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城主风云会前夕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2本章字数:2034字

    如此着急的强势镇压三大家族,为的便是只身前往战王郡,参加城主风云会。

    陆尘点头。

    城主风云会,是战王郡疆域内十三座城池之主的聚会。

    说是聚会,实则就是在商讨利益划分而已。

    以前战王在世时,风云会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谁也不敢在盛会上开口。

    如今,战王陨落。

    战王一脉落寞,再加上左相放出去的话,让的其他城池蠢蠢欲动。

    三年一次的城主风云会,就在半个月后举行。

    “少爷……”

    福伯担忧。

    其他十二城之主,实力都很强,至少也是魂脉境六重以上的强者,放在修行大派,也能算作是长老级别了。

    天荒城上一任城主,就是死在了风云会上。

    “放心,我自有分寸。”

    陆尘神色淡然,眉宇间却有着一丝杀意。

    若有城主公然背叛战王一脉,他不介意出手清理门户。

    “我去参加城主风云会期间,就劳烦福伯就掌管天荒城了。”陆尘道。

    他有些不放心雷万钧。

    后者口蜜腹剑,在他的强势压迫下,才愿意屈服。

    一旦他离开,后者极有可能发难。

    “少爷放心,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保住天荒城。”福伯重重点头。

    …………

    半月时间,陆尘一直在闭关修行。

    九绝刀术已经被他修成四刀,五十枚灵丹,也已经消耗完毕。

    他耸了耸肩。

    “还需要更多的灵丹啊。”

    纵然他武道造诣通天,也是需要修行资源辅助的,这样修行速度才会提升上去。

    不过让他惊喜的是,雷火呼吸法修行至化境后,居然又激活了一条心脉,这可是前世都不曾做到的。

    这也让他更加坚信,心脉极限,并不是十一条,可能还有。

    十一条心脉,给他打下了夯实的基础,让他的战斗力飙升。

    不过这些,在陆尘离开天荒城后,就被他抛之脑后。

    数日后。

    陆尘来到了战王郡的核心,战王城。

    望着人烟稀少的城池,陆尘感慨颇多。

    当年,战王城可是仅次于皇城的第二大城池,强者不计其数。

    然而现在,却没落成这样。

    城主府,得知陆尘到来,陆母激动的亲自出来迎接。

    “尘儿。”

    陆母看到陆尘后,将之拥入怀中。

    “娘,你辛苦了。”

    能看的出来,陆母脸上的皱纹变多了,这是日夜操劳的后果。

    “小尘,真有你的。”

    一旁,身材高大的二叔陆轩笑着道。

    早在半个月前,天荒城发生的事情,就已经传到了战王郡。

    战王一脉诸人得知后,都很激动。

    “二叔。”

    陆尘从母亲怀中出来,打招呼道。

    “尘儿你舟车劳累,我带你去歇息吧,今天娘亲自下厨,给你做最喜欢吃的红烧狮子头。”陆母道。

    “好啊。”

    陆尘左右环视,没有发现妹妹陆欣。

    “母亲,妹妹呢?”

    按照以往,妹妹陆欣应该是第一个跑出来迎接他的。

    闻言,陆母脸色变幻了一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尘见状,急忙问道,同时眼中冒出了冷冷寒意。

    陆母这才将事情经过,告知陆尘。

    “你是说,妹妹被一个仙风道骨的修行人带走了?”陆尘愕然。

    “那个修行人的实力太强,我感觉已经超越魂脉境了,我在他的手下,连一招都坚持不了。”

    陆轩道。

    若非修行人没有恶意,战王一脉估计都要遭殃。

    陆尘认真分析后,道:“既然那位修行人对我战王一脉没有恶意,那么应该就是单纯的想收妹妹为徒吧。”

    “母亲放心,以后我会去找妹妹的。”陆尘安慰道。

    就在这时,一道公鸭子嗓音响起。

    “我说陆轩,你们战王一脉也太垃圾了吧?年轻一辈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

    陆尘转头看去,赫然发现,来人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

    在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都是魂脉境武者。

    “九玄,你别太过分。”

    肥头大耳中年人冷笑,“陆轩,你都拒绝我几次了?”

    “叔父,战王一脉早已没落,战王城已无人,我们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年轻男子冷声道。

    在他身旁的女子,也是一脸嘲讽。

    九家!

    陆尘的记忆中,战王陨落后,九家是第一个跳出来公然背叛战王的。

    如今,居然逼迫到这种程度。

    “九玄,你……”

    陆轩来到战王城后,九玄已经不止一次带着年轻一辈前来挑衅。

    一开始,陆轩还应战。

    但九家出手太狠,直接将战王城天骄弄残。

    自这之后,每次九玄到来,都被陆轩拒绝。

    “大嫂,尘儿,不必理会他们。”陆轩低声道。

    “陆轩,你战王一脉曾经不可一世的魄力哪去了?”九玄哈哈大笑,“难道你们要一直活在一个死人的余荫之下吗?”

    “战王叛国,国王陛下没有诛你九族,就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你们战王一脉何必还死皮赖脸的在这里?”

    年轻男子九真冷冷道。

    “当年,我父亲在世时,九家家主如同死狗般,跪在父亲面前求饶,希望能归附于战王一脉,那个时候的九家,可不像现在这么嚣张。”

    陆尘道。

    轰!

    九玄闻言,勃然大怒。

    这是他九家的耻辱,他们一直想要洗涮,现在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提起,简直无法忍受。

    “我道是谁,原来是战王留下的野种。”

    九真嗤笑,九霖也是摇头,满脸厌恶。

    野种!

    这两字,彻底激怒了陆尘。

    “九家很高贵吗?”陆尘反问道。

    他负手而立,十分淡然,根本不将九家人放在眼中。

    “至少比你们战王一脉高贵。”九真道。

    他眼神凌厉,盯着陆尘,“你身为战王之子,难道也要这样苟延残喘吗?听说你之前在天荒城闹出了很大的动静,怎么来到战王城,就龟缩了?”

    九真出言挑衅,想要激怒陆尘。

    “尘儿。”

    陆母拉了拉陆尘衣角,陆轩也道:“九玄,侮辱我可以,但你不可以侮辱战王一脉。”

    说话间,陆轩就要出手。

    “怎么,我怕你不成?”九玄冷笑。

    然而这时,陆尘却霸气道。

    “你们三个,一起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