这个新来的大学生,手脚不干净,没待几个月,就开始偷钱了!”

    早上刚开始上班不久,虽然黄春莲和吴慧慧还没来,但是车间有些车工过来领材料之类的,人来人往,听到刘丽这样喊,全部看热闹地聚了过来。

    这人群里面,也有像刘丽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直接说:“没想到这妹子看起来挺好人的,是个贼,大家快看看自己这段时间有没有丢东西的?”

    陈天明微微愣了一下,出声斥责说:“根叔,别乱说。”

    他毕竟年纪不大,车间里面都是一些三十岁以上的大婶大叔,很多在厂里面不知道待了多少年,哪里愿意听他的,沉寂了一会儿之后,又热烈地讨论开了。

    “没想到啊,我看着她模样挺周正的,还想着给她讲一个男朋友的,要真给讲了,还是害了别人家孩子了。”

    “穷疯了,为了两千块钱闹出这事,这孩子怎么那么可怜。”

    “最好是报警,小小年纪不学好,书都不知道读到哪里去了,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教的。”

    “工厂里最好还是要本地人,其他地方来的,没多久就闹出事了,以后东西放在哪里都不安心。”

    “要把她开除,不然以后谁敢带钱来上班了?”

    我的眼泪,就在这些我平时见面会喊清姐,根叔,李哥,陈婶这些人源源不绝的讨论声中,奔腾而下。

    除了难堪,还有羞愧难当。

    这些年,我活得很自卑,觉得自己这里也不好,那个也不好,爸妈对自己也不好,我自己也会亏待我自己。越亏待,那些自卑就越是堆积。

    可是我越自卑,就越看重自己那点卑微的小自尊,心里面想要为自己辩解,却很快被淹没在这些平时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大哥大姐大叔大婶的责怪声中。

    在众人的热烈讨论中,我都有一个错觉,我是不是真的偷偷拿了陈天明的钱了?我是不是就是一个穷酸的贼?

    这样的错觉一直缭绕在我的心里面,导致我从刚开始的默默垂泪,变成了嚎啕大哭。

    看到我哭了,讨论的声音戈然而止。

    陈天明有点尴尬地走上前,拉了我一把,说了一句:“周夏冰,你别先哭,我的钱可能是昨天不记得放在哪里了,我等下找找,可能是我忘记地方了。”

    可是,这个事情发展到了这里,峰回路转中脱离了陈天明的控制。

    因为刘丽在众人沉默了之后,清清嗓子说:“陈主管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难道是因为周夏冰是你带过来的人,你就要护着她?她要真是手脚不干净的话,以后和她做同事,我们都被她偷干净了,谁负责?”

    其他人的情绪又被刘丽带动了起来,纷纷附和。

    陈天明竟然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半天没有开口。

    刘丽又继续说:“钱是昨天才丢的,她要真拿了,说不定就在身上,搜身,说不定就能搜出来了!”

    场面完全被她控制住了,我有心无力地回了一句:“你没资格搜我身,这是犯法的。”

    刘丽不屑地扫了我一眼,说了一句:“做贼心虚?”

    明白到刘丽是不弄死我不会罢手之后,我止住眼泪,严肃地说:“除了执.法人员,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没有权利搜查公民的身体,你要搜我的身,那是非法的。”

    刘丽却继续不屑地说:“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读了几个书,你说的那些我不懂,我只知道,你今天要不配合,就是心虚,我就报警。”

    这时,陈天明怒喝了一声:“刘丽,你够了!其他人,全部给我回去上班,这事,我自己会解决。”

    陈栋的声音,却适时响了起来。

    冷静威严,冷若冰霜。

    他说:“陈天明,你还要护着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她要没偷,我们弄清楚了,既往不咎。她要真拿了,我这里就算再缺人,也不会要一个贼来帮我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