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冒充

    更新时间:2018-11-05 19:56:16本章字数:2027字

    陆尘很生气。

    离山派身为天幻王朝九大一流宗门之一。

    世人眼中的修行大派。

    没想到,内乱到这种程度。

    柳长老,只是一个长老,却能够越俎代庖,替掌门做主。

    这说明什么?

    哐当。

    陆尘将监察使令牌扔在柳长老脚下,而后转过头去。

    “保护柳长老。”

    雷晨第一时间挡在柳长老的身前。

    他下意识的认为,陆尘想要偷袭柳长老。

    “小子,你以为今日还能活着离开吗?”

    杨烁鄙夷。

    天上地下,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将陆尘救走。

    在他眼中。

    这是龙潭虎穴,必死之局。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速速将他镇压,别让监察使看到。”有长老提议。

    一时间,诸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陆尘身上,等待他被镇压。

    然而。

    诸人没注意的是。

    柳长老的身体轻颤了一下,原本带着一抹嘲讽之色的脸颊,瞬间凝固。

    紧接着。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脚下的令牌。

    在那令牌的正面,写着两个很清晰的字迹。

    监察。

    柳长老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忽然间想到了迟迟不到的监察使。

    “难道……”

    陡然间。

    柳长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他脸色骤然大变,给人一种苍白无力的感觉。

    “师尊。”

    一旁的木婉,看到柳长老身体摇晃,她第一时间跑过来扶住。

    “你没事吧?”

    她感觉师尊脸色很不好看,似乎身体不适。

    这时,几个长老已经将陆尘围住,强横的气势,冲破云霄。

    他们准备动手了。

    “住手。”

    突然间。

    沙哑的声音,传遍整个绿山院。

    诸人一怔,旋即转头看去。

    声音来自于柳长老,此时的他,恍若瞬间苍老了十岁一样,身体颤颤巍巍。

    诸人疑惑。

    “柳长老,你怎么了?”

    杨烁问道。

    “哼,一定是被这个该死的家伙给气的,恳请诸位长老速速出手,将此子镇压。”雷晨冷冽道。

    柳长老额头满是汗珠,强作镇定,将脚下的令牌捡起。

    他将令牌翻过来,看到背面的图案后,差点晕厥。

    紫色符文,互相交织。

    这是……

    监察使令牌。

    “怎么可能?”

    柳长老内心动荡,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个杀害离山派弟子的凶手,摇身一变,成为了紫纹宗监察使?

    “这令牌从何而来?”

    柳长老努力静下心来,鼓起莫大勇气问道。

    他手掌晃动着令牌。

    “自然是紫纹宗赐予。”陆尘道。

    此言一出。

    绿山院内,所有人为之一愣。

    旋即。

    他们齐刷刷的看向柳长老手中的令牌。

    “怎么可能?”

    当他们看清楚令牌上的字迹后,失声大叫。

    所有人脑海中,充满了轰鸣。

    监察使令牌出现。

    这岂不是意味着?陆尘就是监察使?

    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不,不可能。”

    木婉内心最是复杂,她不断摇头,给自己找借口。

    “他已经躲入魔道,一定是联合其他魔头,害死了监察使,取而代之。”

    突然间。

    木婉脑海中闪过了一丝灵光。

    旋即,她重重点头,看了一眼无比傲慢的陆尘,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

    “师尊。”

    她将自己的猜测,告知柳长老。

    后者愕然。

    不过很快,他就开始沉思。

    “我认为木婉师妹说的不错。”

    杨烁出言道。

    他被陆尘击败,一直耿耿于怀,自然不希望看到陆尘就是监察使。

    “他修行旁门邪术,能偷袭重创我,自然也能联合其他魔头,斩杀真正的监察使。”杨烁继续道。

    一旁,雷晨也在附和。

    “离山小镇上的夜晚,血腥弥漫,动静很大,我现在回想起来,事情非同凡响。”雷晨沉吟,“那一日,也许是我们撞见了他行凶的过程,故而他出手想要灭口。”

    回想起来,雷晨一阵后怕。

    当日。

    漆黑的夜晚,血腥弥漫。

    那种气息,给他一种精神震荡的感觉,绝非魂脉境武者能够释放出来的。

    所以。

    他更加断定,真正的监察使,已经被陆尘所杀。

    叶熙一脸淡漠的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

    她倒要看看,这些人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柳长老紧握监察使令牌,脑海中在快速思索。

    叶长老放下茶杯,眼中射出冷冽之色。

    “柳长老,莫要执迷不悟了,陆尘就是紫纹宗派来的监察使,你若继续对他动手,就是对紫纹宗不敬,后果你应该知道。”

    原本,柳长老还在犹豫。

    但叶长老的话,让他更加坚定内心想法。

    他脸色逐渐阴沉起来。

    眼眸凌厉的盯着陆尘。

    “小子,老夫也差一点被你欺骗。”

    他一挥衣袖,气息震荡。

    “紫纹宗李牧与老夫有旧,曾亲口告诉我,紫纹宗派遣来的监察使,必定是他们派系的人。”

    柳长老道,“而你,虽然身怀监察使令牌,但我并不认识你,再加上你此前在离山小镇上杀害离山派弟子,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勾结魔道,联手斩杀真正的监察使,取而代之。”

    说到这里。

    柳长老眼眸森然。

    “可惜,你碰到了老夫,想要蒙混过关?简直白日做梦。”

    话毕。

    柳长老脚掌一跺,地面震颤。

    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一切。

    陆尘假冒监察使,当诛九族。

    “哼,小子,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雷晨与杨烁,一脸鄙夷。

    至于木婉,淡漠的站在柳长老身后。

    陆尘的一切,与她无关。

    “我该说你聪明呢,还是该说你无知呢?”

    陆尘悠然转身。

    眼神戏谑的打量着柳长老。

    “哼。”

    柳长老冷哼。

    一个小小的魂脉境武者,居然将离山派闹的鸡犬不宁。

    他很愤怒。

    陆尘耸肩。

    他知道柳长老是铁了心想要除掉他。

    只是,他没想到。

    监察使令牌,居然都无法束缚柳长老的狼子野心。

    “我不想出手,奈何你们步步紧逼。”

    陆尘道。

    “大言不惭。”

    柳长老嗤笑。

    离山派高手如云,岂会惧怕陆尘?

    然而。

    就在绿山院剑拔弩张,诸长老准备诛杀陆尘的时候。

    一位弟子,急匆匆的跑来。

    “禀掌门,紫纹宗来讯。”