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我是来问罪的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3本章字数:2039字

    当日。

    陆尘让黑木带话给李牧。

    三日内,亲自登门谢罪。

    然而如今,三日已过。

    所有人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陆尘。

    “你什么意思?”

    黑木呵斥。

    今日,诸人小聚,乃是李牧牵头。

    但凡来此者,基本上都是李牧派系的弟子。

    众目睽睽下,陆尘居然敢来问罪?

    “我什么意思,李牧懂。”

    陆尘道。

    既然不肯来请罪,那么他便亲自来问罪。

    李牧三番五次针对他,还公然闯入望仙楼,这是对他的极大不尊重。

    眼下,还要让他来谢罪。

    真是可笑。

    “不错,三日已过,那又如何?”

    李牧起身,目光冷冽。

    一个新晋弟子,想要让他谢罪,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你不去,那我便亲自来了。”

    陆尘直言。

    “哈哈哈。”

    李牧狂野大笑。

    黑木等人,怒视陆尘。

    “小子,速速给李牧师兄磕头认错,否则你将大祸临头。”

    “不错,现在还有机会,希望你不要自误。”

    楼兰祝跳了出来。

    想要成为李牧的心腹,自然要做出一些事情。

    他气势汹汹,直逼陆尘。

    “寒潭中,你暗算我们四人,这件事我还没去找你。现在倒好,你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说话间,四人将陆尘围在中间。

    其他人面带嘲讽之色,沉默不语。

    “暗算?”

    陆尘笑了。

    四个垃圾,有什么资格让他暗算?

    “你们应该庆幸,我没有出手阻拦,否则的话,你们已经死了。”

    陆尘说的是实话。

    他当时引动星陨钢中的寒气,若是稍微出手阻拦,楼兰祝四人被寒气侵袭,必死无疑。

    “哼,少在这里逞口舌之利。”

    楼兰祝冷哼。

    若非陆尘,他们四个本可以在寒潭中修行更久,也许能够破境。

    他将一切怒火,全部发泄在陆尘身上。

    “今日,就让我来教教你,做人要低调。”

    楼兰祝出手了。

    他一上来,就施展出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功法。

    咻!

    他双掌连续轰出,虚空中一道道掌印凝聚而成,射向陆尘。

    “太弱了。”

    陆尘摇头。

    他一眼就看出了楼兰祝施展的掌法中的破绽。

    哗啦!

    他只是轻轻移动脚步,就躲避开了楼兰祝的攻击。

    其他三人见状,也一起参与围剿陆尘。

    “这,是你的意思?”

    陆尘目光深邃,质问李牧。

    后者淡漠,转过身去。

    他的态度,表明了一切。

    “我知道了。”

    陆尘自嘲。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而且,跟这种人渣,根本无需讲理。

    “滚。”

    就在这时。

    楼兰祝的掌印,再度袭来。

    一声低喝,陆尘蓄力,猛地一拳,砸飞了楼兰祝。

    还不等其他三人震惊,快若闪电的轰出三拳。

    咚!

    刹那间,楼兰祝四人,倒飞出去,狼狈不堪。

    “嗯?”

    这一幕,引起了其他低级弟子的注意。

    他们眉头紧皱,似乎在思索。

    陆尘为何这么强?

    “该死。”

    楼兰祝从地上爬起来,不甘心的怒火。

    但,当他面对陆尘那死亡般的眼神时,居然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放肆。”

    黑木呵斥。

    “今日乃是李牧师兄与我等的小聚,你敢在此闹事,简直就是不将李牧师兄放在眼中。”

    “虚伪的人,我何须在意?”

    陆尘冷冷道。

    李牧很虚伪,而且自以为是。

    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以为,自己在低级弟子中,纵横无敌。

    可惜,他碰到了陆尘。

    “我不想看到他。”

    李牧依旧很冷漠。

    似乎,陆尘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

    闻言,诸弟子跃跃欲试。

    最终,还是黑木,抢先出手。

    他多次被陆尘羞辱,今日要找回场子。

    “陆尘,我给过你机会。”

    黑木所修行的功法,叫做旋木九击。

    每叠加一层攻击,威力便会暴涨一成。

    九层攻击叠加后,就算是魂脉境六重,他都能与之一战。

    “旋木九击。”

    黑木挥舞手中长棍,九道棍影,凭空出现,在他的控制下,迅速的叠加在一起。

    “杀。”

    黑木动了杀心,一棍扫向陆尘。

    “九绝刀术。”

    只见的,陆尘身形轻盈,虚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的残影。

    咔嚓!

    黑木手中的长棍,不断的轰碎残影,但却无法捕捉到陆尘的本尊。

    “我不信……”

    咻!

    突然间,陆尘出现在黑木身后。

    一刀劈出。

    刀尖光芒闪烁,仓皇之下,黑木将长棍立于身后抵挡。

    扑哧!

    目瞪口呆中,战刀将长棍切断。

    撕拉!

    黑木爆退,但依旧被战刀劈中,一条胳膊被斩断,鲜血喷洒。

    啊!

    他发出了凄惨叫声,险些晕厥。

    “什么?”

    诸弟子惊呼。

    黑木的长棍,乃是二阶兵器,居然被陆尘的战刀切断。

    难道,那柄战刀是三阶兵器吗?

    这时,他们看向陆尘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同时,他们身形后退,有些忌惮。

    “三阶?”

    一直淡漠的李牧,也是猛地转身,死死盯着陆尘手中战刀。

    “若是以前,你冒犯我,死一万次都不够。”陆尘道,“但今时今日,我且饶你一命。”

    断臂,以示警告。

    的确,若是放在前世,堂堂龙帝之尊,若有人胆敢冒犯,当诛九族。

    转世重生后,陆尘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愿过多杀戮。

    黑木暴怒,龇牙欲裂。

    不过,断臂后,他近乎丧失战斗力,自然不甘找陆尘麻烦。

    他将目光,投向李牧。

    希望后者,为其主持公道。

    “陆尘,你过了。”

    终于,在万众期待下。

    李牧开口了。

    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说道。

    他是资深低级弟子,威望很大,而且不久后就能晋升为中级弟子。

    故而,在陆尘面前,他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一句你过了。

    代表着,李牧怒了。

    “你带人闯入我居所,就不过分吗?”陆尘反问。

    “当时,你深陷寒潭,宗门以为你意外陨落,我只是奉命去收回居所而已。”李牧淡然道。

    “而你不一样,当众斩断黑木胳膊,伤害同门,罪大恶极,我身为资深低级弟子,有权利代替刑法长老,惩处你。”

    李牧。

    在以势压人。

    “我在重申一遍。”

    陆尘不想与李牧纠缠。

    “我是来问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