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将仇恨逐一记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3本章字数:2011字

    福伯的死,陆尘很自责。

    明知道左相一直想要置战王一脉与死地,却还将福伯一人留在天荒城。

    越是愤怒,越是平静。

    此时的陆尘。

    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给人一种心颤的感觉。

    然而,他的脸颊上,却看不到任何怒意。

    他目光森然,看向雷万钧。

    当初,以铁血手段镇压三大家族的时候,陆尘放过了雷万钧。

    现在看来,他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

    既然如此。

    那么,雷万钧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死。”

    陆尘一个箭步,冲到雷万钧身前。

    “嗖。”

    雷万钧躲避,可是陆尘的实力,比他强太多。

    咔嚓!

    电光火石间,陆尘一把握住雷万钧脖子。

    救我……

    雷万钧刚欲求救,脖子就被扭断。

    砰!

    雷万钧的身躯,轰然倒地,失去生机。

    “你找死。”

    刀疤暴怒,一掌拍出。

    轰!

    陆尘与他对掌,化解了他的进攻,后退了几步。

    “嗯?”

    见状,刀疤有些诧异。

    不过很快,他眼眸中浮现出了一抹惊人杀意。

    此子潜力太强,不能留。

    “敢杀我铁剑山的人,你死定了。”

    刀疤长老寒声道。

    雷万钧携雷家,投靠铁剑山,是为附属势力。

    陆尘当着他的面,将雷万钧斩杀,这是死罪。

    当然,除此之外,还因为,陆尘是左相点名要杀之人。

    “放肆。”

    烈阳宗主挡在陆尘身前。

    “刀疤,你好歹也是铁剑山长老,居然插手凡俗之事?”

    他很想知道,左相给了他什么好处,居然能让刀疤亲自出手?

    现场气氛,一度凝重。

    “你要阻我?”

    刀疤道。

    烈阳宗毕竟是一流势力,而铁剑山,是名副其实的顶尖势力。

    天幻王朝境内,除了其他几个顶尖势力外,有谁敢叫板铁剑山?

    “任何胆敢动战王一脉者,便是与我烈阳宗为敌。”

    烈阳宗主心一横,直言道。

    他态度明确,烈阳宗上下,誓死庇护战王一脉,庇护陆尘。

    铁剑山若要杀陆尘,那么,便是挑起两宗之战。

    “哼。”

    区区烈阳宗,也敢叫嚣?

    “看来,你还是不太明白,顶尖势力到底有多强?”

    刀疤心脉显化,力量震荡,准备出手。

    “宗主。”

    鱼鹰长老低声问道。

    若现在开战的话,吃亏的是烈阳宗。

    烈阳宗主看了一眼陆尘,眼神更加坚定。

    “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战王一脉。”

    见状,陆尘心生感慨。

    危难关头,烈阳宗能如此,他很感激。

    他负手而立,眸光扫过诸人。

    尽管他们是铁剑山的人,实力强劲。

    但,想要覆灭战王一脉,就要从他陆尘的尸体上跨过去。

    “住手。”

    剑拔弩张之时,一道清冷声音传来。

    紧接着,紫纹宗使者到来。

    “周怡仙子?”

    刀疤错愕。

    紫纹宗弟子,怎么会来这里?

    “铁剑山过了。”

    周怡仙子冷冽道。

    陆尘是紫纹宗弟子,铁剑山对他出手,就是与紫纹宗过不去。

    同是顶尖势力,紫纹宗无惧。

    “周怡仙子,此话怎讲?”

    刀疤问道。

    周怡仙子指了指陆尘,道:“他是我紫纹宗弟子。”

    “什么?”

    此言一出,铁剑山之人惊呼。

    左相麾下使者,更是脸色阴沉,很不甘心。

    “既然是紫纹宗弟子,那么我铁剑山就此告辞。”

    说罢,转身离开。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周怡仙子的身份。

    别说是他了,就算铁剑山的元丹境强者,面对周怡,也不敢出手。

    一旦惹怒了那位,铁剑山都会遭殃。

    没必要为了一个魂脉境的小子,招惹这个瘟神。

    “刀疤长老。”

    左相麾下使者追上去。

    “哼,一个魂脉境,就算加入紫纹宗,也无济于事,不久后诸宗论道,有的是机会光明正大杀他。”

    周怡看着陆尘。

    “你没事吧?”

    陆尘摇头,还没有从福伯的死亡中缓过来。

    他冷冽的看着那些离开之人的背影,将他们逐一记在心里。

    总有一天,他会亲手,为福伯报仇。

    “等着吧,你们的命,我陆尘收定了。”

    同时,陆尘也越发的憎恨左相了。

    似乎猜测到了陆尘的心思。

    周怡道,“你加入紫纹宗后,努力修行,凡俗恩怨,届时可轻松解决。”

    陆尘点头。

    “多谢使者大人。”

    烈阳宗主抱拳道。

    若非周怡仙子及时赶来,少不了一场大战。

    陆尘亲手将福伯安葬。

    站在坟墓前,陆尘久久不语。

    淅沥沥!

    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雨。

    陆尘安静的站着,任由雨水打湿脸庞。

    “福伯。”

    良久后,陆尘开口了。

    话语中,充满了悲伤。

    “你的孙女,我会去帮你寻找,你的仇,我也会帮你报。”

    别说是一个王朝,就算是整个世界与他为敌,他都能将之掀翻。

    他可是,曾经的杀神。

    龙帝。

    如今,物是人非。

    但,不变的是,龙帝的执着,与自信。

    翌日。

    陆尘跟随周怡仙子,前往紫纹宗。

    而陆轩赶来,处理后事。

    天幻郡,皇城。

    左相府邸。

    尽管大雨停了,但屋檐上,依旧有水滴留下。

    屋内,窗户前。

    一个中年男子,平静的看着雨后的天空。

    “失败了?”

    他的声音很平淡,根本无法让人联想到,他便是权倾朝野的左相。

    战王陨落后,他的权势,达到了巅峰。

    甚至有传言,如今的国王,也不过是他的傀儡而已。

    “左相大人赎罪……”

    使者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左相听闻后,微微皱眉。

    不过,很快就舒展了。

    “紫纹宗?”

    他思索片刻,而后道:“暂时不要去招惹战王一脉,时刻盯着烈阳宗的动静。”

    “那陆尘?”使者不解。

    “他加入紫纹宗,就是最大的错误。”

    左相道。

    顶尖势力竞争惨烈,而且还有诸宗论道,届时不用他出手,铁剑山就会光明正大,将陆尘击杀。

    “战王一脉翻不起什么浪花,一切尽在掌控中。”

    左相信心十足道。

    他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如何统一天幻,然后开疆扩土。

    数日后。

    恢宏山门,出现在视线中。

    陆尘跟随周怡仙子,来到了紫纹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