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暴怒的火炼大师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4本章字数:2020字

    “公报私仇,绝对是公报私仇。”

    夏侯东被强制送出来后,他向山下走去。

    令牌已经使用,他想亲自去面见夕阳大师。

    若夕阳大师能出面的话,陆尘就会有救。

    “夏侯东?”

    突然间,远处急匆匆的走来两人。

    夏侯东抬头,认出了来人。

    兵阁火炼大师,在他身后的是一袭红袍,有冰山女神之称的慕红衣。

    “火炼大师。”

    夏侯东抱拳,同时也对慕红衣点头。

    “你刚刚说什么公报私仇?”火炼大师问道。

    “陆师弟被刑罚殿带走,刘执事不问青红皂白,就给陆师弟定罪,他这是在公报私仇。”夏侯东道。

    同时,他将刘执事与李牧的关系说了出来。

    “我知道了。”

    火炼大师神色平静,轻轻点头。

    “我们走。”

    看着两人登上刑罚殿,夏侯东有些疑惑。

    刑罚殿。

    金元站在刘执事身前,嗤笑不已。

    “陆尘,当初我劝诫过你,新晋弟子毕竟是新晋弟子,不要太张扬,你仗着自己实力比其他人强,便如此肆无忌惮。”

    “落得这样的下场,只能说是你活该。”

    一旁,刘执事点头。

    原本就是找机会,除掉陆尘。

    金元的出现,让他也不至于得罪夕阳大师。

    “好了,闲杂人等都离开了,现在,你自己选择吧。”

    刘执事冷漠道。

    “我若两种都不选呢?”

    陆尘平静道。

    身上,锋芒毕露。

    “哼,违抗刑罚殿命令,这是死罪。”

    话音落下,刘执事脚尖一点,瞬间来到陆尘身前。

    轰!

    他一掌拍出。

    《天雷掌》。

    陆尘挥出一掌,掌心中雷霆之力闪烁,与刘执事的手掌碰撞在一起。

    咚咚咚!

    虚空中传来爆炸声音,陆尘的身体,后退了几步。

    而李执事的进攻,也被悄无声息化解。

    “嗯?这是什么功法?”

    以刘执事的见识,一眼就看出,陆尘所施展的掌法,品阶很高。

    “三品吗?”

    他摇头。

    他修行的就是三品功法。

    陆尘的掌法,给他的感觉,玄之又玄。

    “难道是……”

    他眼睛一亮,有些炙热。

    “哼,怪不得敢忤逆刑罚殿命令,原来是有杀手锏。”

    刘执事冷哼,“不过,功法强大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如同土鸡瓦狗。”

    大殿内,刑罚殿弟子站在周围,防止陆尘逃走。

    金元则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

    刑罚殿出手,陆尘必死无疑。

    “真是一个愚蠢的家伙。”金元道。

    刘执事没有给陆尘喘息的机会,纵身一跃,携带着强大力量,扑向陆尘。

    “住手。”

    突然间,一道呵斥声传来。

    紧接着,一股柔和的力量,将陆尘的身形,挪移开来。

    同时,挡住了刘执事的攻击。

    “刘执事。”火炼大师有些恼怒。

    “火炼大师?”

    刘执事急忙收敛气息,抱拳道:“不知大师到访,有何贵干?”

    火炼大师指了指陆尘。

    “他杀了李牧?”

    闻言,李执事揣摩火炼大师的意图。

    他看到火炼大师面带怒意,以为后者也是为李牧讨公道的。

    “不错,他不但杀了李牧,而且还公然违抗刑罚殿命令,我正准备将他就地正法。”

    金元跳了出来。

    “陆尘,连兵阁的火炼大师都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在他看来,火炼大师亲自出面。

    陆尘必死无疑。

    就算夕阳大师来了,也无济于事。

    火炼大师在兵阁的地位,仅次于阁老。

    “陆尘他并没有错。”

    慕红衣道。

    “红衣师妹,话可不能乱说。”

    金元笑道,“陆尘杀人,我亲眼目睹,这是无法洗脱的罪名,希望红衣师妹不要自误。”

    刘执事看着火炼大师。

    “火炼大师,不知您有何指教?”

    啪!

    清脆的声音,响彻大殿。

    刘执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红色的手掌印。

    他有些懵逼,为何火炼大师会抽自己巴掌?

    “你?”

    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传来,刘执事暴怒。

    然而,回应他的,依旧是巴掌。

    啪啪啪!

    火炼大师连续抽了刘执事几十巴掌才停手。

    “徇私枉法,公报私仇,说的就是你这种蛀虫。”

    火炼大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册子。

    “这些年,你在凡俗的烂事,需要我将他交给殿主吗?”

    刘执事接过册子。

    原本处于暴怒状态的他,立马怂了下来。

    “我没有……”

    他的声音很低,铁证如山,他百口莫辩。

    “哼,现在,你告诉我,陆尘何罪之有?”

    “他……”

    刘执事支支吾吾,最终道:“李牧咎由自取,陆尘无罪。”

    “下不为例。”

    说罢,便转身,笑呵呵看着陆尘。

    “陆小友,我没来晚吧?”

    堂堂火炼大师,对陆尘如此态度。

    不光刘执事诧异,金元也是无比震惊。

    “我不喜欢这里。”

    陆尘道。

    旋即,三人大摇大摆的离开刑罚殿。

    不过,在走之前,陆尘意味深长的看了金元一样。

    “刘执事,为何要放走陆尘?”

    金元道。

    “火炼大师他虽然地位崇高,但毕竟不是刑罚殿之人,没资格插手刑罚殿的事情。”

    刘执事摸了摸脑袋,心生恨意。

    “今日之事,不准说出去。”

    离开刑罚殿后。

    “多谢了。”

    陆尘道。

    “陆小友客气了,什么时候有空,举手之劳而已。”火炼大师笑道。

    就连慕红衣,都有些诧异。

    原本准备厚着脸找兵阁阁老出面,谁能想到,陆尘与火炼大师也有如此关系。

    “陆师弟,你此次算是彻底与刘执事撕破脸皮,他负责刑罚殿普通事宜,以后免不了刁难你。”慕红衣提醒道。

    “无妨。”

    陆尘眺望远方。

    若他们胆敢再来挑衅自己。

    他不介意,大开杀戒。

    不久后。

    火炼大师因为还有事情,便提前离开。

    他盛邀陆尘去兵阁做客,后者答应,有时间会去的。

    “引气诀修行的怎么样了?”陆尘问道。

    “进步很快。”

    “跟我来。”

    慕红衣轻轻颔首,跟在陆尘身后。

    望仙楼。

    “此次多谢你了。”

    陆尘道谢。

    还没等慕红衣说话,陆尘指了指蒲团,道:“坐在这里,我引导你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