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8把我送给你,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8-11-05 19:44:43本章字数:1887字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淡定,若无其事地说:“今晚,你有空吗?”

    听到我的声音,蒋竞轩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却也带着疑惑问了一句:“你有事?”

    语气里面的距离感,让我兵荒马乱的心更慌乱。

    我却装作很甜蜜的样子,对着话筒说:“嗯,我也爱你。今晚,把我送给你,好不好?”

    说完这句,我没有勇气听他怎么说的,直接把电话挂了。

    陈天明呆在那里,阴沉着脸看着我,说了一句:“我果然不够了解你!你看看你这个鬼样子!你犯得着这样迫不及待地送上门去吗?”

    我收起手机,打开那个布袋抽了十五张的人民币,递给他说:“陈天明,谢谢你带我来湛江,可是我现在不需要你了,欠你的钱,还你。”

    陈天明却没有接过那些钱,而是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周夏冰,我不会要回这些钱,我要让你永远都欠着我的!”

    我却直接把钱塞到他的手里面,说了一句:“拿着,别妄想用亏欠的方式让我永远记得你,曾经你配,现在我们互不相欠。”

    陈天明却冷着脸,把那些钱扔在地上,说了一句:“我不要,谁要谁捡。”

    他说完这句话,站在那里,和我对峙沉默了一阵,像是下定决心了,转身走了。

    我站在那里,看了看地上那些钱,又看了看四周,最后不得不蹲下去捡起来,胡乱再塞回去那个布袋里面。

    陈天明没有再回头,四年的友谊,终于以这样不堪入目的方式走到终点,我的心在这样的初秋里面慢慢冷却,怀里面揣着钱,也不敢久留,坐了个公交车到国贸那边,找了个柜员机,掏出一直揣在身上的唯一一张银行卡,把钱存了进去。

    存完钱以后,忽然想起答应了我爸要转钱回去,也可能实在孤单得想找个人说话,我拿出手机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或者是我的声音有点沙哑,也可能是刚刚哭过,还没恢复正常,我爸一接通就问:“感冒了?”

    很平常的一句话,却在我脆弱的时候,成为了我再一次决堤的缺口,我的眼泪又开始肆无忌惮地掉了下来,我说:“没有。”

    这时,电话似乎是被抢了过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张春梅的声音传了过来:“死丫头,钱呢?你哥最近没事做,一点精神都没有。你出去了心野了?这么久都不懂打一个电话回家问下,有没有良心?”

    她这样对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可是没有哪一天像今天一样让我觉得我是多余的,我好像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为了逃离她的强制逼婚,我找了自己唯一的好朋友带我逃开,却也在今天,把这个唯一的好友,从拥有变成失去。

    怨恨一下子涌上心头,像是不会停歇似的,我的怨言像是一排机关枪一样,一旦上膛,就再也不会停下来,我冲她说:“钱钱钱钱,你哥你哥你哥,在你的眼里面除了钱和周家祥,我算什么?我不是人吗?你觉得我没良心,为什么不在我小时候一把掐死我,你省心了,我现在也不用活得那么痛苦!”

    张春梅没有想到我一下子就有那么过激的反应,但是吵架这事,真的我还不是她的对手,她接过我的话头,吼回来:“那么大声干嘛!你被鬼附身了还是被神下咒了?我现在也很后悔我生了一个什么玩意!我以前要知道你长大了那么忤逆,我早就一把掐死你了,省得浪费了我二十多年的米!”

    我就坐在柜员机下面的台阶上,她这些话,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但是没有哪一回像今天一样让人难受,心里面像是被堵了一根刺一样,只要我稍微动一下,痛就能全身蔓延开来。

    眼泪还在流,语调也开始有点梗咽,我抽泣着说:“我想问问,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捡来的?哪里捡的?告诉我好不好,我要回去找我亲妈,我过不下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承认,当时情绪不好,我说话也挺过分的,就冲这些话,张春梅被气到了,和我爸说了一句:“我不和她说了!简直不知道我怎么就生出了这样的一个女儿!”

    电话重新回到了我爸的手里面,他一下子责怪地说:“死丫头,你和你妈说什么了?你把她都说哭了。读那么书有什么用,书读多了,反而没良心了。”

    其实刚才的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我过分了,沉默了一会儿,止住了哭泣,说了一句:“账号给我,我给家里寄钱回去。”

    爸估计是被我气得不轻,说了一句:“养你那么大,花了多少力气多少心思,你别觉得你现在能挣钱了,就牛气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你花多少钱,也补偿不回。”

    我嗯了一声,沉默着听着他数落了我几句。

    最后,我给家里转了5.8万块,剩下卡里有5300块,而手上有工资的零头27块。

    为了防止家里以为我的钱来得跟捡的似的,转了之后我打电话说这是预支了一年的工资。

    挂了电话之后,揣在怀里的钱转眼没了,肚子也饿着,工作也没了,朋友也没了,家里也暂时不能回了,蒋竞轩也生气了,我似乎是一无所有。

    我坐在台阶那里,坐够久了,有点神色恍惚地站起来,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

    走了很久,路过修车轮的油烟满地的店铺,路过卖小百货的百货店,路过卖五金的小店,这个点都在吃饭,菜香扑鼻,我饿得慌渴得慌,却不愿意停下来买一个包子买一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