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烈阳宗主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2本章字数:2050字

    一袭红衣,头戴黑色毡帽,背部放着一柄战刀。

    元丹境强者,乃是凌驾于魂脉境之上的超级存在,这样的强者,在一流宗门中,都算是顶尖强者了。

    “他是……血怒?”

    鱼鹰长老骇然。

    没想到来人居然是天幻王朝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血怒。

    “哼。”

    方大人冷哼,这便是他的依仗。

    他冷冽的看向陆尘,即便有烈阳宗的鱼鹰长老庇护,又能如何?

    山长老动容,没想到方大人准备如此周全。

    血手组织在天幻王朝内,非常特殊,谁也不清楚,他们的背后,到底有什么强者。

    但,这么多年以来。

    哪怕是皇室出动全力,都没有将血手组织剿灭。

    那些顶尖势力,更是不愿意轻易招惹它。

    “铁了心要杀我?”

    陆尘蹙眉。

    他感受到了血怒身上散发出来的元丹境气息,身体紧绷,随时准备逃走。

    面对魂脉境强者,他还有一战之力。

    但面对元丹境,他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陆尘。”

    方大人目光冷冽,“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鱼鹰长老上前,挡在陆尘身旁。

    “朝廷什么时候跟血手组织走在一起了?”

    他是烈阳宗长老,谅他血怒也不敢杀他。

    “老东西,让开。”

    血怒丝毫不给鱼鹰长老面子。

    “若不然,我会杀了你。”

    烈阳宗又如何?血手组织的人,只要雇主给予足够的钱财,就能请动他们。

    此次,左相下了血本,要杀陆尘。

    “你……”

    鱼鹰长老刚欲说话,就被血怒一巴掌轰飞。

    蹬蹬蹬!

    鱼鹰长老稳住身形,怒意十足,但面对血怒,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既然陆尘是你血怒的任务目标,那么老朽放弃。”

    说罢。

    山长老身形一闪,便急匆匆离开了战王城。

    血怒的出现,让他知晓,陆尘牵扯太多,若他执意插手的话,极有可能引来血怒的怒火。

    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山长老离开后,九家之人也迅速退去。

    广场上,方大人居高临下,俯视着陆尘。

    他冷笑连连,不断出言嘲讽陆尘。

    “小子,我看谁能救你?”

    陆尘叹息。

    原本他是不打算动用杀手锏的,但是奈何,对面是血怒。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陆尘自语。

    “死。”

    血怒出手了。

    他手掌猛地一翻,滔天血气,从其掌心中俯冲而下。

    血气中,蕴含着冷冽的力量,仿佛飞流直下的瀑布般,冲向陆尘。

    所有人骇然。

    这就是元丹境强者的手段吗?

    太强了。

    根本,无法抵挡。

    陆尘一动不动,仿佛吓傻了似得。

    “看你还不死?”方大人道。

    突然间,陆尘抬起脑袋,看向血红色掌印。

    他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复杂的经文,一个个奇怪的纹络,从其嘴里飞出,汇聚在他头顶上空。

    可是。

    就在这时。

    遥远的天际处,陡然间传来了一道怒吼之声。

    “住手。”

    一个全身沐浴着火焰的老者,愤怒咆哮。

    他一步跨出,瞬间来到了广场上,随手拍出一掌,炙热的火焰掌印,撞击在了俯冲而下的血红色掌印上。

    咔嚓!

    两道掌印内的力量互相碰撞,地动山摇。

    嘶嘶嘶!

    火焰与血红色气息交织,互相侵袭,最终溃散。

    蹬蹬蹬!

    血怒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凝视着来人。

    “烈阳宗主?”

    他咧着嘴,怒道。

    方大人心惊,烈阳宗主居然来了?

    难道,传说是真的?

    战王真的跟烈阳宗高层,关系莫逆?

    嗡!

    血怒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被烈阳宗主完全化解。

    见状,鱼鹰长老松了一口气。

    “宗主。”

    他快步走来。

    烈阳宗主认真打量着陆尘,“你就是陆尘?”

    “晚辈陆尘,拜见宗主。”陆尘抱拳,内心颇为感激。

    若非烈阳宗主及时赶来,他就要施展前世的禁忌之法。

    纵然能够退敌,自己也会受到反噬。

    烈阳宗主轻轻的拍打了一下陆尘肩膀,道:“你先退到一旁。”

    鱼鹰长老将卷宗递给烈阳宗主,后者接过来急忙打开。

    瞬间惊呆了。

    “这……”

    他身为烈阳宗主,研究烈阳掌无数年,却无法看出其漏洞。

    “九处?”

    此时的烈阳宗主,内心激动万分。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候。

    他将卷宗收起,目光森然的看向血怒。

    “烈阳宗主,你要阻我?”血怒道。

    两人都是元丹境强者,谁也奈何不了谁。

    “战王一脉与我烈阳宗关系莫逆,陆尘更是我烈阳宗贵宾,你杀他,就是与我烈阳宗为敌。”

    烈阳宗主态度很明确,也很强硬。

    方大人神色变幻。

    他的眸子中,闪过了失望之色。

    他知道,烈阳宗主到来的那一刻,他的任务就失败了。

    “哼,你应该知道血手组织的规矩,我血怒既然接了任务,就一定会完成。”血怒道。

    血手组织的规矩。

    只要接了任务,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帮雇主完成任务。

    一次失败,那就两次。

    陆尘既然在必杀名单上,那么他就会遭到无休止的刺杀。

    除非,他的实力,达到元丹境,或者更强。

    “小子,就让你多活一段时间。”

    说完,血怒看了一眼方大人,离开了战王城。

    血怒知道,若真的与烈阳宗主战斗,多半会处于下风。

    而且,烈阳宗的功法,刚烈威猛,很克制他的刺杀之术。

    方大人愕然,没想到血怒说走就走。

    刚刚还扬言要斩杀陆尘,却没想到转眼间,自己就深陷险地了。

    “原来是烈阳宗主。”

    方大人笑呵呵道。

    “我乃左相麾下,此次奉左相之命,前来办事……”

    话还没说完,就被烈阳宗主制止了。

    “滚吧,回去告诉左相,从此以后,莫要进入战王郡领地,否则的话,就说与我烈阳宗为敌。”

    方大人骇然,仓皇逃走。

    广场上,一片死寂。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尘。

    谁也没想到,城主风云会最后会演变成这样。

    两大元丹境强者现身,太过震撼。

    与此同时。

    在战王郡外百里处。

    有着一个神秘女子,抬头望着战王城方向。

    “刚刚有两股元丹境气息在前方出现,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