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木婉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0本章字数:2104字

    城主府。

    陆尘盘坐于密室中,福伯在外守护,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哗啦!

    他从怀中拿出了福伯给他找到的材料,仔细的梳理了一下,而后满意点头。

    “三大家族对我而言,只是重生后的第一道考验,若连他们这一关都过不去,还谈何铸造无敌神体?”

    陆尘自语。

    天荒城是一座小城,这里的武道,不太昌盛,三大家族的最强者,也不过是魂脉境武者而已。

    对于前世的龙帝来说,如同蝼蚁。

    不过,现阶段的陆尘,光靠自己的实力,还无法硬撼三大家族,毕竟境界上的差距太大。

    几日后,就要去赴宴。

    这一去,必定会遭遇很多变故,他要提前做准备。

    不久前他才突破到淬体六重境,短时间内雷火呼吸法也很难精进,境界也无法在做突破。

    那么,他就从其他方面来提升实力。

    前世龙帝,修行至极巅,手段众多,这其中就包括阵法一道。

    “以目前我的情况来说,阵法是最合适的。”

    强大的阵法,能成倍增幅武者实力,有些封禁类阵法,更是能够封锁虚空,将魂脉境武者困住。

    脑海中搜寻了一番,最终陆尘选择了锁脉阵。

    魂脉境,顾名思义,炼脉洗魂,贯穿全身经脉,开辟窍穴,吸收天地灵气修行。

    而这锁脉阵一旦布置,能够将魂脉境武者的经脉暂时封锁,让其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

    “就它了。”

    陆尘点头确认。

    随即,他开始着手布置。

    有着前世强大的阵道经验,陆尘布置起来,得心应手,若不是碍于自身境界太低,他还能够布置出更加强大的阵法来。

    呼呼呼!

    他的双手,结着复杂法印,身前的材料,被其放在不同的位置,不一会儿,密室内霞光四射,阵基已经成型。

    见状,陆尘满意点头,继续布置阵法中枢。

    撕拉!

    在布置阵法中枢的时候,陆尘出现了一些小的失误,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他摇头,“很久没有布置阵法,有些生疏了。”

    他的脑海中,快速的运转着锁脉阵的运行轨迹,双手幻化,密室内的气息,压抑到了极点。

    嗡!

    突然间,虚空短暂了静止了一下,紧接着灰蒙蒙的气息从阵基处涌现而出,交织在一起,将密室空间封锁。

    “阵法,成。”

    陆尘收回手掌,笑着说道。

    他身处锁脉阵中,能够明显感觉到,阵法带来的压力,“虽然距离我前世布置的锁脉阵威力差距有些大,但也足够应对三大家族的魂脉境武者了。”

    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锁脉阵没有问题后,陆尘心意一动,阵法溃散,材料已经被他消耗过半。

    “可惜啊,若材料品质提升一些,阵法威力还能增强。”

    陆尘感慨。

    现阶段他的处境略微有些尴尬,虽然是城主,但掌控的资源并不多,甚至可以说非常少。

    “算了,先将就着用吧。”

    锁脉阵算是陆尘的一道杀手锏,用来应对危机。接下来他将目光落在了战刀上。

    天荒城在怎么说也是他父亲战王的发家之地,岂能允许三大家族这样肆意妄为?

    三大家族魂脉境强者,有锁脉阵应对,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在宴会上,对付年轻一辈武者。

    “当年,我也算是一位炼器师,虽然不算精通,但对炼器之术,也算是了如指掌。”陆尘道,“我记得有一道炼器入门之术,能够将武器提升一个品阶。”

    陆尘拿出了福伯准备的材料,选取了几株药草,而后用手揉成团,吸取其中的药效力量,片刻后药草枯萎,药效力量已经被其吸入掌心。

    掌心中,蓝色能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陆尘运转秘术,将蓝色能量,注入到战刀中。

    嘶嘶嘶!

    战刀接触到蓝色能量后,发生了变异,刀身上散发出了异样光芒,刀尖上有着猩红之色闪烁。

    “凝。”

    战刀悬浮在身前,蓝色能量已经完全与之融合。

    这时,方辰双掌握在了刀柄上,低喝一声,体内有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与战刀中的蓝色能量碰撞,爆发出刺眼的火花。

    当火花散尽后,战刀表面闪烁着金色光泽,给人一种无比厚重的感觉。

    “二阶。”

    方辰感受着战刀内散发出的气息,面带喜色道。

    这门秘术,看似简单,实则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施展起来略微有些难度,毕竟身体条件远无法与前世相比。

    不过,总算还是完成了。

    战刀品质提升到二阶后,威力全面提升,“三大家族年轻一辈?”陆尘嗤笑,有此战刀,他能横扫天荒城年轻一辈。

    …………

    城主府,广场。

    “婉儿。”

    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浑身散发着雷霆气息,笑眯眯的站在木婉身旁。

    木婉,天荒城第一美女,木家掌上明珠,据说不久前,还被天幻王朝的修炼大派看中,参加完宴会后,就会离开。

    “雷炼,我说过,你不用跟着我了。”木婉神色有些不悦,一袭白色衣裙,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

    她冷着脸,不太愿意跟雷炼站在一起。

    “婉儿,我……”雷炼欲言又止。

    远处,陆尘刚刚从密室出来,看到了木婉,便走了过来。

    “婉儿。”

    陆尘平静道。

    “陆尘。”

    木婉美眸抬起,打量着陆尘。

    “我来看看你,宴会结束后,我就会前往离山派修行。”木婉道,话语中透露着一丝骄傲。

    “嗯。”陆尘点头,脸上古井无波,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木婉有些失望,同时心中也更加明确,与陆尘划分距离,曾经的相识,相知,彻底随风飘散。

    “我走了。”木婉转身离开。

    雷炼瞪了陆尘一眼,想要训斥几句,但看到福伯走来后,低着头追上木婉。

    “木婉……”

    陆尘突然开口,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在皇城时,你叫我哥哥,我也当你是妹妹一样看待,不过现在……这块玉佩,你还是拿回去吧。”

    咻!

    木婉接过玉佩,冷哼一声。

    “还有,上次你带着雷炼,与欣儿起争执,打伤了她,我希望这种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

    说完,不再理会木婉与雷炼,陆尘直接转身离开。

    雷炼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冷冽杀意,“希望宴会上,你还能这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