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 千重阵杀敌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5本章字数:2055字

    果然。

    陆尘冷冽笑道,“血手组织对我真是念念不忘啊。”

    他突然间想到了血怒。

    是否按照自己的要求,前去刺杀左相?

    “杀。”

    乌壳低喝,手中长剑,沾染鲜血,一剑劈出。

    虽然受制于重力,他的动作有些僵硬,但毕竟是元丹境强者,手段之多,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咻!

    猩红剑光,穿透重重障碍,出现在了陆尘面前。

    他一掌拍出,天空中雷音滚滚,可怕的雷霆之力,与他的手掌交融在一起,挡住了猩红剑光。

    轰!

    两者碰撞,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

    陆尘后退了几步。

    他对千重阵还算满意,压制效果挺好。

    “魂脉境极限。”

    元丹境的乌壳,在千重阵的压制下,只能发挥出魂脉境极限的战力。

    这也意味着。

    他不会活着走出这座院落。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挡我几剑?”

    话音落下。

    乌壳继续施展剑术。

    “血杀剑术。”

    血杀剑术,总共有九层,乌壳修成了前六剑。

    咻!

    连续挥出三剑,每一剑都蕴含着极强的力量。

    阵法虚空中,三道猩红剑光,叠加在一起,爆发出了匪夷所思的力量。

    “即便被压制,杀你也足够。”

    乌壳对自己的血杀剑术,充满信心。

    哗啦!

    陆尘施展《旋云步》。

    速度瞬间飙升,偌大的千重阵中,到处都是他的残影。

    这门身法,陆尘已经修至化境,魂脉境中,速度方面,无人能出其右。

    再加上,乌壳被限制。

    这样一对比,乌壳的攻击,压根就无法触碰到陆尘的身体。

    轰!

    猩红剑光劈在阵法上,使得阵法摇摇晃晃。

    “该死。”

    乌壳脸色阴沉,他也没想到,陆尘的速度,如此之快。

    “他的力量太弱,无法长时间支撑千重阵,只要将之破开,他必死无疑。”

    原本。

    乌壳以为,陆尘会把动静闹大,引来离山派的注意。

    谁知道,他居然敢跟自己在千重阵内对抗。

    想到这里,乌壳将血杀剑术施展到极致,每一剑劈在阵法上,都会让其动荡。

    “哈哈哈。”

    看到阵法摇晃,乌壳知道,千重阵坚持不了多久,就会破裂。

    “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乌壳冷笑。

    虽然他的攻击,无法触碰到陆尘。

    但后者也休想穿过猩红剑光的攻击,偷袭到自己。

    此消彼长,很快陆尘的优势就会耗尽。

    暗中。

    陆尘拿出了紫血屠魔刀。

    刚刚只不过是在试验,自己的肉身力量。

    现在,好戏才真正开始。

    咻!

    紫血屠魔刀发出道道刀鸣之声,刀尖上,猩红杀意弥漫,可怕的力量,被陆尘引动。

    随之。

    他施展出了《九绝刀术》。

    杀!

    每一道劈出,都会给人一种排山倒海的力量。

    咔嚓!

    第一刀,劈裂了猩红剑光。

    第二刀,劈碎了猩红剑光。

    第三刀,劈中了乌壳。

    “怎么可能?”

    乌壳大惊失色。

    他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陆尘手中战刀。

    “那是……四阶兵器?”

    他不敢想象,四阶兵器会出现在一个魂脉境武者身上。

    “不。”

    下一刻,他愤怒嘶吼,拼命挣扎。

    然而。

    无济于事。

    紫血屠魔刀乃是陆尘亲手炼制,以其血液孕养,威力大到无法想象。

    此前。

    在凉城角斗场,陆尘就是凭借此刀,将第一银牌杀手铁面斩杀。

    扑哧!

    陆尘找准机会,一刀劈出,直接将乌壳的身体劈飞。

    他倒在地上,无法动弹,胸口有一道很大的刀痕,鲜血喷洒。

    “铁面,也是被你所杀?”

    这时。

    乌壳终于知道,铁面死亡的真相了。

    一直以为,是凉王出手。

    谁能知道,他们的猎杀目标,来历如此惊人。

    “不。”

    他燃烧经脉,想要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只可惜。

    陆尘没有给他机会,紫血屠魔刀发出嘹亮的刀鸣之声,一刀刺中他的头颅。

    呼呼呼!

    刀身内,传来可怕的吸引力,疯狂的吸收乌壳的生机。

    不一会儿。

    乌壳瘫软倒在地上,化作一滩血水。

    “呼。”

    陆尘松了一口气。

    虽然刚刚的战斗过程,看似轻松。

    实则,危险万分。

    咔嚓!

    千重阵再也无法承受,轰然碎裂。

    毫不夸张的说,若无紫血屠魔刀的话,根本不可能杀掉乌壳。

    “以后还是要小心点。”

    金牌杀手在血手组织,十分珍贵,总共也没有多少。

    他将乌壳杀掉,血手组织一定会暴怒。

    在他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需要提防血手组织的报复。

    漆黑大街上。

    那个被乌壳一剑刺中的离山派弟子,猛然间被冷意侵袭而醒。

    “我……没死?”

    他惊慌失措,转头看去。

    赫然发现,自己的两个同门都死了。

    “李师兄,王师弟。”

    他呼唤着。

    “该死,到底是谁,敢在离山脚下,杀我离山派弟子?”

    他艰难起身,扒开衣服,在他的胸口处,赫然有着一股朦胧气息。

    幸亏有爷爷送给他的保命符箓,才得以活命。

    呼!

    鬼门关上走了一遭,雷晨感到恐惧。

    这里不能停留,必须返回离山派。

    然而。

    就在这时。

    他感觉到不远处的客栈内,传来了一道气浪。

    “怎么回事?”

    他眺望前方,透过破损的大门,正好看到了陆尘在收拾残局。

    “难道凶手是他?”

    雷晨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拔腿就跑。

    客栈内。

    残局已经收拾完,陆尘看了一眼离开的那位离山派弟子。

    他已经猜出到,乌壳在对他动手之前,肯定对离山派弟子也下杀手了。

    经历了此次事件后。

    陆尘更加迫切,要尽快将修为提升到元丹境。

    一旦凝聚元丹,便能修行更高层次的功法。

    届时,才算是有自保之力。

    暴雨后的小镇,十分宁静。

    翌日。

    离山小镇依旧正常运转,陆尘给客栈赔了一些灵石后,便离开了。

    天荒城时,也算是与离山派有些交集。

    谁能想到。

    他会以紫纹宗监察使的身份,登上离山之巅。

    依稀记得。

    皇城战王府,木婉叫着尘哥哥,一直跟在自己身边。

    天荒城时,木婉却自认加入修行大派,前途无量,而放弃了曾经的友情。

    “呵呵。”

    陆尘摇头。

    往事随风,他不在是曾经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