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凭什么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2本章字数:2043字

    不是烈阳宗弟子?

    那就是说,眼前之人,极有可能是山下打杂者。

    烈阳宗身为名门大派,弟子无数,每天宗门都会需要很多食材。

    这些都是由山下打杂者来做。

    打杂者虽然也属于烈阳宗编制内,但地位极低,任何一个弟子,都能使唤。

    原本以为陆尘是中级弟子,因为钟年感觉到了他身上的苍劲有力的气息。

    他一脸讨好的笑容,戛然而止。

    瞄了一眼旁边的白师妹,他有些恼火。

    在心爱女子面前如此丢人,他将怒火撒在了陆尘身上。

    “既然你不是烈阳宗弟子,那么为何空手登峰?”

    钟年话锋一转,呵斥道。

    “我为何不能空手?”

    陆尘有些懵圈。

    烈阳宗主亲自邀请自己来的,难不成还要带礼登门?

    “白师兄,何必跟打杂的下人浪费口舌?”

    白裙女子冷声道。

    “白师妹说的是。”

    闻言,钟年转头嘿嘿一笑。

    而后,他警告的瞪了陆尘一眼。

    “滚吧,今天大爷我心情好,不想与你一般见识。”

    说完,挽着白裙女子胳膊,徐徐走来。

    陆尘面无表情,直接无视钟年的警告。

    他来到接引殿。

    “请问你找谁?”黄裙女子低声问道。

    “我找木长老。”陆尘道。

    “抱歉,木长老有要事在身,不能见客。”

    陆尘皱眉,有些不悦。

    蹬蹬蹬!

    就在这时,一个光头老者急匆匆跑了出来。

    “木长老。”黄晓珊道。

    然而,光头老者直接绕过她,来到陆尘身旁。

    “阁下就是陆先生吧?”

    “我就是。”陆尘道。

    “先前鱼鹰长老通知我,让我迎接陆先生,我刚刚正在准备迎接示意,来吃了,希望陆先生不要见怪。”木长老笑呵呵道。

    一旁,黄晓珊彻底惊呆了。

    此人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到底什么来头。

    居然能让接引殿的木长老点头哈腰?

    “鱼鹰长老呢?”

    陆尘问道。

    “不久前,钟声九响,烈阳宗的高层,都去开紧急会议了。”木长老道。

    其他事情,他也不清楚。

    难道,烈阳宗有什么大危机吗?

    陆尘摇头,反正也只是应邀前来指点一二,没必要找事情做。

    “陆先生,鱼鹰长老交代,让我带您参观一下烈阳宗。”木长老道,“恰好今日有低级弟子升级考核,不如我们一同去看看?”

    陆尘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还是答应了。

    “黄晓珊,你先带陆先生去考核广场,我去拿点东西。”

    木长老对陆尘表达了歉意。

    “陆……陆先生,这边请。”

    黄晓珊明显有些拘束,安静的在前边带路。

    考核广场,上百个低级弟子,全部汇聚。

    此次负责考核之人,是木长老。

    “陆先生……”

    黄晓珊请示。

    “这些都是低级弟子,您看看?”

    陆尘闭目,“太差了。”

    闻言,黄晓珊一个跄踉。

    这可是烈阳宗的低级弟子,眼前之人居然说,太差了?

    “黄管事,请问木长老还没到吗?”

    有人看到了黄晓珊,问道。

    “木长老马上就到,考核现在开始吧。”

    考核总共有两轮,第一轮是境界考核。

    只有达到魂脉境二重,才有资格进入下一轮。

    第一轮考核结束,上百个低级弟子,只有十个弟子晋级。

    第二轮考核,考验的是战斗技巧。

    两两对战。

    钟年是种子选手,毫无争议的低级弟子第一人,他一出手,直接一掌轰飞了对手。

    “这是……烈阳掌。”

    “天啊,钟年师兄居然将烈阳掌修成了。”

    “厉害,当真厉害。”

    钟年享受着万众瞩目的感觉,不过他眼角余光看到了广场前沿的陆尘。

    “嗯?他怎么会在这里?”

    由于黄晓珊在负责考核,所以陆尘一人,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

    “哼,一个打杂的,也敢坐在那里?”

    钟年目光,落在陆尘身上。

    广场上的其他弟子,也都相继发现了陆尘。

    “他是谁?中级弟子吗?”

    “敢坐在那里,想来应该是一位高级弟子了吧?”

    人群中,议论纷纷。

    还没等黄晓珊开口,钟年直接呵斥。

    “小子,我警告过你,滚出烈阳宗,你居然还敢来偷学功法?”

    钟年认为,陆尘混入考核广场,目的就是偷学功法。

    陆尘睁开眼睛。

    看着钟年。

    “你可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一个打杂的,有什么资格坐在那里?

    “什么?他是山下打杂者?”

    “哼,打杂的也敢来这里,找死吗?”

    一些想要结交钟年的低级弟子,不断嘲讽咒骂陆尘。

    钟年更是一个箭步,走到陆尘身前。

    “既然你不滚,那我就打断你的腿,将你扔下烈阳峰。”

    陆尘蹙眉。

    “趁我不想出手前,滚出我的视线。”

    闻言。

    钟年狂妄大笑。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

    啪!

    黄晓珊一巴掌,抽在钟年身上。

    砰的一声,猝不及防下,钟年被抽飞。

    “黄管事,你为何?”

    钟年不解,眼中有怒火。

    “陆先生是木长老邀请来的,你敢对他出言不敬?”黄晓珊怒道。

    就在这时。

    木长老来了。

    “陆先生,老朽来晚了,请见谅。”

    木长老屁颠屁颠的跑到陆尘身前,态度极其恭敬。

    不过,他感觉到广场上的气氛后,抬头看着黄晓珊问道,“发生了什么?”

    黄晓珊将事情经过告知。

    木长老勃然大怒。

    “钟年,谁给你的胆子,侮辱陆先生?”

    面对木长老的怒气,钟年吓得身体颤抖。

    “怎么……”

    “木长老,你听……”

    木长老挥手,寒声道:“从今天开始,剥夺钟年烈阳宗弟子身份,逐出烈阳宗。”

    哐当。

    钟年傻眼,瘫软在地上。

    “陆先生,抱歉。”

    木长老看着陆尘。

    陆尘摇头,并没有追究。

    在他看来,钟年根本不值得他出手,甚至都不值得他正眼相看。

    “还不谢陆先生仁慈?”

    木长老踢了钟年一脚。

    钟年一愣,旋即跳了起来。

    他眼眸猩红,陷入癫狂。

    “木长老,我不服。”

    他不服,凭什么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便能够掌控他的命运?

    “他不是烈阳宗弟子,凭什么可以让我退出烈阳宗?”

    人群中,也颇有微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