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公报私仇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4本章字数:2046字

    刑罚殿。

    独立于九阁之外,属于紫纹宗主直管。

    “你就是陆尘?”

    刘执事居高临下,俯视着陆尘。

    一个新晋弟子,居然敢当众杀害同门,罪大恶极。

    这样的风气,必须遏制,否则的话,紫纹宗以后如何立足?

    而且,最重要的是。

    被陆尘斩杀的李牧,是曾经刘执事看重的弟子。

    “那个小家伙曾为我处理过凡俗事情,我欠他一个人情,一直想要找机会把他带到刑罚殿,可惜……”

    刘执事眼珠转动,杀意涌现。

    “你就是陆尘?”

    刘执事寒声道。

    “是我。”

    陆尘风轻云淡,很镇定。

    一旁的夏侯东,则有些坐不住了。

    “刘执事,这件事情,怪不得陆师弟。”

    闻言,李执事蹙眉。

    “夏侯东,你不在丹阁修行,来我刑罚殿做什么?”

    他身为刑罚殿的执事,处理一个新晋弟子,还不是轻轻松松?

    就算夏侯东求情,也没用。

    “李牧屡屡挑衅陆师弟,甚至还在陆师弟外出任务的时候,跟随在其身后,想要袭杀。”

    夏侯东道。

    “陆师弟忍无可忍,才出手的。”

    果然,听到夏侯东的话后,刘执事神色阴沉。

    他冷哼一声,挥手道。

    “刑罚殿审问,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刑罚殿执掌紫纹宗刑法,就算夏侯东这样的丹阁弟子,也不敢与其对抗。

    “你……”

    夏侯东气急。

    “好了。”

    刘执事负手而立。

    “李牧纵然有错在先,但这也不是你陆尘杀人的理由。”

    在紫纹宗内残杀弟子,必须严惩。

    “按照紫纹宗规矩,应该处死你,不过念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子上,可以从轻发落。”

    刘执事继续道,“废掉修为,逐出紫纹宗。”

    此言一出,夏侯东无比焦急。

    陆尘杀了李牧,韩如龙等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一旦陆尘被废掉修为,逐出紫纹宗。

    韩如龙等人,肆无忌惮。

    这样的处罚,看似对陆尘从轻发落。

    实际上,与处死没什么区别。

    “我刑罚殿自古以来,就秉公执法,任何人犯法,都将受到严惩,谁都不例外。”

    刘执事眯着眼睛。

    “你可服气?”

    自从来到刑罚殿后,陆尘就没说过话。

    此时,听到刘执事的询问。

    他抬起头,四目相对。

    “我服不服,有用吗?”

    刘执事哈哈大笑,扶了扶胡须。

    “算你识相。”

    言外之意就是,刑罚殿的处罚,任何人都反抗不得。

    所以,陆尘服气与否,并不会影响什么。

    “那么,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自废修为,或者让我亲自动手。”李执事道。

    “刘执事,你刑罚殿都没有调查事情的经过,就对陆师弟妄下断论,这样合适吗?”夏侯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呵斥道。

    “放肆。”

    刑罚殿弟子喝道。

    同时,他们将夏侯东围住,准备强制带他离开。

    “夏侯东,好好的回你丹阁炼丹吧,我刑罚殿的事,你还不够资格管。”刘执事冷哼。

    之前念他是丹阁弟子,对他礼敬三分。

    既然他不识相,那么就无需给他好脸色。

    “住手。”

    夏侯东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金灿灿的令牌。

    “刘执事,不知道你是否认识它?”

    刘执事愣神。

    “这……夕阳大师的令牌?”

    夕阳大师,丹阁阁老,是一位顶尖的炼丹大师。

    见令牌如见阁老本人。

    这便是令牌的威力。

    果然,刘执事的神色,凝重了一些。

    “拜见阁老。”

    他只是刑罚殿的执事,比起丹阁阁老的身份,差远了。

    “我以夕阳大师的名义,请求你们刑罚殿仔细调查这件事情,还陆师弟一个清白。”夏侯东道。

    夕阳大师的令牌,价值无量。

    也是因为欣赏夏侯东,看好他的前途,故而才赐予他一块令牌。

    但,也仅仅只能使用一次。

    不到关键时刻,夏侯东也不会轻易使用。

    可是眼下。

    陆尘被奸人陷害,他不能坐视不理。

    “夏侯东,你疯了吗?”

    刘执事冷冽道。

    “为了一个新晋弟子,你居然要浪费掉夕阳阁老的身份令牌?你可知道,这块身份令牌的价值有多大吗?”

    一旁,陆尘也是微微动容。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夏侯东,将这一切,记在心底。

    “夏侯师兄,不用管我。”

    陆尘道。

    夏侯东摇头。

    “陆师弟对我有大恩,我夏侯东不是知恩不报之人,区区一块令牌,用掉便用掉。”

    与陆尘比起来,令牌算什么?

    “刘执事,还要我重复一遍吗?”

    夏侯东上前一步,手握令牌,给刘执事施压。

    “好,很好。”

    刘执事恼火,“你会后悔的,你亲手断送了修行路。”

    说罢,他传令下去,彻查陆尘一事。

    “在调查的这段时间内,陆尘作为嫌疑人,必须留在刑罚殿。”刘执事道。

    就在这时。

    “刘执事。”

    金元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金元师侄,你来做什么?”刘执事有些诧异。

    陆尘瞥了一眼,此人就是阻拦他的那个中级弟子。

    “我来跟刘执事汇报一些事情。”

    李牧的死,他是目击者。

    “什么?”

    刘执事惊讶。

    “当日,我亲眼看到,陆尘碰到李牧后,二话不说,偷袭李牧,将之斩杀,甚至我都来不及阻拦,他便扬长而去。”

    金元道。

    “陆尘杀人,乃是事实,铁证如山,还望刘执事能够严惩。”

    刘执事心中一乐。

    正愁如何应付夕阳大师的令牌,没想到金元就来了。

    “金元师侄能够当众指证凶手,实属不易,放心吧,我刑罚殿一定会严惩凶手。”

    他赞赏的对金元点头。

    而后,目光扫过陆尘二人。

    “夏侯东,你听到了吧?这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你的夕阳大师令牌,也已经用完,现在,我刑罚殿要惩处凶手,请你离开。”

    刘执事挥手,刑罚殿弟子强行将夏侯东带走。

    “陆尘师弟……”

    夏侯东有些痛苦,恨自己无能,无法救下陆尘。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陆尘轻轻拍打了一下夏侯东肩旁。

    他抬头,看着刘执事。

    眼神中,充满了冰冷的杀意。

    重生后,他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杀意。

    今天,他要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