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天命五行诀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0:26本章字数:3077字

    第一章 天命五行诀

    韩瑞和女朋友马莉莉已经同居了三个月。

    经历了一整天的招聘面试,半夜到家的的时候,韩瑞已是一脸疲倦。

    推门进了这间不大的出租屋,他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玩手机的马莉莉。

    “嘿嘿,老婆,我回来了。”韩瑞腆着脸故意露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凑过去,闻了闻马丽丽身上的香味:“咱们好久没亲热了呢。”

    “哎呀,没看见我在忙吗。”马莉莉有些不耐烦的推开他,转头看向韩瑞的眼睛,带着火气道:“都三个月了还没找到工作,你能不能有点上进心啊。”

    “我正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听马莉莉说起这茬,韩瑞一改往常的沮丧,坐直身子道:“经过不懈的努力,你老公我已经被市医院看上了,明天就去面试。”

    “是吗。”马莉莉仅仅是兴致缺缺的附和了声,就起身道:“我先去洗个澡。”

    虽然没有如预想一般得到女友的崇拜,但韩瑞仍旧很高兴,他对明天的面试算是胸有成竹,一想到以后自己就能赚钱养家,难免有些浮想联翩。

    也就是这时候,马莉莉仍在床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似乎是因为锁屏时间没到的缘故,加上正好来了微信,韩瑞顿时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他随手拿起来看了看,结果只是一眼,却险些被气炸了肺。

    自己的女朋友马莉莉竟然在网上跟别人聊骚!

    看着那些对自己都没有过的情话和肉麻露骨的言语,和对方发来的、马莉莉不堪入目的艳照,韩瑞脑门都炸开了,总算明白最近马莉莉为什么对自己越来越不甚理睬。

    自己辛辛苦苦在外面奔波,到头来竟然被绿了?

    草你妈的!

    他越想越气,抬手就想砸手机,结果还没动手,就看到了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马莉莉。

    她看见韩瑞一脸阴沉的模样刚有些愣神,视线划过他手中手机,顿时明白过来,脸色一变,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当先开口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正好,免得我开口跟你解释,我们分手吧,看你可怜,再让你睡一次,就当分手炮了。”

    “你还有脸跟我说分手?”韩瑞咬牙切齿道:“我真没想到啊,你马莉莉竟然是这种人!”

    “我怎么了?”马莉莉脸上带着冷笑:“我堂堂系花屈身跟你交往,拒绝了多少富二代?你倒好,住的地方是个破出租屋不说,连个工作都找不到,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过家家。”

    她说着,一把抢过手机:“你懂什么,我就陪人家王少睡了一次,别人就答应给我介绍导演,到时候我成了明星,或许还能看在这场露水情缘的份上给你点汤水......”

    “啪!”韩瑞再也忍不住,一个耳光打在了马莉莉脸上,整个人气得浑身发抖,抬手指着门口道:“拿上你的东西,滚!”

    “你敢打我?”马莉莉有些发懵,顿了下顿时耍泼起来:“你一个连饭都吃不起的废物还敢打我?”

    她说到这,眼中闪过一丝怨毒,捂着被抽肿的脸,一把抓过衣服,就跑了出去。

    韩瑞没有追赶,仿佛力竭一样,一屁股坐到了床上,看着地面,半天没有说话。

    呆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突然自嘲一笑,起身抓起外套,打算下楼喝酒。

    然而刚从楼里出来,一辆保时捷跑车就迎面而来,停在了他的面前。

    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以及刚离去不久的马莉莉。

    “就是这瘪三?”年轻男人嘴里叼着烟,询问了下马莉莉,得到她的点头,回头看向韩瑞,一脸趾高气扬的道:“看你麻痹?没见过比你有钱的?”

    “少宇,你要替我做主啊。”马莉莉靠在他身边,脸上带着口罩,眼睛怨恨的盯着韩瑞:“你也看到了,我的脸都被打肿了。”

    “哈哈哈,放心宝贝,我陈少宇就是拿钱都能把他砸死!”陈少宇猖狂一笑,指着韩瑞道:“喂,小瘪三,知道老子是谁吗?识相的赶紧爬过来道歉,否则到时候老子......”

    他这话还没说完,只见眼前一花,一个硕大的拳头就砸了过来。

    韩瑞含恨出手,根本就没有顾忌,这一拳直接就打得他把话咽进了肚子里,连带着血水从嘴里涌出来,陈少宇呜咽一声,顿时惨叫起来。

    韩瑞不管不顾,又给了他几拳,最后似乎是气不过,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抓起一块碎砖头,直接就敲在了他的那辆保时捷前盖上。

    看着那拳头大小的凹印,被韩瑞连番动作吓得心里又惊又惧的陈少宇愣是没敢吱声。

    最后反应过来的还是马莉莉,她见韩瑞状若疯狂,或许是想起来了在大学时候见到他一个人收拾了来欺负班上同学的、整个校卫队的事情,打着抖,惊恐的拉着站在原地不敢动作的陈少宇钻回保时捷里,连句狠话都没有,就果断驱车逃走。

    韩瑞红着眼睛看着两人消失,也没了喝酒的想法,喘了阵气,平静下心来,一言不发的回了出租屋。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韩瑞总算熬过了失眠的几个小时,早早从床上起来,洗漱了番,就去了市医院面试。

    然而辗转打听到了地点后,刚交上去简历没多久,韩瑞就被敢来的招聘会负责人截住了。

    “你是韩瑞?不好意思,我们医院不会收你的,你另谋高就吧。”来人是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医生,一脸的公事公办,说完就打算离开。

    “等一下。”韩瑞短暂的愣神后赶紧叫住了他:“昨天不是说好的吗,为什么......”

    中年医生转过头来打断了他的话头,脸上带着冷笑:“也不怕告诉你,你这是得罪人了明白吗?之前我们院长可是接到了合作医药公司的电话,指名道姓的要我们拒收你。”

    得罪人?

    听到这里,韩瑞那还不明白,这电话肯定是那陈少宇吩咐的!

    他登时火气就冒了出来,可也明白自己跟这医生分辨也不会有作用,心里愤怒,转头就走。

    从医院出来没多远,韩瑞发泄似的踹了脚树,打算去另外一家医院面试,可没等他走出几步,过道旁突然传出一个人影,接着他只觉脑后一疼,便直接了当的昏了过去。

    而就在他昏过去的瞬间,鲜血顺着后脑受到重击造成的伤口溢出,流经他脖子上的圆形木珠子的时候,陡然闪过一道亮光,接着原本挂在脖子上的木珠便化为一道流光,末入了他的眉心。

    这一切韩瑞自然都是无从知晓,待他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入眼的只有一片雪白的天花板,还有鼻尖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以及四周起伏的人声。

    韩瑞费力的动了动身子,随后就听到了一声询问。

    “你醒了?”

    温软的语调让他一楞,韩瑞转过头去,刚想说话,接着却是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洁白的锁骨,盈盈一握的饱满,以及那蜂腰间影影绰绰的诱人之处。女性那所有的诱人之处就如同没有防备的羊羔一般,毫无遮掩的完全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韩瑞张着嘴,看着面前这个尚算青涩的小护士,险些吓得跳起来。

    这,这女人没穿衣服?

    他感觉鼻子有些痒痒,担心出丑,连忙仰了仰头,动作过大拉扯到伤口,顿时一阵呲牙咧嘴。

    一旁的小护士只觉自己在韩瑞的目光下仿佛被看穿了一般,别扭的动了动身子,脸上露出一丝厌恶之色,强忍着皱眉问道:“刚才有人送你来医院,看情况是被人打了吧?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韩瑞没有听进去小护士的询问,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这是能透视了?

    就在他喜忧参半的时候,脑中突然一痛,紧接着,一连串的信息就如同浪潮般涌入了他的脑海。

    可以这样说,如果将这些浩渺不尽的信息比作一个个分门别类的文档的话,那么现在,韩瑞的脑子就是已经到了内存极限的硬盘。

    这样的情况下,宕机是理所当然的。

    他自然也因此直接呆立当场。

    不过好在这恒河沙数般的信息有着一致的目的,它们在韩瑞的脑海中交织排列,逐渐清晰,很快化为了井然有序的各种知识。

    医术、药理、针灸、阵法、术法,等等。无穷无尽的信息最终汇聚成为了一本古朴册子,其上金光交织,又有云霞升腾,隐约之间,在韩瑞的脑海中显出五个刀削剑劈的锐利大字。

    ——《天命五行诀》。

    韩瑞短暂的吃惊了片刻,紧接着,仿佛走马灯般的无数场景就涌入了他的意识之中。

    少顷之后,他睁开了眼睛。

    原来,这脑中的古朴册子乃是修真界天命医宗的镇派绝学。

    之所以能走狗屎运得到这等玄妙传承,是因为他曾当做普通车珠子从地摊上买来、戴在颈间的那颗天命菩提。

    如此神物原本是天命医宗的传承之宝,被派内高人用以大神通炼化,以做传教授业之用。不过因其另有种种妙用,加上世间唯一,每代弟子之中,只择掌门授予。

    而透视,就是其诸般妙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