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城主之威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0本章字数:2014字

    战王在世时,因其平定动乱,立下汗马功劳,故而被上一任国王册封为异姓王,并且赐予其封地,将之更名为战王域。

    战王域面积很大,仅次于皇室所在的天幻域,不过却地处天幻王朝的西北边缘,比较偏僻,环境十分恶劣。

    战王域总共有十三座城池,天荒城为其中最小城池,此前天荒城一直没有城主,由三大家族共同执掌。

    如今,陆尘入主后,触动了三大家族的利益,且左相一直想要覆灭战王一脉,三大家族自然是站在左相这一边,与战王一脉为敌。

    听到三大家族共同举办宴会,陆尘很平静,也很淡然。

    战王一脉沦落到这一步,他早就猜到了三大家族会这么做。

    “少爷,三大家族心怀鬼胎,极有可能投靠了左相,这宴会不可去啊。”福伯年迈,佝偻身躯,但脸颊上却带着无比坚毅的神色。

    他的命是战王给的,若是可以的话,他宁愿替战王去死。

    战王陨落后,他唯一的心愿就是保护陆尘,让战王一脉后继有人。

    “您在城主府,光天化日之下,三大家族应当会隐忍,不敢动手,可是您一旦离开城主府……”

    福伯摇头。

    陆尘目光清澈,负手而立,在思索如何破局。

    突然间,他看到了远处绕行的妹妹陆欣,而后看到了妹妹脸上有一道划痕,虽然很浅,但他一眼就看到了。

    “嗯?”

    陆尘皱眉,有些不悦。

    一旁,福伯低语,“不久前,雷家雷炼陪同木婉来城主府拜访,碰到了陆欣,起了争执……”

    陆尘有些愤怒,三大家族欺人太甚。

    “少爷,如今战王一脉没落,不能与三大家族彻底撕破脸皮,需要隐忍。”同时,福伯也告知陆尘,他已经写了书信派人送往战场。

    那些与战王同生共死的兄弟们,应该都能收到。

    现在,也只能指望他们回归,为战王一脉洗刷冤屈,保留最后的希望。

    看着妹妹远去的背影,陆尘的怒火,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冷静。

    难道,战王一脉只能眼睁睁的任人宰割吗?

    不!

    这是他心中答案。

    以他目前的实力,自然不可能抗衡三大家族,但别忘记了,他是龙帝,曾经的巅峰强者。

    很快,陆尘就有了决定。

    “福伯,你去告知三大家族,就说我陆尘会如约参加宴会。”陆尘道。

    “可是。”

    福伯还想劝阻,但看到陆尘那坚毅的神色,最终还是点头,同时他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哪怕战死,都不能让少爷受到任何伤害。

    “对了福伯,我需要一些材料,你去帮我找一下,顺便帮我找府里的炼器师,炼制一柄武器。”

    说话间,陆尘拿出了两张清单。

    福伯接过清单后,有些疑惑。

    “少爷,这第二张图是炼制兵器的图,这个我能看懂,可是这第一张清单,若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某一种阵法吧?”

    “少爷何时学过阵法?”

    这个世界,虽然以武为尊,但也有五花八门的修行方式。

    阵法是修行,炼器是修行,符箓也是修行。

    可是,对于淬体境界的武者来说,连修行这些的门槛都达不到,故而福伯才有些疑惑。

    “福伯,你不用管,只管帮我去弄就行。”

    福伯若有所思,而后点头,“我这就去弄。”

    …………

    三日后,福伯把清单上列出来的材料,全部凑齐,同时城主府的炼器师,也炼制出了陆尘需要的兵器。

    演武场,福伯找到陆尘,将材料递给他,同时也将炼制好的战刀给他。

    “由于炼器水平有限,这柄战刀一阶兵器。”

    兵器分九阶,一阶最低,九阶最高。

    天荒城的炼器师,勉强触摸到二阶门槛,因材料有限,只能炼制出一阶层次的兵器。

    陆尘接过战刀,满意点头,一阶足够了。

    “陆尘。”

    突然间,一个大嗓门声音传来。

    陆尘转头,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臃肿少年,他朝着这里大步走来。

    “听说你要参加几日后的年轻一辈宴会?”雷明问道。

    陆尘点头,“有事?”

    雷明咧嘴,嘲讽道:“就你这样的实力,去了也会被打成猪头。”

    “不过,你要是能给我一株黑火草的话,我可以保证,我雷家年轻一辈会在宴会上替你阻拦其他两家的刁难,如何?”雷明眼冒金光,他的真正目的,是黑火草。

    陆尘瞥了雷明一眼,同时想起了三天前,妹妹陆欣受伤的场景。

    他昂起头,轻蔑的看着雷明。

    “我城主府的确有黑火草,可是,我凭什么给你?”

    陆尘的声音不大,却让整个演武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落在了雷明身上。

    “而且,你擅闯城主府,冒犯城主,以下犯上,罪无可恕。”陆尘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是龙帝,即便如今式微,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冒犯的。

    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霸道的气质,令的雷明也是有些惊讶。

    “你……”

    看着陆尘,雷明结巴的说不出话来,着实被前者的气势吓到了。

    一旁的福伯,也是心惊,诧异的看了一眼陆尘。

    龙威扩散,龙吟之声若隐若现,陆尘负手而立,居高临下,俯视着雷明,如神灵俯视众生般。

    “滚吧,若是再有下次,你应该知道后果。”陆尘冷声道,区区一个雷明,还不值得他出手。

    “真把自己当城主?”

    雷明醒悟过来,瞬间暴怒,一拳轰出。

    轰!

    可怕的气浪,席卷天地,当尘土散尽时,陆尘已走,雷明狼狈不堪,躺在地上,鲜血流淌。

    “少爷他?”

    福伯惊诧,淬体六重的雷明,居然抵挡不住陆尘一击?太匪夷所思了。

    演武场内,短暂的寂静后,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

    天荒城外,数十里处。

    一个年迈老者,骑着一头牛,由远及近。

    “前边就是天荒城了吧?”

    他眯着眼睛,看向前方,黄牛发出了哞哞哞的声音。

    “当年,战王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年迈老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