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截脉蛊血丹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4本章字数:2031字

    刚进入雷云谷。

    陆尘就发现了此处地势,是传说中的升龙地。

    所谓升龙地。

    就是,地气十分浓厚,有升龙之势。

    这样的地势,配合暗金地纹,能够爆发出很强的威力来。

    故而,在血怒袭击而来时,他并没有惊慌。

    被暗金地纹捆绑,血怒无法挣脱。

    他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气血,居然在减弱。

    “该死,你做了什么?”

    血怒咆哮。

    明明陆尘的攻击,都无法破开他的防御,为何会令的他气血枯萎?

    难道,是暗金地纹?

    也不应该。

    暗金地纹他也知晓,是符师的一种手段。

    “嗯?”

    陡然间。

    血怒似乎发现了什么,他惊慌失措。

    “这里是……升龙地。”

    想到这里,他内心居然生出了恐惧。

    升龙地配合暗金地纹,困住元丹境,轻而易举。

    当然,最让他感到惊恐的是。

    升龙地内,一旦被暗金地纹束缚。

    就会有大量的地气,侵入体内,时间一长,血气便会枯萎。

    “我是血怒,我不能死在这里。”

    血怒开始着急了。

    他眼眸猩红,死死盯着陆尘。

    “小子,你放我离开,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陆尘嗤笑。

    当他是傻子吗?

    “我可以立誓?”

    对修行者而言,誓言还是很有束缚力的。

    一旦违背,必遭天谴。

    咔嚓!

    陆尘施展《天雷掌》,一掌又一掌的劈在血怒身上。

    后者皮肉炸裂,鲜血横飞。

    他龇牙欲裂,但却无可奈何。

    “果然,经过神秘碎片的加持后,《天雷掌》的威力,已经能伤到元丹境了。”

    陆尘笑道。

    对此,他很满意。

    “住手,快助手。”

    时间流逝,被暗金地纹束缚的血怒,终于忍不住了。

    他大声咆哮,“这里有圣道传承,你若放了我,我便告诉你。”

    圣道传承?

    陆尘从怀中掏出了一颗金光灿灿的元丹。

    “你说的是它吗?”

    “嗯?”

    血怒一怔,旋即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该死的紫纹宗弟子,敢欺骗我血怒。”

    “你刚刚说什么?”陆尘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吗?”血怒反问,“我来此杀你,在雷云谷外,碰到了几个紫纹宗弟子,想要随手解决时,他们告知,雷云谷内有圣道传承。”

    经过血怒的描述后。

    陆尘可以断定,欺骗血怒的是李牧。

    “真是阴魂不散啊。”

    这一次,陆尘真的动怒了。

    他清楚,李牧定是知晓自己接取了雷云谷任务,想要带人在此截杀自己。

    沉思片刻。

    陆尘眼珠转动,“我可以放了你,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被暗金地纹折磨的痛不欲生,血怒实在忍受不了。

    “张嘴。”

    陆尘走到血怒身前,屈指一弹,一颗暗红色丹药,钻入血怒腹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

    血怒挣扎。

    “一种毒药,每隔半年时间,便会毒发一次,除了我的解药外,没人能解开。”陆尘道。

    他对自己炼制的丹药有信心。

    开什么玩笑?

    即便重生,那也是拥有着前世龙帝的记忆。

    这种丹药,名为截脉蛊血丹。

    别说是天幻王朝了,就算是疾风大陆,都无人能解。

    “你……”

    血怒凝视陆尘。

    “放心吧,我若想杀你,不会留你到现在。”陆尘道。

    “你想要什么?”

    陆尘咧嘴一笑,“从今天开始,你的任务便是,刺杀左相,直至任务完成,我便会将解药全部给你。”

    “你……”

    血怒蹙眉。

    “左相身后的势力,错综复杂,你斗不过他。”

    陆尘很平静。

    “机会已经给你了,你自己选择吧。”

    说罢,陆尘直接离开了空旷洞府。

    “好,我答应你。”

    血怒屈服了,在生命面前。

    嗡!

    暗金地纹消失,血怒恢复自由。

    轰!

    血怒冲天而起,怒视陆尘。

    “你就不怕我一巴掌拍死你?”

    血怒居高临下,俯视着陆尘。

    “将解药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血怒想要以绝强的力量,威逼陆尘。

    可惜,陆尘留有后手。

    咔嚓!

    他双手幻化,刹那间引动血怒体内的毒素。

    砰!

    血怒全身疼痛,无法发力,直接坠落。

    “怎么会这样?”

    陆尘轻描淡写道,“我一个念头,便可控制你体内的毒素,在你杀我之前,我可以保证,你的人头会先落地。”

    血怒闻言,顿时没了脾气。

    他有些恼火。

    堂堂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居然栽在了一个魂脉境武者身上。

    “哼。”

    血怒冷哼一声。

    “我可以帮你刺杀左相,但能否成功,就不知道了,半年后,我会去紫纹宗找你索要解药,希望你不要食言。”

    待的血怒离开后。

    陆尘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凝练暗金地纹,他也耗费了很大的力气。

    幸亏有截脉蛊血丹控制血怒。

    任务已经完成,此地不宜久留。

    陆尘当日便折返。

    紫纹宗。

    “韩师兄,血手组织的人盯上了陆尘。”

    李牧汇报。

    他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现在都有点心悸。

    “血手组织金牌杀手?”

    韩如龙蹙眉。

    “元丹境强者出手,陆尘必死无疑。”李牧笑道,“哼,总算是除掉了心头大患。”

    死了一个新晋弟子,宗门才不会管呢。

    况且,是死在任务途中。

    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

    “半月后,宗门会选出三个使者,去我们的附属宗门监察,你准备一下。”韩如龙道。

    闻言,李牧大喜。

    监察使,那可是有油水的差事。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韩如龙曾经就是凭借一次监察使的职位,不但捞到了惊天财富,而且还以此攀上了某些高层长老。

    从而,才有了今天之地位。

    如今,他也可以当监察使,简直是喜从天上来。

    “多谢韩师兄,我一定不会辜负师兄的期望。”

    李牧抱歉道谢。

    血怒离开雷云谷后,立即回到了血手组织,找到了医道宗师以及丹道宗师,为其解毒。

    “哼,区区一个魂脉境武者的毒药,能有多厉害?”

    血怒冷笑。

    “我血手组织有医道宗师与丹道宗师,待得我将毒素驱除,定会将你的人头摘下。”

    血怒对陆尘,恨意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