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锁脉阵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1本章字数:2018字

    “杀光我雷家年轻一辈,你好大的口气。”

    雷万钧拳头紧握,鲜血滴落。

    这血液,是福伯的。

    鱼鹰长老与叶长老若不出手,雷万钧想不出来,天荒城中,还有谁能抵挡得住他?

    他一步步走向陆尘,杀意纵横。

    “少爷。”

    福伯焦急。

    陆尘挥手,“福伯,你还不了解我吗?”

    福伯一怔,记忆中陆尘从不做无把握之事,那么今日,他也有把握吗?

    回想起之前,陆尘让他帮忙准备布置阵法的材料,以及炼制兵器。

    “难道……”

    福伯喃喃道。

    “淬体境能在我面前如此镇定,不管你是强作镇定,还是有什么手段,光是这份勇气,就足以自傲了。”

    雷万钧道。

    从天才宴会开始到现在,陆尘的表现接近完美。

    可惜,陆尘不是他雷家子弟。

    而且,还接连斩杀了雷家两个天才,所以注定要死。

    “你虽是战王之子,但我曾听闻,左相怀疑,战王勾结其他王朝,背叛天幻王朝。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你战王一脉,注定无法翻身。”

    雷万钧阴冷道:“你身为战王嫡子,若我将你斩杀,也算是为皇室除害。”

    轰!

    陆尘身上,涌现出了令人惊颤的气势,他双眸爆射金光,冷冽盯着雷万钧,一字一句道:“我父亲,没有背叛天幻王朝。”

    同时,他拳头紧握,面目狰狞。

    别人可以侮辱他,但绝不可以侮辱他的父亲。

    “我父亲为国征战的时候,你雷万钧在哪里?”

    “我父亲为天幻王朝打下江山的时候,你雷万钧又在哪里?”

    “就你这种垃圾,有什么资格议论我父亲的是非?”

    陆尘气势汹涌。

    “呵呵……生气了吗?”

    见状,雷万钧嗤笑,“可是,你生气又能如何?”

    他握了握拳头,道:“在这个世界上,强者为尊,拳头才是硬道理,我比你强,就算我将你杀了,也不会有人为你出头。”

    “而你,只能徒增怒火,却无法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雷万钧冷笑连连。

    在动手之前,他还不忘嘲讽一番战王一脉。

    陆尘的眸中,露出了罕见的怒火。

    “侮辱我父亲,你雷家罪无可恕。”

    陆尘一声低喝,身形一闪,快速的出现在广场的各个方位。

    哗啦!

    每一次出现,他的脚尖都会轻轻一点,而后迅速消失。

    “怎么?想要依靠速度,来躲避我的进攻吗?”雷万钧嗤笑,一拳轰出。

    可怕的拳芒,让的虚空都为之震颤,陆尘的身体,也被逼了出来。

    “死吧。”

    雷万钧道。

    “不对。”

    在看到陆尘动手的时候,叶长老就一直在观察。

    终于,他看出了一些端倪。

    “他在布置阵法。”

    叶长老惊呼,一旁的鱼鹰长老也是内心大震。

    阵法师?

    放眼天幻王朝,都没有多少阵法师。

    一来,阵法一道太难入行,太难修行。

    二来,天幻王朝太小,阵法体系很难流入这种贫瘠之地。

    所以,想要成为阵法师,只能寻找远古传承。

    轰隆隆!

    在雷万钧攻击即将落在方辰身上的时候,突然间广场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呼呼呼!

    只见的,之前方辰脚掌轻点的地方,浩大的力量,从地底之下蔓延,在虚空中交织。

    嗡!

    一座若隐若现的阵法成型。

    “锁脉阵,成。”

    陆尘双手挥动,将事先准备好的材料,全部放入阵法中枢,而后操控阵法。

    刹那间,他的身体斗转星移,出现在了阵法之外。

    而雷万钧,攻击落空,迷失在阵法中。

    “什么?”

    主席台上,木傷与洪离惊呼,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陆尘,居然是一个阵法师?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木傷疯狂摇头。

    他曾在天幻郡战王府居住过,对陆尘比较了解,当时整个战王府,都没有一个阵法师,陆尘怎么可能是阵法师?

    “这……”洪离瞪大眼睛。

    “居然能布置出锁脉阵,怪不得面对魂脉境强者无惧意。”鱼鹰长老笑着说道,很欣赏陆尘。

    “这家伙,比之当年他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离山派叶长老对陆尘竖起了大拇指,“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阵道造诣,若是传出去,必定会引起诸多修行大派的哄抢。”

    想到这里,他特意叮嘱叶熙,“乖孙女,你似乎跟陆尘认识?”

    叶熙点头。

    “一定要维持好关系,并且极力拉拢他,若他能加入离山派,条件任他开。”叶长老道。

    叶熙嘴巴张成了“O”型,木讷的点了点头,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不,这不是真的。”

    雷行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疯狂摇头。

    然而这时,陆尘从迷雾中走出,目露凶色,看向雷行。

    “哼,他要分心维持阵法,战斗力必然锐减,我们一起上,杀了他。”雷行眸中满是嫉妒之色。

    “杀。”

    雷家年轻一辈,一拥而上。

    “我说过,能在你面前,将雷家年轻一辈杀光。”

    话音落下,陆尘手中出现了一柄战刀。

    扑哧!

    一刀劈出,最先靠近他的一个雷家子弟,瞬间被劈杀。

    “那是……二阶兵器?”

    当雷行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陆尘手持战刀,如同杀神,冲入了人群中,大开杀戒。

    扑哧!

    一个又一个雷家子弟,死在陆尘刀下。

    锁脉阵中,雷万钧被困,毫无办法。

    “住手。”

    雷家的长老们怒吼,想要阻止杀戮。

    然而,福伯挡住了他们的路线。

    主席台上,木傷与洪离知道,再不出手,雷家子弟将会被陆尘杀光。

    “贼子,受死。”

    两大家主一起出手。

    嗡!

    叶长老见状,一掌拍出,将木傷逼退,与此同时,鱼鹰长老屈指一弹,虚空中凝聚出了一只雄鹰,挡在了洪离面前。

    “两位,这是我天荒城之事,还望莫要插手。”洪离沉声道。

    “陆尘身为城主,却在天才宴会上大开杀戒,必须受到制裁。”木傷道。

    说话间,陆尘已经与雷行交手。

    “陆尘,我要你死。”

    雷行眼眸猩红,陷入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