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很生气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6本章字数:2029字

    执法长老倒在血泊中呻吟。

    其他执法队员,更是失去了战斗力,惨不忍睹。

    场面很血腥,也很残酷。

    柳长老等人本以为,执法队已经将陆尘诛杀,并且镇压了叶长老。

    谁能想到。

    结果居然是这样?

    “放肆。”

    柳长老勃然大怒。

    公然对抗执法队,这是重罪。

    足以诛九族。

    “叶长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柳长老将矛头,指向叶长老。

    他可不相信,执法队是被陆尘击垮的。

    所以,叶长老必然出手了。

    这也间接证明,叶长老勾结魔道,背叛了离山派。

    “我需要说什么?”

    叶长老依旧在品茶,丝毫不为眼前的局面而动。

    “哼,你勾结魔道,杀害本门弟子,背叛离山派,当诛九族。”

    柳长老怒意十足。

    在他身后,诸多长老,也是纷纷摇头。

    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不得不信。

    只有掌门,一言不发。

    看向叶长老的眼神中,似乎有些歉意。

    “都没有调查,就直接给叶长老定罪?”

    陆尘一脚踹开执法长老,冷冽道。

    “这,就是你离山派的行事准则吗?”

    他不说话还好。

    他一说话,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柳长老森然看着他,“你在离山小镇杀害我离山派弟子,后又以旁门邪术偷袭重创杨烁,现在居然公然对抗执法队,若不杀你,何以服众?”

    说话间。

    柳长老身后,一个长老跨步而出。

    “这种卑鄙小人,让我来杀。”

    这个长老低喝,一掌拍出,身体也紧跟着虚空掌印,朝着陆尘掠去。

    “滚。”

    陆尘不悦,袖袍一甩,便化解了这个长老的进攻。

    “嗯?”

    当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可怕的劲风,已经来到身前。

    他几乎没有任何抵挡之力,便被轰飞。

    离山派内,长老们的实力,基本上都处于魂脉境层次。

    对陆尘来说,魂脉境根本不足为惧。

    他在离山小镇,可是亲手斩杀了一位血手组织的金牌杀手。

    “此子不简单。”

    诸多长老,暗自思索。

    这一幕,看在木婉眼中,思绪复杂。

    “没用的,堕入魔道,修行旁门邪术,终究会被历史淘汰。”

    木婉摇头。

    “况且,他连这一关都过不了。”

    一旦师尊出手,她相信陆尘必死无疑。

    “我曾说过,并没有杀害离山派弟子。”

    陆尘负手而立,淡然道。

    “但,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我到要问问,这是何意?”

    “哼,我亲眼所见,你还想耍赖?”

    雷晨吼道。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夜晚,在离山小镇的遭遇。

    “呵呵。”

    对此,陆尘讽刺一笑。

    “当日若非是我,你认为自己还能活着回到离山派吗?”

    “你……”

    雷晨哑言。

    柳长老脚掌一跺,地面出现龟裂迹象。

    “现在说再多也无用,我离山派乃是正统宗门,容不下邪魔外道,你自裁吧。”

    随即,他看向叶长老道。

    “我现在以离山派首席长老的身份宣布,废除叶长老的长老职位,断他一臂,将他逐出离山派。”

    “至于叶熙,免去她弟子身份,赐她为奴,待的监察使到来之后,好生伺候。”

    柳长老一言,便可定别人的生死。

    “我离山派,容不得他人嚣张。”

    几个长老上前一步,准备处决陆尘。

    咔嚓!

    叶长老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碎裂开来。

    他轻叹一声。

    “何必呢?”

    “怎么?现在才知道自己犯下了弥天打错?”柳长老冷笑,“没用,你罪大恶极,放你一条生路,已经是对你网开一面了。”

    他以为,叶长老在跟他求情。

    实际上。

    叶长老为他感到悲哀。

    好好的离山派,被柳长老弄的乌烟瘴气。

    而且。

    他还要处决紫纹宗监察使。

    简直是找死。

    叶熙停止修炼,一脸冷冽的盯着柳长老。

    她倒要看看,一会柳长老如何收场。

    “我劝你们考虑清楚在动手。”

    陆尘森然道。

    “到了这个关头了,还妄图蛊惑人心?”杨烁冰冷道。

    他被陆尘重创,一直耿耿于怀。

    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待得陆尘修为被废后,他会亲手,将之诛杀。

    “陆尘,不要做无畏挣扎了,放弃吧。”

    木婉平静道。

    “挣扎?”

    陆尘反问。

    “我为何要挣扎?”

    看到陆尘依旧如此态度,木婉对他心生厌恶之感。

    “你这样的人,注定无法走太远。”

    说完之后,她便回到了柳长老身后。

    她的神色,似乎在告诉陆尘。

    她如今是柳长老的弟子,即将册封的第一代圣女,地位尊贵,根本不是陆尘能够比拟的。

    “呵呵。”

    面对这一幕。

    陆尘轻笑,“在你嘲笑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嘲笑你。”

    木婉眉毛掀起。

    “现在的你有资格嘲笑我?”

    一个将死之人,嘲笑一个天之娇女?

    “废话少说,伏诛吧。”

    柳长老道。

    顿时,几个长老瞬间将陆尘围住。

    叶长老与叶熙不语,安静的看着。

    陆尘丝毫不为所动,神色淡然。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陆尘摇头。

    离山派的内乱,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很多。

    不过好在。

    他来了。

    “身为长老,不好好教导宗门弟子,却一心想着为自身牟利,你这样的人,简直就是离山派的蛀虫。”

    陆尘冷冽道。

    “还有你,身为掌门,连内乱都解决不了,在这种事情面前,一言不敢发,要你何用?”

    陆尘每说一句话,怒气就加重一分。

    直到最后。

    他看向木婉。

    “曾经,我以为你爱慕虚荣,所以才与我疏远。”

    他摇了摇头,“我想错了,你根本就不是爱慕虚荣,而是虚伪小人,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谢谢你,让我看清了你的本质。”

    “从今以后,我们之间,再无瓜葛。而你,也会为你的虚伪,付出代价。”

    “放肆,你一个阶下囚,也敢枉议本门之人?”

    柳长老怒道。

    木婉更是一脸不屑神色。

    “镇压他。”雷晨与杨烁咆哮。

    几个长老靠近的时候,陆尘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扔在了柳长老脚下。

    “我很生气。”陆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