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要她绣些东西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5:35本章字数:1759字

    吕氏整个人趴在地上不说,那亵裤下的嫩肉更是一览无余。

    孙老婆子看见,气的上前几步,一脚踹在吕氏的屁股上:“羞死人了,还不把裤子提上!”

    一旁看热闹的人将吕氏围上,一个个捧腹大笑。

    林琳却拉着林至涵离开了人群。

    “妹妹,我们这样走了,奶不会上门找茬吧?”

    “就算我们不得罪孙老婆子,她也见不得我们好。”

    林琳和林至涵回了那家酒楼,李掌柜已经把平底锅做好。

    林琳用青砖搭了一个简易的灶台,之后在平底锅里放了油,将之前腌制的鱼放在锅里煎至金黄,然后用大锅做了浇汁,最后摆盘,用红心萝卜雕刻了一朵牡丹,用绿色蔬菜做了叶子。

    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蜜汁煎鱼就做好了。

    “真是不错,味道鲜美,口齿留香啊!”掌柜的吃了一口,赞美的说。

    林琳淡笑,古代人思想封建,不喜创新,酒楼大多的菜色也不过就是拌、煮、蒸、炖,对于煎炸和生吃那是少之又少,而且用的锅也是大众。要是在二十一世纪,这道菜只不过就是普通的家常菜而已。

    “姑娘,你说你要多少银子?”掌柜的吃了一整块煎鱼然后恋恋不舍的放下筷子问。

    “二十两银子。”

    掌柜的一听就变了脸色:“那你这不是明抢了!”

    林琳笑着道:“掌柜的,这银子不但是买了做菜的方子,还有这平底锅,而且这平底锅可是能做很多美味佳肴,而且不敢保证,只要我不说,没人知道用平底锅做菜的法子。”

    “这......”李掌柜面露为难之色。

    “既然掌柜的不愿意,我就把这做菜的方法卖给庆丰酒楼,反正我到哪都是赚钱!”

    “那可不行!”一听说庆丰酒楼,李掌柜急忙开口。

    庆丰酒楼那可是他们镇安酒楼的死对头!

    “好,就二十两,不过你要再教我们两道菜的做法!”林琳听了点头,然后又叫厨子做了两道菜,然后拿着银子出了门。

    “妹妹,你掐我一下。”

    一下子得了二十两银子,林至涵感觉跟做梦一样。

    林琳笑着,抬手就掐了林至涵一下。

    “哎呦,是真的!”林至涵疼的呲牙咧嘴,高兴的开口。

    “这件事可不能告诉别人。”

    林琳一本正经的开口,她实在是不想过这种穷日子,这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也只有这么一次了。

    集市口,金皓黎已经等在那里,林至涵将手里的东西放在马车上喜滋滋的拉着林琳上了车。

    林琳取出一块帕子递给金皓黎:“金大哥,今天谢谢你帮忙,我在摊子上见这帕子不错,所以送给你作为谢礼。”

    帕子是灰色的,边缘用黑色丝线勾勒,看起来很朴素,但是也很入眼。林琳经过卖帕子的摊子时,想起一家人刚搬进破庙时,金皓黎帮忙搭灶台时一脸汗水的样子,所以就买了这帕子。

    金皓黎看着林琳递过来的帕子没有接,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看着金皓黎的俊脸,林琳有些脸红,恹恹的收了手:“既然金大哥不喜欢就算......”

    “太素了,绣点东西吧。”金皓黎淡淡的开口。

    林琳听了迟疑了一下:“哦,好......”

    金皓黎驾着马车,将林琳和林至涵送回破庙。

    可是还没有到破庙门口,老远的见着一群人围在门口,隐隐约约听见齐氏凄惨的哭声。

    “贱人,还不把你身上的银子还给张屠户,不然我发卖了你!”

    老远的,就听见孙老婆子的大嗓门。

    “娘,我们真没有银子,里长不是和张屠户说好,彩礼的事宽限我们一些时日吗?”齐氏带着哭腔,跪在地上,脸上种的不像样。

    林琳跳下马车,快走几步,见了齐氏的样子气的血液倒流:“哪个该死的敢打我娘!”

    “我打的,怎么地!”

    张屠户从人群里站出来,看着林琳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见了张屠户打了人还理直气壮,捡起柴堆旁的棍子朝着张屠户狠狠地打了过去。

    “臭丫头,敢对老子动手!”张屠户后退一步,躲开林琳的棍子,抬脚就要踹在她的身上。

    林琳一闪身,棍子狠狠地落在了张屠户的双腿之间。

    张屠户变了脸,双手捂着自己的命根子:“哎呦,臭丫头,你敢打我!”

    林琳刚刚的力道可不小,张屠户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捂着要害。

    见了一旁的孙老婆子,林琳拿着棍子指向她:“怎么哪都有你,你是故意和我们过不去吗!”

    孙老婆子见了林琳那副炸毛的样子急忙开口:“你不是说你有钱吗,我不过就是告诉张屠户,你家有银子却不还人家彩礼而已!”

    张屠户本来就对齐氏退婚的事情多有不满,当初要不是看在里长的面子上也不能忍。如今孙老婆子挑事,他总不能一味的忍下去吧,况且他早就想教训一下齐氏了。

    “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今天看我不教训你!”

    林琳说着,拎着棍子就朝着孙老婆子的脑袋打了下去。

    棍子停在了孙老婆子头顶,林琳到底没有下手,怎么说孙老婆子也是长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以后会落人口舌。

    “啊.......”

    一声惨叫,孙老婆子吓得直接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