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结果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1本章字数:2061字

    死亡刀术,是他前世点燃神火时,有感而发,创造的一门刀术。

    这门刀术威力无穷,一旦施展,绵绵不绝的刀气,席卷天地,能瞬间将虚空切割。

    但是现在,他重生后境界太低,也只能勉强施展出第一招而已。

    即便如此,他体内的力量,也被消耗干净了。

    呼!

    陆尘弯腰,气喘吁吁,脸上满是疲倦之色。

    战刀插在地面上,刀身摇晃,刀刃上有着细微的裂痕。纵然是二阶战刀,但也很难承受这门死亡刀术的威力。

    不远处,雷万钧身体颤抖,双拳垂下,鲜血不断滴落在地面上。

    他的体内,经脉断裂,受了很重的伤势。

    他抬头,神色复杂的看着陆尘,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想法。

    “怎么可能?他一个淬体境武者,为何能爆发出如此威力?”

    若说先前他布置的锁脉阵,只是机缘巧合修成的话,那么刚刚施展的那一刀呢?

    现在回想起来,雷万钧都感觉有些惊颤。

    若非陆尘境界太低,刚刚那一刀,足以要自己的命。

    广场上,诸人彻底惊呆。

    主席台上,鱼鹰长老等人,无不惊颤。

    “那一刀,太精妙了。”

    “那一刀给我的感觉,比之地级功法都要精妙,难道他得到了某一种逆天机缘吗?”

    两大长老惊诧不已。

    木傷与洪离更是直接木讷,三大家主中,雷万钧实力最强,而在他们眼中不堪一击的陆尘,居然能挡住雷万钧一击。

    最重要的是,刚刚那一刀,连他们都感觉到了死亡威胁。

    太可怕了!

    这是所有人脑中所想。

    此时的陆尘,身上仿佛披着一层神秘光泽,让他们无法看透。

    沉寂片刻后,广场上响起了嘈杂般的声音。

    这时,陆尘再度握住了战刀。

    实际上,他体内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他施展死亡一刀了。

    见状,雷万钧后退了几步,衣袍动荡,眼眸中闪过了冰冷的杀意,想要再度出手。

    “雷家主,够了。”

    鱼鹰长老开口了。

    他纵身一跃,来到了陆尘身旁。

    “陆尘乃战王之子,众所周知战王曾与我烈阳宗宗主关系莫逆,此次我来天荒城的主要目的,就是庇护陆尘。”

    一旁的福伯闻言,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当初送出去的那些信,还是管用的。

    至少,烈阳宗收到信件后,愿意来帮忙。

    “什么?”

    诸人惊诧,没想到战王一脉居然与烈阳宗有关系。

    而且,烈阳宗居然公开出面庇护战王一脉。

    一时间,雷万钧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陆尘的潜力太可怕了,现在只是淬体境修为,就能硬抗魂脉境强者一击,若给他时间,等他跨入魂脉境,实力会有多强?

    届时,三大家族将会成为他的垫脚石。

    所以,雷万钧很想将陆尘除掉。

    可是,当鱼鹰长老出面的时候,他就知晓,想要在天才宴会上斩杀陆尘,几乎不看你了。

    “鱼鹰长老,你应该知道天幻王朝的规矩,修行大派不插手凡俗皇室的斗争,天荒城是皇室的地盘,你这样公开插手,是否……”

    雷万钧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鱼鹰长老挥手制止了。

    “话虽如此,但我烈阳宗宗主亲自下令要保人,我总不能空手而归吧?”鱼鹰长老笑道。

    开什么玩笑?

    修行大派虽然不插手凡俗之事,但也不代表他们惧怕皇室。

    他们之间,互不相干。

    然而今日,他必须要带陆尘离开。

    “再说了,陆尘是天荒城城主,你们三大家族勾结起来,迫害城主,光这一条罪名,就足以株连九族了。”鱼鹰长老冷声道。

    闻言,三大家主脸色大变。

    陆尘对鱼鹰长老点头,对烈阳宗印象不错。

    主席台上,叶长老也开口了。

    “陆尘潜力非凡,加入修行大派只是时间问题,他从进入雷府开始,就一直被针对,错不在他。”

    叶长老耸肩,“倒是你们三大家族,所谓的天才宴会,在我看来,跟鸿门宴没什么两样,若非我跟鱼鹰长老在此,恐怕陆尘已遭尔等毒手。”

    一个鱼鹰长老,还不至于让三大家族太过惧怕。

    然而,再加上一个叶长老,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若三大家族依旧要杀陆尘,就是与两大修行大派彻底撕破脸皮了。

    雷万钧怒目盯着陆尘,却没有说话。

    “陆尘小友,你与我孙女叶熙也算是熟人了,我也不卖关子了,若你愿意加入离山派,我可以保证,你能享受到圣子级的待遇,修行资源任你挑选。”

    叶长老转头,笑眯眯的看着陆尘。

    他在琢磨,如何能从鱼鹰长老手中,将陆尘抢过来。

    这样的天骄,一旦传出去,必定会让诸多修行大派哄抢,所以他要先下手为强。

    “叶长老,你过了。”

    鱼鹰长老抚着胡须,“陆尘的父亲战王,与我烈阳宗宗主关系莫逆,而我烈阳宗山门,就在战王郡,陆尘若选择修行大派,自然也是加入我烈阳宗,你离山派就别来凑热闹了。”

    “鱼鹰长老,虽说烈阳宗在战王郡,但想要加入哪个宗派,是陆尘自己的决定,何不问问他的意见呢?”

    说罢,两大长老完全无视三大家族,目光落在陆尘身上。

    福伯激动,加入修行大派,意味着陆尘的安全,得到了保障,至少左相不敢在派人袭杀。

    “少爷。”

    福伯轻声呼唤道。

    陆尘神色平静,直起身来,对着两大长老躬身,而后道:“两位前辈的好意,我陆尘心领了,可是我现在,还没有加入修行大派的打算。”

    广场上,所有人一脸愕然。

    这是……拒绝了?

    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加入修行大派,然而陆尘却同时拒绝了两大派的邀请?

    “哼,真以为自己很牛逼?”洪禹不屑道,“以为能在雷家主的手中活下来,就可以无视两大派?”

    木瞳也是摇头,这种人太过自负,到现在都看不清局势。

    若非两大长老出面,他早死了,可是他却拒绝了两大长老的邀请,简直愚蠢。

    木婉挣扎的脸颊,恢复平静,美眸中荡漾着异样光芒,看着陆尘,轻轻摇头。

    “少爷,你怎么?”

    福伯欲哭无泪,替陆尘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